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探访安徽红色政权源头

时间:2011-06-03 08:45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李京鹏 点击:
当年暴动所使用的武器(孟祥节/摄)

当年暴动所使用的武器(孟祥节/摄)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鄂豫皖苏区的工农武装割据,形成的时间较早,发展的规模较大,坚持的时间也较久,成为仅次于中央苏区的一块较大的革命根据地。而关于鄂豫皖苏区的源头,1962年毛主席在接见亲家孔从洲将军(李敏公公)时,说起了阜阳1928年的“四九暴动”与当时的领导人魏野畴,毛主席说:“这次暴动虽然失败了,但它点燃了皖北革命的烈火,四面八方的野火燃烧起来,创造了以后的鄂豫皖苏区,胜利真是来之不易啊!”他同时也对四九暴动的领导人魏野畴进行了高度的评价。的确,“四九暴动”建立了安徽省第一个红色政权——皖北苏维埃政府,其意义当然非凡。

皖北革命 第一枪这样打响

应该说,阜阳的“四九暴动”并不为多数普通人所熟知,从时间上看,它仅存在短短数天,但却播下了革命的火种,阜阳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梁杰告诉记者,阜阳四九暴动是党在皖北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的第一枪。起义成立了安徽第一个红色政权“皖北苏维埃政府”,同时在黄淮平原建立了第一支工农红军“皖北工农红军”。起义虽然历时不久,但它点燃的革命烈火燃遍了黄淮大地。

5月的皖北,正是小麦灌浆、慢慢成熟时节,“红色安徽·发现巡礼”采访组正是在这样的微热时节,来到阜阳探访安徽红色革命的起源。在阜阳市颍州双龙桥公园内,苍松翠柏掩映下的“四九暴动”烈士群雕,尽管大建设下的阜阳现代城市的气息越来越浓,但“四九暴动”烈士群雕在这座城市中依然挺立,它是历史的见证,更成为当地的一个标志。

群雕通体铜铸,高3.8米、重3吨,坐西面东,建成于2003年4月。群雕中的三位人物正是阜阳四九暴动的领导核心:时任中共皖北特委书记魏野畴、皖北工农红军总指挥昌绍先、皖北苏维埃政府主席李端甫。

据梁杰主任介绍,1928年4月9日凌晨,大雨滂沱,夜色未退,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了沉寂的夜空,正式宣告安徽自此加入中国工农革命中来。中共皖北特委领导的由驻守阜阳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九军(高桂滋部)、驻太和的第十军(杨虎城部)军校以及阜阳农民赤卫队参加的“四九暴动”在阜阳城内爆发。

由于叛徒告发,计划泄密,起义被迫提前举行。当时大雨中,第二敢死队队长申明甫等人根据约定的时间、地点,按计划在十九军留守司令部后边厨房附近执行点火信号任务,因雨太大,信号未能点燃。申明甫带领40多人迅速冲出司令部,出阜阳东门到预约的文峰塔会合,领导人魏野畴正在此等候。

与此同时,守卫城东门的绝大部分力量被我党掌握的十九军教导团四连排长祝敏之、班长郭端云听到城内的枪声,利用换岗之机,用铁棍打死反动连长,迅速占领城东大门,与前来追击的敌人展开激战,但终于寡不敌众,祝敏之、郭瑞云等几位战士英勇牺牲。驻守阜阳东关外三里湾的高建白教导团,在皖北工农红军副总指挥杜聿德(杜聿明的弟弟)的指挥下也开始起义,经过激战,当场打死了告密者和顽固分子二、三十人。

拂晓时分,这支起义队伍在杜聿德等带领下直奔东门,这时东门已被敌人牢牢控制,经过一番恶战后,队伍边打边撤,一直到文峰塔与在此等候的魏野畴、申明甫会合。当时形势严峻、情况危急,魏、申果断决定兵分两路撤离,一路由魏野畴、蔡明波等人率领200多人西行,一路由杜聿德、昌绍先等人率领300多人,从三里湾过颍河向阜阳西北行流王官集一带前进。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