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壮志悲歌 安徽省临委旧事钩沉

时间:2011-06-16 08:17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王芳芳 点击:

1927年,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失败,中共各地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在安徽,先后经历了安庆“三二三”、芜湖“四一八”反革命事变,为了重新组织领导革命力量,迫切需要建立全省统一的党的领导机构,复兴安徽的革命运动。中共安徽省临时委员会,简称“省临委”就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得以成立。主持了两年左右的安徽省党的领导工作。在与反革命势力的殊死斗争中,更有党内风波,路线纷争,使得这段历史一波三折,步步惊心,成为党史上一幕悲壮传奇。

白色恐怖重返虎穴

芜湖市党史研究室的丁瑜先生很遗憾地告诉我们,省临委的旧址现已面貌不存,这打消了我们前往寻访的念头。掩藏在历史烟云中的中共安徽省临时委员会历史,在专家的讲述中,与史料梳扒里,慢慢还原轮廓,而80多年前,脚下踩着的这同一片土地上,那些惊心动魄的故事,在烈日严寒中为了革命信仰而跋涉奔波的身影,有刑场上的坚贞不屈,有真理前的徘徊动摇,也有阴谋与背叛……

1927年,蒋介石公开背叛革命,继上海“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全国各地的党组织都受到破坏,国民党右派大肆抓捕共产党人,这种情况下,共产党人开始一批批撤离安徽。其中有一部分,来到了相对安全的武汉。

同年5月,武汉,汪精卫主持的国民政府还未公开反共,中共得以于武昌召开了第五次代表大会。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陈延年指示安徽参加会议的代表柯庆施、周范文研究并提交安徽省临委的工作名单,以发展和恢复安徽的革命工作。很快,经中央批准,柯庆施、王坦甫、王心臬、李宜春、郭士杰、周范文、王步文七人成为省临委委员,柯庆施任省临委书记。

谨慎起见,省临委第一批只出发了三个人,他们是柯庆施、王步文、王心臬,隐瞒身份,乔装打扮,沿江一路试探着前进,直到8月初才安全到达芜湖。到达芜湖后,他们没有进入市区,而是在郊县澛港镇停了下来,将省临委机关设立在“新民中学”。

为什么省临委要冒着重重风险,设立在芜湖?因为芜湖市的地理与经济位置都非常突出,跟江浙呼应,工商业在安徽首屈一指,有强大的工人基础,被党中央认为是安徽革命重要地区。省临委到达芜湖后,努力恢复党务,重新登记党员,恢复工会组织。也试图利用国共合作时期在芜湖打下的基础,重建国民党左派组织,以便于利用掩护我党工作。这和当时中央的“八七”会议精神是不相符的。这中间有个很无奈的原因:中共中央在武汉秘密召开八七会议,认为和国民党左派也已没有了合作可能性,确立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方针,但当时省临委的成员全部离开了武汉,正艰难跋涉在路上,白色恐怖中音讯不通,直到9月份才获得中央精神。

成员既少,环境又险恶,工农基础薄弱,这种情况下,公开地进行武装革命,必将招致极大风险,省临委的领导干部们身处其中,并不是不知道可能的后果,但仍然努力执行中央精神。然而,又有变化发生了。

尹宽来了,路线之惑

1927年10、11月,中央派尹宽为巡视员两次来安徽芜湖地区,尹宽巡视后认为,安徽的党务工作没有起色,省临委内部存在不团结现象,影响工作开展。中央根据尹宽的报告,决定安徽省第一届临委暂时解散,柯庆施调回上海,指派尹宽为中央巡视员,暂时处理全省各地党务工作,筹备召开全省党代表会议。

1928年2月,尹宽向中央提出关于召开全省党代会条件不成熟、由中央指派负责人重建省临委的报告。中央根据尹宽的报告,决定恢复安徽省临委。3月,第二次安徽省临委成立,以尹宽为书记。其人推行“左”倾盲动主义路线,以临委名义指示各地,组织武装暴动。

由于反革命大举破坏,芜湖的工运农运都一度陷入沉寂。尤其是农运,农村地区反动势力强大,农民本身的保守性,加上党组织个别负责人对农村工作的急躁情绪,使得工作开展非常艰难,以至于有这样窘迫的情况发生:1927年秋天,东门区区委书记周心抚,到澛港一带活动,范围达几十个村庄。他向农民提出“减租”“减息”的口号,得到了拥护。当他把这一情况向县委负责人汇报时,却遭到了严厉批评,认为他是做农民的尾巴,要求他公开打出共产党的旗帜,发动农民抗租抗债。结果,周心抚在一次会议上刚刚亮出共产党员的身份,到场农民就吓得夺门而逃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