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桃岭大捷

时间:2011-07-20 10:32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柯万英 点击:

(根据有关资料整理)

红28军,于1935年2月第3次重建,高敬亭任军政委,辖第82师(师长罗成云、政委方永乐)及第244团(团长徐贤才、政委徐诚基),手枪团(团长余雄、政委刘远臣)共1400多人。

蒋介石限定鄂豫皖剿匪总指挥梁冠英在3个月内剿灭大别山红军,可是高敬亭率领红28军神出鬼没,常常让梁冠英损兵折将。进入4月份以来,他命令王牌的第32师所属第95旅死死盯住红28军,企图一举全歼红28军。

数日来,敌人对红28军如影随形地跟踪着。这时,高敬亭与方永乐等领导商量,趁敌人丧失警惕时选择时机给其一次沉重的打击。随后,高敬亭调林维先(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为特务营营长,计划在汤池畈东边应冲的安庆至六安的古皖道上打一场伏击战。

4月20日,红28军经毛尖山,越衙前河,过汤池畈,上应家冲,攀登上桃树岭。敌第95旅第190团穷追不舍,与红军相距不足十里,也进至汤池畈。高敬亭来到桃岭头茶亭,环顾四周,发现桃树岭山高坡陡,应家冲是通往山顶唯一的通道,狭窄崎岖,最高处伏龙寨,松林郁郁葱葱遮天蔽日,坳口东西两侧,地势险峻,易守难攻。正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他对82师师长方永乐说:“就在这里伏击敌人,先把敌人引进口袋再打”。他将部队隐蔽到桃树林之中。

高敬亭则与一士兵在茶亭内倚亭二坐,时而看看敌兵,时而看看我军。桃岭头茶亭翼然于道中,正是春三月,亭前满坡桃花盛开,禽鸟啁啾。亭柱上刻了一副楹联:

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且放宽怀坐坐;

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权将笑话谈谈。

高敬亭因为胜券在握,此刻的确有一种“忙里偷闲”的心情。过路人看见他,还以为是书生在此赏景,可是一场大战却将这里爆发。

此前,红军连续多日遇敌即走,现在机会终于到来,指战员们个个摩拳擦掌,求战心切。

应冲口有个龙王庙。相传此庙神俗名吴道圣,原为一贫家少年,父母早亡,在兄嫂照顾下生活成长,因此极其敬重兄嫂,“以嫂为母,以兄为父”。道圣后来得道成仙,降魔伏虎,为民除害;玉帝封其为“行雨龙王”。敌军在庙前稍事休息。

当敌人进入包围圈,高敬亭在岭头一声枪响,红军伏兵枪炮齐鸣。可是敌人根本就没把红军放在眼里,不等后续部队到来,便令先头部队成三角队形向山岭发起猛烈攻击。红军利用有利地形,以猛烈的火力把敌人压制在半山腰。

敌人以密集的队形向山上发起冲击,当连续3次攻击均被击退后,慌忙调整战术。在炮火的掩护下向我发起进攻,并阴谋以一部兵力迂回到坳口东侧高地,对我后部实行侧面攻击。

“同志们,杀啊!”关键时刻,营长林维先率先扑向敌人,战士们如泄闸的潮水紧跟其后纷纷杀入敌阵,与敌人展开激烈的肉搏。红军战士前面的用枪打,后面的用刀砍,高敬亭也不顾刀光剑影,亲自督战,并令师政委方永乐率第244团和手枪团,沿桃岭冲西北侧山凹部向敌侧后迂回,一部兵力插至桃岭冲及其西南侧,断敌前面两个营的退路,阻敌后续部队增援;主力则插向桃岭冲及其东南侧,将敌分割成数段,攻击敌后。

几十分钟后,我军的枪声渐渐稀疏下来。这时,敌团长嚎叫着:“土八路的子弹打光了,抓活的。”敌人一窝蜂似的往山上冲,一时间狭窄的古道上堵满了黑压压的敌军,敌群完全暴露在我军眼皮底下。突然,震耳欲聋的喊杀声骤然响起,如同晴天霹雳,震得满山桃花纷纷飘落。原来是方永乐指挥主力从两翼杀过来了。正面阵地上红军端着土枪大刀,拿着石块棍子,也一起朝敌人猛打猛砸。一连连长蒋同学一刀刺穿了两个敌人。敌人如同一群无头的乱马,鬼哭狼嚎,慌忙向汤池畈逃命。

红军战士们纷纷跃起向逃敌猛烈追击,逃敌纷纷毙命。此战,敌第190团第1、第2营被全歼,敌营长乜士信也被击毙,增援的敌军也被我击溃。待敌第192团赶来增援时,我军已胜利撤出战斗。不幸的是,244团团长徐贤才在战斗中壮烈牺牲,他的忠骨永远埋在鲜花盛开的桃花岭头。

桃树岭大捷是红28军重组以来的第一个大胜仗,也是继梓树坪、界岭之后的又一次胜利。剿匪司令梁冠英的来势汹汹的“清剿”被我红军击败。这胜利极大地鼓舞了红28军官兵的革命处于低潮时期,继续坚持大别山区游击斗争的信心。蒋介石要在3个月内消灭红28军的阴谋宣告破产。

桃树岭失败的消息传到南京,蒋介石气得破口大骂:“娘希匹,统统是草包!”他连夜给梁冠英发去急电,申斥:

“查鄂、豫、皖边区残匪,迭令肃清,现匪流窜如故,日见猖獗。若不迅与扑灭,遗患无穷,特限令剿灭。否则,以纵匪论罪。”

看罢电报,梁冠英直冒虚汗,他连夜急召各路人马,又部署了以潜山、太湖、舒城、霍山为重点,实施分片划区“驻剿”和组织强大机动兵力“追剿”、“堵剿”相结合的2个月“清剿”计划。为此,蒋介石再度调兵遣将,投入13个师、1个独立旅共61个团的兵力,向鄂豫皖边区席卷而来。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