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解放万家桥的战斗

时间:2011-10-03 12:28来源:宁国新闻网 作者:程灶毅 点击:

万家桥即今万家乡政府所在地,位于宁国东部地区,属于天目山系西麓,战略位置十分重要。解放战争时期,中共苏浙皖边工委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苏浙皖边区支队和天西武工队,对国民党万家桥守敌发起攻击,一举解放了“铁打的万家”。解放万家桥战斗是苏浙皖边工委成立后的第一个胜仗。

万家桥警保队极为反动。拥有乡警保队员60余人。武器精良,装备齐全。弹药充足,有步枪67支,短枪7支。乡长唐述玉是敌宁国县党政军干部联席会议所属的“突击工作队”队长,极端反动残忍。乡队副周福田是狂妄之徒。万家桥街四周筑有三尺厚一丈高的土围墙,东西南北均筑有三层楼高、墙壁有二尺多厚的碉堡,四座碉堡组成交叉火力网,防卫森严。

1948年8月,苏浙皖边工委率主力南移宁国冯家塔,决定攻打万家桥国民党乡公所,以拔除插在我根据地中心的敌万家桥据点。边工委首长钱敏(化名林岳)、孙章录令支队侦察班到万家桥侦察敌情。在天西工委的密切配合下,由副支队长张晖负责实施战前侦察。侦察人员潜伏到万家桥背面山头的树林中,经现场仔细勘察,画出了万家桥的地形、道路、碉堡、土围子等全部防卫图。

侦察班侦察了好久,还没有找到理想的进攻路线。

当时国民党县政府的县长胡海愚在乡镇会议上吹嘘:“万家桥是抵抗新四军的坚强堡垒”。乡警保队副队长周福田更大吹大擂,说是“铁打的万家”,他还狂妄地宣称:“新四军不付出代价,想拿下我万家,谈也不要谈。”

又经过一个多月,到十一月间,有一天,从万家桥出来两个警保队员,看样子是回家探亲的,侦察员刘祥汉和另一个侦察员立即跟踪上去。行走了一华里路,两个警保队员发现有人跟随,心中有点吃惊。为了不让他们在前面小山转弯处逃跑,刘祥汉立即抄近路快跑追上他们,同时亮出手枪喝道:“不准动!”他们立即停步,吓得发抖。后面的同志追上来逼住了他们,刘祥汉对他们简要地交代了政策,问了他们的姓名和家庭住址。两人中有一人名叫何四一,刘祥汉等侦察员随同来到何四一家中。刘祥汉向何四一说明,新四军是来打万家的,叫何四一把万家桥的情况告诉侦察员。刘祥汉再次反复交待政策,劝他改过自新,争取立功。何四一低头沉思,感到无路可走,最后才下了决心,对刘祥汉说了万家桥据点的兵力、火力和给养情况。突破点选在哪里是个难题。经详细询问,何四一想了很久才说:“山水从后面的大坞流向大河,横穿万家街,把万家街一分为二。流水沟有四、五尺高,两尺多宽,只有从这条沟可以进去,没有别的办法,但是沟口钉有粗木桩,挡住了进出口。”对何提供的这个线索,侦察员很重视,就进一步启发他,叫他回万家再察看一下,沟口的木桩怎样才能拔除,再回来向新四军报告,并商定第三天到何四一家里碰头。

等到第三天,刘祥汉一行再到何四一家,何四一果然回来了。原来是他的妻子一早披头散发哭到万家桥,对何四一说:“你父亲放牛时从牛背上摔了下来,生命危险,你赶快回去看看。”何才被批准回家。一见面何四一就对刘祥汉说:“看样子木桩已钉很多年了,有一点腐朽。不怎么结实,可以拔掉。”刘祥汉很高兴,感谢何为新四军出了力。钱敏等首长根据掌握的情况制订了攻打万家桥的作战计划。

侦察员回队后的第二天拂晓,边工委部队故意在离万家桥不远的地方行军,给敌人造成新四军已经开走的假象,以麻痹敌人。部队走到离万家约五十华里的地方便停止前进,就地休息。吃过晚饭,约在七点钟左右,边工委命令战士放下背包,轻装急行军冒雨翻山越岭,赶回万家桥街外,这时已是夜里十一点许。刘祥汉带领侦察班由河堤下,鱼贯向洞口摸索前进。到了洞口拔掉木桩,发出信号。部队就尾随侦察班进涵洞,冲到万家桥东街,立即散开,分别奔向四座碉堡。五中队兵分两路迅速包围了东、南两座碉堡,六中队也分兵两路包围了西、北两座碉堡。

此时,万家乡乡长唐述玉在家开着留声机听完了几张唱片,看了一下,日历日期是中华民国37年(即1948年)12月19日(农历冬月二十日),街外面下雨,想必新四军不会来万家,便上床睡觉。尚未入眠,忽听见街上有急促的跑步声,又闻“快走!快走!”招呼声,唐述玉意识到“可能是,游击队进街了。”他来不及穿长袍,就穿一身短衣,拿起快慢机,出后门慌慌张张地上了离家仅百把公尺的南碉堡。

敌人做梦也没有想到游击队能绕过据点的岗哨和三尺厚的围墙,突然钻到自己的眼皮底下,慌乱中举枪还击,但为时已晚,四座碉堡的所有枪眼被游击队用机枪、步枪封死。碉堡里的敌人偶尔斗胆向外射击或投下几颗手榴弹也毫无杀伤力,有的手榴弹甚至连导火线未拉就投了下来。在游击队猛攻敌碉堡的同时,还进行阵前喊话,宣传游击队优待俘虏的政策,实施攻心战。结果仅二十多分钟,东西两座碉堡的守敌在班长的带领下停止了抵抗,游击队战士迅速放火烧毁了碉堡。此时,只有乡长唐述玉亲自督阵的南碉堡和乡队副周福田指挥的北碉堡仍在顽抗。游击队立即集中工兵班,挖掘交通沟,直至北碉堡底下,把地雷、黄色炸药堆放在碉堡底下,作好引爆准备。如果敌人仍拒绝缴枪,就送他们上西天。对南碉堡游击队暂时围而不攻。半夜时分,天西武工队把周福田的全家老小带到北碉堡附近。游击队向他们交待俘虏政策外,还让他们亲眼看看埋在碉堡底下的地雷和炸药。然后让他们到碉堡前向周福田喊话。他们在阵地上哭哭啼啼,要周福田认清形势,不要再为国民党反动派卖命,现在东、西两座碉堡的守军已经投降,游击队已把地雷、炸药埋在碉堡底下,如再顽抗只有死路一条。在他全家老小连哭带喊的劝说下,周福田动摇了。周表示只要游击队既往不咎,保证他全家人的生命安全,他就投降。游击队重申了我军优待俘虏的政策,表示游击队说话算数,决不会在投降后加害于他。至凌晨二点左右,北碉堡的敌人亦缴枪投降了。一把大火在北碉堡上冲天而起,顽抗待援的唐述玉彻底绝望了。这时游击队乘胜集中全部力量攻击南碉堡,集中火力把敌碉堡的枪眼全部封死。碉堡里的敌人根本无法还击。同时工兵班很熟练地挖掘交通沟,很快就接近了碉堡,战士们把成捆的炸药,送到碉堡底下。天西武工队这时亦把唐述玉的小老婆金发娣叫来,要她向唐喊话劝降。唐对劝降的话一句也听不进,还向金发娣投了一颗手榴弹。尽管唐述玉使尽威逼利诱之手段,但是他手下的士兵看到东、西、北面三座碉堡均被攻克,增援无望,都不愿抵抗。唐只得只身从碉堡顶上瞭望孔偷偷滑下,向山上逃跑了。凌晨二点半左右,南碉堡的守敌亦投降了。

解放万家桥的战斗,除乡长唐述玉一个逃跑外,乡警保队副队长以下60余人,全被俘获,新四军缴获大批军用品,取得了边区支队进入天西地区以来最大胜利,威震整个天西。整个宁东南地区国民党剩下宁国墩一个“纸糊的”据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