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拜谒合肥革命先烈的碑碣

时间:2011-06-14 09:52来源:江淮晨报 作者:李云胜 代贵红 点击:

201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是一个值得隆重纪念的年份。为此,“晨报地理”立足栏目原有特色,在“七一”前后推出一组有关安徽“红色·记忆”的文章。本报派出“晨报地理”的两位主笔从合肥出发,兵分两路,前往安庆、蚌埠、芜湖等地,追寻省内那些难忘的红色记忆。此系列作为“新闻名专栏·晨报地理”的一次特别策划,向建党90周年献礼,也奉献给一直关注“晨报地理”的各地读者。

听老人讲那过去的故事

许有为先生是合肥学院的退休教授,多年从事碑碣的研究,为合肥的名胜古迹撰写了几十处纪念碑文。著名的有环城公园、包公园等。当听说我们是为建党90周年采写相关先烈遗址的时候,他立马高兴地说,报道合肥地区革命先烈的碑碣,这是一个很好的策划。

他从书房里找出他为“大蜀山烈士陵园纪念碣”、“吴山庙武装起义纪念碑”撰写的碑碣文章手稿,激动地说,在撰写这些文章的时候,他经常被先烈们的英雄壮举所打动,尤其是面对死亡时的从容不迫,那实在是出于对一种主义、一种信仰的坚定,而这,正是我们今天步入商品时代社会时许多人所缺少的。物欲横流、拜金主义不在少数,不缺吃、不缺喝,缺的就是信仰。

我很好奇,为什么要有碑碣之分呀?为什么大蜀山烈士陵园立的是碣,而别的地方又竖的是碑呢?许教授为我们娓娓道来。原来古代的时候,碑和碣的使用是有着严格的等级之分的。比如在唐代的时候,五品以上的才可以用碑,五品以下的往往用碣。不过到了后世,碑碣已经分得不那么清楚了,往往混用。

庐州是个有文化传承的城市,近来整修名胜古迹,涉及到竖立碑碣的,还是做了一点区别。当然不可能再像封建社会那样以官阶区分,而是以形状区别对待,镌刻在长方形石头上的就叫碑,镌刻在不规则大石头上的就叫碣。上面的文字相应也就叫碑文和碣文。

他给我们细数了合肥地区的革命先烈纪念碑,分别是:大蜀山烈士陵园纪念碣、梁园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安徽工委旧址纪念碑、吴山庙武装起义纪念碑、新四军四支队花岗伏击日军汽车队纪念碑、黄疃庙革命烈士纪念碑、长临河革命烈士纪念碑、陈集乡革命烈士纪念碑。此外,还有一些革命烈士个人的纪念碑,有崔筱斋烈士墓碑、刘云峰烈士墓碑、张璋烈士墓碑、马子中烈士墓碑、解正新烈士墓碑、张永安烈士墓碑、金根宗墓碑等。这还不包括解放以后牺牲的革命烈士。

拜谒几处先烈纪念碑

合肥市档案馆正在编纂《庐州碑文百篇》,上面是图文并茂,其中就包含了合肥地区革命先烈的碑碣文章。我们有选择地挑选了几处有代表性的革命先烈纪念碑碣,前往瞻仰。

作为安徽省规模最大的烈士陵园,大蜀山烈士陵园不可不去。车子刚绕到大蜀山脚下,我们就被庄严、肃穆的气氛笼罩着。许有为先生说,这个烈士陵园的前身是安徽省烈士公园,建于1955年。1976年3月,为了突出爱国主义宣传教育作用,从原安徽省烈士公园中分离出一部分,成立合肥蜀山烈士陵园。蜀山烈士陵园现由“安徽革命烈士事迹陈列馆”、“大蜀山革命公墓”、“悼念广场”、“烈士纪念碑”等部分组成。位于合肥西郊风景区大蜀山东麓,占地面积约18万平方米。

2007年,合肥市蜀山烈士陵园进行纪念碑及悼念广场改造工程,竖立起了一块巨大的石头纪念碑碣,正面是浮雕,背面是碣文。因为是公共项目,创作者均没有留下名字,那篇碣文的作者其实就是许有为先生。

在环城北路靠近阜阳路桥的地方,一块“拱辰桥死难者纪念碑”见证了日军在合肥的暴行。纪念碑的正面是一组写实的浮雕,画面上的残垣断壁与血肉横飞的惨烈场景,仿佛把人们带回了狼烟四起的岁月。

汪武君先生曾经全程参与募捐倡议和报道,他翻开史料向我描述:1938年5月14日,2000多名日本侵华步兵在12架飞机掩护下,由合肥南门入城,烧杀淫掠,屠杀百姓,血洗全城。向北逃难的居民蜂拥至北门拱辰桥,桥上被挤得水泄不通。残暴的日军竟用机枪向平民扫射。一时间桥上血肉横飞,桥下尸体枕藉,河水为之断流。据史料记载,合肥沦陷前城内仅有居民约万人,而后来几天经红卍字会出面掩埋的尸体竟达5000具。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