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史沫特莱在太平抗日救亡活动纪略

时间:2011-06-29 18:53来源:黄山区政协办 作者:黄山区政协办 点击:

1938年10月,武汉沦陷后,在周恩来的安排下,著名的美国进步作家、记者艾格妮丝·史沫特莱,到皖南新四军军部考察、访问。新四军军部派来军车专程到长沙接她,经南昌、祁门到达皖南岩寺。在路过汤口镇时饶有兴趣地游览了黄山。下山后,驱车来到仙源镇新四军麻村兵站,受到站长吴思孟及全体工作人员的热情欢迎和盛情接待。次日,在兵站工作人员护送下,弃车骑马,沿着麻川河山边小道,前往新四军军部。近中午时,来到三门村。当地茶商刘敬之,是一位开明士绅,自抗战爆发后,茶叶生意难以经营,返乡闲居,时任太平县北乡联保主任,他在新四军抗日的感召下,愿意为抗日救亡做些工作,利用自家宽敞的庭院,接待过往的新四军干部、战士,当时被抗日军民誉为“新四军义务兵站”。1982年12月9日,我在南京走访刘敬之长子南京市计委顾问刘寅时,他回忆到史沫特莱在三门情景:快要到中午时,来了七八个新四军干部、战士,在女同志中,有一个外国人。我将签字簿摆在桌上,请她签字。她即从上衣口袋里取出自来水笔签字“SMEDLY”,并在“工作单位”一档中用英文填了“记者”。 她原来就是美国进步作家、记者史沫特莱。中餐后,稍作休息,他们改乘竹排到太平县小河口(现为太平湖“黄金岛景区”),受到新四军后方留守处负责人的欢迎。

史沫特莱在新四军军部考察、采访期间,穿的是新四军军装,吃得是普通菜饭,和干部、战士没有两样。设在小河口的新四军后方医院,距云岭军部驻地有30多公里的山路。她不辞辛苦经常去后方医院访问、考察,看护伤病员,为新四军伤病员喂饭、喂药、换药、洗澡,甚至端便盆。有时还用自己的钱买鸡蛋、水果给伤病员吃。她曾买棉布委托云岭妇抗会的同志帮助绣制成120个枕头,由妇抗会和儿童团送到后方医院慰劳伤病员。她看到这里医疗设备简陋,病床是用竹帘子做成的,仅有一部X光透视机,医药严重不足等,她便积极设法帮助解决这些问题,把自己的稿酬全部捐给医院。1938年底,史沫特莱写信给她在上海的美国和英国朋友鲍威尔·克拉克、寇尔等,帮助前去购置和募捐医药器材的新四军军医处处长沈其震大夫等人。由于上海地下党和外国朋友的支持,很快募集到一批医药器材。沈其震大夫在上海还见到了曾在白求恩大夫率领的加拿大援华医疗队工作过的女护士琼·尤恩。她是响应史沫特莱的呼吁才参加加拿大援华医疗队的,当时在上海养病。当她听沈大夫说史沫特莱在皖南新四军工作,并请求给予帮助时,尽管当时她身体有病,仍毅然愉快地接受了任务。当琼·尤恩和沈其震大夫等从将上海的医药物资运送到小河口后方医院时,史沫特莱也正在这里,两位朋友高兴地拥抱在一起。在史沫特莱的劝说下,琼·尤恩决定留在新四军后方医院工作。她在医务工作中积极认真,经常与医院工作人员一起讨论如何把工作做得更好,还负责帮助培训医务人员。1939年夏,即在她离开皖南前到后方医院时,被这里医务人员全心全意为病员服务的动人情景深深感动,非常感慨地说:“我到过许多国家,看到许多陆军医院,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陆军医院。我要向全中国、全世界宣传,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么好的伤兵医院!”这次,她还到小河口附近麻岭坑参观了新四军兵工厂,她看到工厂简陋的设备和条件时说:“这样旋出来的枪筒能打仗吗?”工人们将一支装配好的新枪让她进行实弹射击,不仅次次中环,而且子弹把很厚的钢靶都穿透了。她对此极好称赞:“我从美洲到欧洲,到过很多国家,也看到很多兵工厂,象你们这样的兵工厂真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兵工厂了。”

国民党50军当时驻在新丰盛洪一带,军长郭勋祺是一位抗日爱国将领,拥护国共合作,积极抗日。1939年2月,史沫特莱应郭军长邀请,到该军部访问。2003年编纂的《新丰乡志》,收录了根据该乡王德全、王秋甫口述整理的《邓颖超和史沫特莱在新丰的革命活动》的史料。两位老人当时是三战区50军战地政工服务训练班的学员,据他们回忆:1939年农历正月初一(即2月19日),邓颖超戎装策马,美国进步记者史沫特莱因脚扭伤坐担架同行,从小河口新四军后方留守处来到新丰。新丰村“怀公祠”,即50军战地政工服务训练班驻地,大门上方悬挂着“欢迎邓颖超女士、史沫特莱女士来本部视察”的横幅。邓颖超身着灰色军装,打着裹腿,戴着“抗敌”臂章,她和史沫特莱由郭勋祺军长和政治部主任陈春惑、教育处长商世昌等陪同登上讲台。邓颖超满腔热情地向训练班的官兵和学员作了“论持久战,抗战必胜”的演讲;史沫特莱讲述了“国际友人援助中国抗日的情况”。演讲结束后,她们同郭军长夫人罗慕恭一道到伤兵收容所慰问伤病员。

据参与走访的芮若福告诉我,王德全、王秋甫两位老人,当时在新丰是有文化的知识青年,才能参加50军战地政工训练班的。他们对横幅上欢迎标语的内容应该是记得清楚的。为进一步对资料史实的考证,我又将此资料电传省委党史研究室一处处长施昌旺。他查阅了《邓颖超传记》、《史沫特莱文集》等有关文献资料,未发现有邓颖超访问50军军部的史料。但史沫特莱确于1939年2月到50军军部访问过,并即给我寄来《中沫特莱文集(第一卷)》中《转变中的50军》。该文献资料中,史沫特莱访问50军军部的时间,以及到军训班讲演的史实与两位老人的口述基本一致。现摘录如下:

1939年2月中旬,50军军长郭嵩岐(译音,即郭勋祺)将军请我到他那里做客,天下着毛毛细雨,我和张医生(即章映芬,新四军后方医院医生,担任史沫特莱的翻译)前往西面50军军部访问。行进拱桥时,飞步走出一个年青军官,兴冲冲地问了一下跟我来的警卫员,随着跑步立正,向我敬礼,大声喊道:“我谨代表郭军长向您致敬,并恭请您驾临敝军军部!”桥边,一排身高漂亮的仪仗队,人们带着渴望的神情望着我,旁边放着几乘轿子,轿夫在旁,我下了马乘上一乘轿子。一个小时以后,我们接近一个村庄的边缘,看见明亮闪动的火把和灯光。我看见大路两边站着几千士兵和老百姓,人声雷动,夹道欢迎。一对夫妇迈步向前,我下轿上前握住他伸出的手,听到他那非常亲切的说话声:“鄙人是50军军长,欢迎大驾光临!”“郭军长,您给我的荣誉太隆重了!”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