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黄牛当马也枉然

时间:2011-06-19 09:01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chunlan1 点击:

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一日下午,我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七兵团突破贵池江口防线,以排山倒海之势,占领了馒头山等沿江阵地,并迅速追击南逃之敌。驻守贵池的国民党五十五军及其师团以上的干部家属早已弃城而逃(据说在大军过江之前,我地下党用三十根金条买通了55军军长曹福林,致使固若金汤的国军防线一触即溃)。这样就苦了团长、连长和国民党县党部、县政府的小官员。他们可不能像军师级的干部家属,提前收拾好钿软,坐上军车,一溜烟就逃之夭夭,只得带着太太、小姐边打边退。可是,这些涂脂抹粉、弱柳扶风的娘子军,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不是想跑就能跑的主子。他们迈着三寸金莲、撩起旗袍大呼小叫地刚出南门,未及齐山就不走了,不是鞋丢了,就是脚崴了。尽管如此,也顾不了许多,眼看解放大军就要来了,不走也得走,于是在官兵的连推带拽下,在丈夫的呵声斥里,他们逃过了白沙、马牙、灵芝,到墩上时已是天刚破晓。

此时的那些太太、小姐们个个双脚磨破,股沟渍碎,每挪一步都是撕心裂肺的疼痛;浑身瘫软、双腿灌铅,每移一寸都是穿心刺骨的难受,干脆就一屁股坐在墩上土包之上,再也不走了。任凭怎样哄劝、怎样牵扯就是不起来,死也就死在这里了。这可急坏那些团长、太爷们,让他们带也带不走,丢也丢不下。正在这束手无策的时候,忽听不远处传来“哞哞”的叫声,这正是墩上叶家、陶家牛栏里的牛叫声。也不知是哪个小兵,灵机一动,高声大喊:“团长、团长,牛、牛,没有马骑,可以骑牛呀!”这难道是天无绝人之路?“也罢,就叫他们骑牛走吧!”于是,团长大手一挥,命令士兵,趁着黎明,赶快牵牛。一会儿,就牵来了七八条水牛和黄牛。谁知这些畜生也竟然敢欺生,见了那些不认识的主儿往自己身上爬,水牛一个噗气,吓得太太们大声尖叫,黄牛一个甩包(就是用后腿蹬人),蹬的小姐们哇哇大哭。好在这些牛儿经过人类长期的驯化,也就剩这点脾气了。一会儿,那些高贵的小姐太太们也顾不了洁癖,就被士兵托上了尿骚屎臭的牛背,一支亘古未有的娘子牛队,在“嘚嘁、嘚嘁”的赶牛声中,逃离了墩上。

早起的陶大爷看见小村的牛被国军的小娘子们骑走了,走在前面的“高头大马”正是自家的水牯,就急忙叫醒隔壁的叶三、陶五等人,赶紧追了过去,谁知那些逃跑的国军士兵,哪管百姓的死活,竟然向追过来的陶大爷开枪射击,可怜这些贫苦百姓无可奈何,只得无功而返。此时也是早饭时分。

然而,老天有眼,正在他们谈论着今年的春耕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渡江解放军的先头部队赶到了墩上。看到解放军,他们高兴极了,二话没说,就带领解放军再次追了过去。一直追到青阳木镇之后,才看见叶家几条黄牛躺在路边,大概是这些畜生再也跑不动了才被丢下,而陶大爷的水牯却依然不见踪影。他只好继续追寻,直到南陵的烟墩。在路边的一棵古树下,发现几个披头散发、面容憔悴、衣衫不整的妇女。他们有的唉声叹气,有的哭天喊地,有的诅咒怒骂,仿佛个个都是离乱的怨妇,莫非是-----。大爷再仔细一看,果然不假,正是那些骑牛而逃的太太、小姐,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他的水牯正喘着粗气,一动不动地躺在路边的水田里。经过精心照料,他终于带上自己心爱的水牯踏上了回家之路。这真是:狗急跳墙,人急骑牛。世间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转自作者博客,点击查看原文 )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