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肥西山南包产到户责任制的前前后后

时间:2011-05-24 20:03来源:肥西县地方志办公室 作者:刘一章 黄雅玲 点击:

1975年4月到1980年10月,我在安徽省肥西县山南区任区委副书记,1978年初开始负责区委的日常工作。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30周年。我作为当时包产到户的具体实施者和组织者之一,回顾往事,仍历历在目……

包产到户起因

1978年是安徽历史上罕见的大旱之年,春季虽下了几场小雨,但雨量都不大,已有些旱情。从春天到夏天一直到秋天,没有下过一场透雨,山南地区的旱情在肥西最为严重。这是因为山南地区地形很复杂:山多、岗多、圩田少。全区共7社1镇78个大队,其中2个先街道大队,913个生产队。山区涉及到4社21个大队。从防虎公社到金牛社,一条长龙般的山岭贯穿东西卧在山南大地。圩区沿丰乐河,由西大圩到洪桥龙嘴圩,涉及到7个大队,余下就是一个易旱的多岗地带。因百年不遇的大旱,许多地方绝收,就连山岗和荒滩上的野草都干枯了。当时只有少数水源好的地方早稻有些收成,而晚秋作物亦收获无望,有的农民冬天吃饭也成了问题。

夏天随着旱情的不断扩大,山南区的领导们议论:“今年的生产形势又不妙,但要先解决群众生活用水问题。”区委组织群众抗旱保苗,要求农村用本地水源放水与提水相结合的办法抗旱。集镇采取打井的办法解决人、畜饮用水困难。我们开始从山南镇干起,新打了4口井。解放前全山南镇只有1口水井,供1000余口人用水。后来随着人口的增加,又陆续新增了3口,就是1975年以前食品站、粮站、区委会等区直机关单位打的那3口井。1978年夏天,由于旱情不断的扩大,人口增多现有的井已不能满足现状,我们便在山南公社、山南医院(分院)、山南镇委、药材公司等处再打了4口井,这样周边群众用水总算得到缓解。

可是连续几个月没有下过一场雨。到了秋季,旱情更为严重,有些庄稼已颗粒不收,面对老天如此无情,许多群众束手无策,心里出现了恐惧。这时县委常书记来到我区,要求我们号召群众种“保命麦”,并对我们说:“要接受以往教训,要早准备,以防后患。”此时省委也在想办法,万里书记号召种“保命麦”,广泛发动群众抗旱种麦、打井种麦。但是大呼隆干活,捆绑在一起,人心散,出工不出效,社员的积极性难以发挥出来,困难重重,“保命麦”种不下去。由于干旱持续时间太长,地难以翻动。当时沟渠断流,塘坝干涸,较大的水库只有库底尚有一些水,却提不上来,抗旱种麦进度非常缓慢。

黄花会议

1978年10月,区委书记汤茂林蹲点到柿树岗公社督促秋种。白天他跑田埂,晚上就带领干部党员学习“省委六条”(1977年11月,安徽省以省委名义下发的文件《关于当前农村经济政策几个问题的规定》,简称“省委六条”。后来人们习惯于它的简称——整理者注)。它的主要精神是:农村一切工作要以生产为中心、尊生产队自主权、允许和鼓励社员搞正当家庭副业和自留地、生产实行责任制等等。其中关于尊重生产队自主权,允许搞家庭副业和自留地深受社员的欢迎。特别是有一条规定对大家触动很大,就是要根据不同农活,生产队可以组织临时或者固定的作业组,定任务,定质量,定时间,定工作;有些只需个别人完成的农活,可以责任到人。人们从中读出了一些含义和希望。

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人们想起20世纪60年代自然灾害时期的经验教训。当年曾希圣在安徽全面推行责任田制度,使生产很快得到恢复,且卓有成效挽救了安徽人民的生命,受到人民的欢迎。此时我们萌发了“借地与民”的想法,但担当很大的风险:当时怕“倒退”、怕“复辟资本主义”、怕“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罪名。这时区委书记汤茂林在黄花大队召开老党员、老干部、老农民“三老”座谈会议,发动群众提措施、想办法,以加快秋种进度。会上有人提出借鉴1961年推行责任田给农民种麦,实行“四定一奖”的办法。这个办法一提出,社员的劲头大了,纷纷说:这样秋种进度就快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