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追忆张大桥狙击战

时间:2011-09-30 17:27来源:界首党史网 作者:收集整理 点击:

1938年夏,中日徐州会战之后,日军攻占沿津浦、陇海线的徐州、蚌埠、商丘、开封等城市。此时的界首,随着经济的畸形发展和军事地位的不断提高,日本侵略军对这块“大肥肉”早已垂涎三尺。1941年1月25日,侵华日军第35师团和骑兵第4旅团各一部,以西山秀雄为总指挥,纠集了亳县、鹿邑两县汪伪军张岚峰部曹大中、李中毅各一个师的驻军总兵力4000余人,调集兵车数百乘,配有山炮、装甲车,组成机械化部队,由商丘向南移动。25日在亳鹿公路上集结,兵分两路南下进犯。一路沿涡河左岸向蒙城方向进犯,企业侵占蒙城;另一路配备装甲车、大炮等先进武器,配合汪伪军张岚峰部约2500余人,取道白马驿、倪邱、双浮,直取太和,当时伪军进犯至太和的旧县集时,又分兵数百余人,由旧县西犯,经蔡庙、宋寨、官路王、天保寨(今栾寨)、靳寨、肖庄、张大桥,直指当时享有“小上海”之誉的皖西北经济重镇界首。

2月3日,日军进犯至界首境,4日穿大黄庙侵占栾寨,5日犯张大桥。日军所到之所,烧、杀、抢、掠,奸淫妇女,一路犯下了滔天罪行,制造了惨无人道的“界首城北(郊)惨寨”。

日军侵犯大黄栾寨村西时,日本兵在宋老汉家床底下发现一双绣花鞋,顿时兽性大发,立刻用刺刀威逼宋老汉交出“花姑娘”,宋老汉无比愤怒,宁死不从,境被日本鬼子捆绑在一棵枣树上用开水活活浇死。路过大黄庙时,日本兵流氓成性,在大黄庙街上公然轮奸了妇女高某某和郭某某。轮奸后,日本兵又在郭某某、高某某身上浇上汽油焚烧,四周群众哭天嚎地,而日本兵却发出一阵阵狂笑。日军进犯张大桥后,还残忍地将一名年仅十岁的幼女轮奸致残,日军进犯官路王村时,见村子里的人全跑光了,便把村民逃难留下的鸡鸭牛羊逮尽杀绝,还纵火烧毁了村子里的所有的房屋。村民王老汉偷偷回村看看时,不料被日本兵发现,竟被抓住残忍地将其头朝下活埋。日军进犯肖庄时,日本兵抓住肖某某,用手一摸屁股示意要吃鸡蛋,肖某某因不解其意领其去了厕所,日本兵一怒拔出刺刀将其刺死。村民肖某某见状,吓得拔腿就跑,日本兵随后紧追,追上后将其刺死。

进犯界首日军的滔天罪行,激起界首人民的无比愤慨。在中共沈丘县委和中共界首特支的组织领导下,界首人民掀起了抗日救亡高潮。中共界首特支按照上级党组织的指示,一方面利用旧历年关宣传发动群众,指派骨干共产党员王文成和董仲珊赴沙河南东王老家和沙河北光武庙两地,组织发动群众建立抗日游击武装,随时准备上战场抗击日军。

国民党界首地方驻军骑二军军长何柱国,原为东北军张学良部下,由于受到过“西安事变”的教育和长期受到共产党抗日主张的影响,在共产党和界首人民的强烈呼吁下,这位东北军爱国将领,决心痛击进犯界首的日军。为便于指挥作战,1941年1月26日,何柱国军长亲自率领参谋长朱慎言、军需主任胡席、军部特务营及参谋秘书等,将军部由沈丘县(老城)移驻到界首的大徐寨,将指挥部设立在最前沿。经过实地了解堪察,他对抗击日军作了周密部署,一方面命令步兵旅所属一团团长曹鹏任界首防卫指挥官,率部在日军必经张大桥黄泛大堤西侧构筑工事,准备迎击来犯日军;另一方面紧急电令正在亳南古城(亳州县政府所在地)执行防卫任务的步兵旅长孟绍周将防卫亳州的所属二团,从涡河两岸南北线防御阵地撤离,速来界首增援。孟绍周接电后,急调防守在涡阳义门一带的二团团长邵平章率部火速向界首一团靠拢。邵奉命当即派三营迅速撤离阵地奔赴界首支援一团,一营二营等完成坚守淝河阵地任务后,即随旅部一道驰援界首。时值严冬,天寒地冻,兼有日伪军的围追堵截,邵团长章接到命令后,率部昼宿夜行,边打边进,向界首进发,1月27日,行至立德寺,在召开各营营长会议时,突遭日军装甲兵的袭击,三营、二营、团部被冲散,中共地下党员、三营营长于维哲无法赶回营部,便随团东撤找到二营官兵,遂奉命临时指挥二营官兵。二营营长栗建创未到团部便遭到袭击,未能赶到二营,他只好策马追上三营,奉献临时指挥原由于维哲指挥的三营官兵,向界首进发,2月4日到达界首后,统由一团团长曹鹏指挥。

守卫在张大桥黄泛区河堤西侧的一团官兵,于2月5日(农历正月初十)凌晨发现日伪军进犯张大桥前沿阵地后,立即进行顽强阻击,并火速向军部报告日军情况,军长何柱国据情命令一团团长曹鹏固守黄泛区西侧河堤,并负责指挥界首所有的防卫部队,命令迫击炮连在河堤西侧占领阵地,用强烈炮火压制日军的火力,掩护出击部队,又令二团二营营长栗建创指挥三营官兵向张大桥进犯日军发起攻击。一团团长曹鹏按照军部指示,命令全团官兵固守黄泛西侧洁堤,并以迫击炮为掩护。二营营长栗建创接到命令后,立即率领三营官兵向张大桥进犯日军发起猛攻。三营八连连长郭清保(亦称郭庆保,东北人,讲武堂出身,曾参加过“西安事变”)自告奋勇,主动请缨,带领八连担当突击任务,栗营长当即同意他的请求,并命令七连、九连随后出击。郭清保接受先锋突击任务后,飞身跃上大堤,率领全连官兵越过大堤,冒着日军的炮火,向张大桥日军猛攻,打得日军伪军龟缩一团。当郭清保率部攻击到离日军200米处时,日伪军的机枪大炮突然象急风暴雨般射来,八连官兵浴血冲杀,伤亡惨重。于维哲亲手栽培的连长郭清保和排长唐玉才相继壮烈牺牲,班长刘灏、胡华等也先后阵亡。八连失去指挥,人员伤亡过半,攻击受阻。午后,日军大批后续部队到达张大桥,以密集的炮火压制一团掩护的火力,又以大批兵力向守卫河堤的一团迅速冲击,战斗异常激烈,一直打到天黑,双方互有伤亡。由于国民党增援部队远程奔袭贻误了战机,加上守卫力量薄弱,傍晚时分,国民党守军部队被迫向西北方向撤退,二团三营七连、八连、九连残部沿河堤向东南方向撤退。

2月6日晨,侵华日军逼近界首城,大炮一发接着一发,往城内打,许多房屋被炸毁,火光冲天,硝烟弥漫,城内百姓纷纷逃命。日军进城后,住进了陈公馆和大王庙(现教门街老向阳粮店院内),并在陈公馆、大王庙内架起数门大炮,向沙河南岸炮击达两个多小时,打得刘兴集到处是炮弹坑,硝烟笼罩界首全城,烟雾弥漫数里之外。日本兵在城内恣意横行,砸开许多民房店铺哄抢财物,凡能带走的财物几乎被抢掠一空。

2月5日夜,国民党骑二军步兵旅旅长孟绍周、二团团长邵平章率增援部队突破日军的封锁线,抵达界首东南地区。军长何柱国当即命令孟绍周和曹鹏、邵平章两部重新集结兵力夺回界首城,并亲自指挥一团在界首西北方向集结,破坏日军的交通,使其无法补给。同时,指挥二团二营向界首东南地区与二团靠近,加紧休整,构筑工事,做好反攻准备。是夜,国民党骑三师八团马彪率部由涡阳西北火速赶到界首,抵近日军背后,如此四面布网,对日伪军形成了合围之势。刚刚侵占界首的日伪军见形势不妙,害怕蒙受围歼,未等站稳脚根,便于2月6日上午用汽车装载着未来得及火焚的90余具死尸和抢掠的财物,仓皇撤离界首。

随后骑二军军长何柱国亲临张大桥,召开连级以上干部会议,作了战地讲评,表彰奖励了作战有功官兵。

为牢记日本帝国主义野蛮侵略界首,残酷杀害界首人民的滔天罪行,永远纪念在张大桥战役中英勇牺牲的民族爱国将士,1944年10月,界首人民和骑二军官兵为39名阵亡兵在界首城北关(现自来水公司院内)选择墓地,建立公墓,并在致中街南端修建“七七抗战”纪念塔,塔前设一门,面朝沙河,上书“湔雪中华耻,饮尽仇雠血”。可惜,碑体毁于“文革”初期的1966年。

1944年10月,在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之际,中共界首市委、界首市人民政府纳各界之雅言,重建“七七抗战”纪念碑,并在主碑四周建设纪念广场,种植青松翠柏,告慰先贤忠烈。

2010年6月,在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之际,中共界首市委、界首市人民政府特在城北张大桥阻击战遗址立碑勒石,追念英魂,昭示来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