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我曾三次见到毛主席

时间:2011-09-30 22:17来源:界首新闻网 作者:李祥云 点击:

六十多年的沧桑,使我思绪万千,常想起三次见到毛主席时的情形,它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

解放以后,我在凤台、亳县当过二十年总工会主席,中间干过几年县工业部长、区委书记。1970年调来界首,1987年在县人大离休。三次见到毛主席都是在工会工作时期。

第一次见到毛主席是在湖北省会武昌洪山礼堂。1958年初春,接到省工会主席陈庆泉同志电话通知,要我和省工会组织部长陈君、财务部长高磊、六安专区工会主任张勤先等同志参加全国总工会组织的赴湖北省麻城县参观学习。全总代表团由全国总工会主席团委员、劳动工资部长王榕、财务部长郝桐生、组织部副部长徐德宽等同志带队。麻城地处大别山峦,是革命老区,与安徽岳西县交界。在麻城学习四天后的第五天,代表团回到湖北省会,次日下午省委办公厅对县处级以上的党员干部,每人发一张入场券。晚间七点钟专车送到洪山礼堂。当时保密工作很严格,入场时经过四道岗卫,每道警卫把票撕掉一个角才放行。进入会场时,主持晚会的同志说:今晚中央负责同志和我们一起参加娱乐晚会,一定要保持安静,并宣布:1、门落锁;2、各就各位,不准随意走动;3、不要大声喧哗。这时毛主席等从后台走出,全场热烈鼓掌欢迎,虽然多数人并没见过主席,但不用介绍,大家都对他非常熟悉,因为都常见过毛主席像。

主席在第五排中间落座,左靠公安部长罗瑞卿,右靠湖北省委书记王任重。我的座位是第十二排,看的比较清楚,但仍不满足。我旁边的一位同志不顾会场纪律约束,假装解手,快速经过毛主席面前站停几秒钟。主持晚会的人对他喊道:各就各位。他回到座位后,我带着批评他的口气说:你怎么不遵守纪律?他不但不接受意见,反而劝我说:“像我们这些在下面工作的人,一辈子能见几次毛主席?机会难得呀!”于是我也学着他,到主席面前站几秒钟。他老人家可能也知道我的心情,不但没有反感,而且还面带微笑,对我的举动,似乎表示完全理解。这时我们从内心都感到无限的光荣和最大的幸福。

参加演出的是安徽黄梅戏剧团,王少舫、严凤英表演《打金枝》。中间加演亳州五马区民间艺人张克俭吹口笛《小寡妇上坟》。因为表演精彩,博得全场长时间的掌声。这些演员都是当时的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同志用专机接去的。曾希圣也在武昌参加毛主席主持召开的中央全会。

第二次见毛主席是在1958年5月初,我随同省工会副主席李振友到北京参加全国总工会第二次党组扩大会,这时党中央正在召开八届二次代表会议。全总主要负责人都是中共委员,他们都忙于参加党代会,只能抽空参加我们的全总党组扩大会议。会议开始不久,全总主席赖若愚同志在北京逝世。为办丧事,会议暂停召开。先举行遗体告别会,运到东郊火化后,灵堂设在怀仁堂隔壁中山公园内,吊唁三天。参加党组扩大会议的同志,分班轮流为若愚同志守灵,每班八人,20分钟。第四天上午举行追悼会,党和国家领导人毛主席等亲自参加,这是我第二次见到毛主席,此时的心情真是既悲又喜。国家主席刘少奇亲自把骨灰盒送到西郊八宝山革命公墓灵堂。当时灵堂内只停放两个骨灰盒,另一个是党中央宣传部副部长黄敬同志。我也随同灵车前往八宝山公墓灵堂,向若愚同志骨灰默哀。

第三次见毛主席是在1964年。是年五月至八月,在全国总工会干部学校学习时,我被选为班级党小组长。学习课程主要有毛主席的《矛盾论》、《实践论》和《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三篇哲学著作。学习期间,同志们常向全总领导,提出要求——想见毛主席。特别是向全总副主席陈少敏大姐提的多。因为她平易近人,常到干校和学员们谈话谈心亲如姐弟……。很多人都知道她是老中央委员,为革命利益一生没结婚。她也说过,青年时先在天津闹工潮;后到大别山工作。黄(安)麻(城)农民起义后,李先念任司令员,她任政委。经过五次反围剿、两万五千里长征、八年抗日、三年解放战争,只顾忙于打仗,怎能考虑个人问题?全国胜利后,我已是四十多岁的人了……毛主席也称赞她和杨之华(瞿秋白爱人)、蔡畅(全国妇联主席)、何香凝(廖仲凯夫人)等为中央最早的四位大姐。她也常回答学员们说:“我可以把你们的要求,向毛泽东同志汇报,我想如果他能抽出时间,一定会满足大家的愿望。若实在没有空隙,你们也不应该埋怨主席,原谅他为国家大事操心,实在是太忙了……。

七月二十三日早晨,大姐通知全总干校说:今日下午毛主席、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全体同志。干校要求学员做好准备,并提出几条纪律:一、要衣冠整洁;二、不要带金属类的东西,如小刀、钥匙等;三是毛主席接见时要做到四不准:①不准喊口号;②不准给毛主席握手;③不准随时离开座位;④不准随意大声说话。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学员们既兴奋又紧张地做着准备:有的买新衣,有的洗脸刮胡须……。

下午三点全校学员集体乘车到人民大会堂宴会厅,有秩序地按指定座位整齐就座。当时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将军已带领击落美国U二型飞机的英雄们,先让毛主席接见。随之,毛主席及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恩来、朱德、彭真、李先念等面带微笑,向我们一一招手,并在学员们前排中间落座合影留念。合影时,毛主席没有多说话,周总理则忙着向我们问话。先问龙立芝同学说:“你是哪里人?”龙答:“是湖南人”。总理说:“那你和毛主席是老乡呀!”一阵哄堂大笑。接着又问赵景同学:“你在哪工作?”赵答:“在广西,来全总干校学习的……”总理又问:“听你说话口音是东北人,咋到广西去的?”彭真同志说:“是服从组织分配调去的嘛。有什么奇怪的?”又是一阵哄堂大笑。主席总理也跟着大笑。

见到了毛主席、周总理和中央领导同志,是我一生中无限的光荣和最大的幸福。至今记忆犹新。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