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国魂不死铸中华——辛亥江淮英烈张汇滔

时间:2011-10-17 22:46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徐子健 点击:
张汇滔
 

1920年1月29日,刚入夜,上海法租界维而蒙路国恩寺附近传出一串枪响,主管中国国民党沿江七省党务的张汇滔倒在血泊中。1月31日,在上海广慈医院,张汇滔永远地闭上了眼睛……这就是与陈其美、宋教仁并列为上海滩民国三大血案的“张汇滔遇刺案”。

小小少年胆大包天

1882年,张汇滔出生在安徽寿县。

张汇滔父亲张子荣,清朝秀才,是乡里有名的私塾先生。张汇滔自幼跟随父亲苦读《四书》、《五经》,并练就了一手好字。但是,张汇滔更喜欢听母亲讲故事。小男孩骨子里总有些好斗的,他总缠着母亲讲那些见义勇为、除暴安良、造福一方、安邦定国的历史典故和民间传说。

事物总是利弊共存的,这些侠义故事,在张汇滔幼小的心灵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塑造了他宁折不弯、百折不回的刚烈性格,但同时也助长了他的“匪气”。发展到后来,他常常不顾父亲的责骂,在私塾学堂上与小伙伴们打打闹闹,用父亲的话说:“斯文扫地。”

如果说在学堂上打打闹闹还是顽童的表现,那么,小小的张汇滔接下来干的事情就有点胆大包天了:剪辫子。

关于辫子,鲁迅曾写过一篇《头发的故事》,文中有言:“我的祖母曾对我说,那时做百姓才难哩,全留着头发的被官兵杀,还是辫子的便被长毛杀。”鲁迅之文让我们看到晚清那段时间,国人在“辫子”上的痛苦和酸楚。

虽然远远达不到鲁迅这样的高度,但辫子之于张汇滔,有诸多不便,进而引发了他的强烈不满:在私塾念书时,张汇滔头上留了一根小辫子,小伙伴们一起嬉戏往往都会互相揪小辫子,揪得头皮火辣辣的疼。于是,张汇滔恨死了自己头上的辫子,每每被揪疼,他就会自言自语:“如果头上没有小辫子该有多好!”

有一天,一位走乡串户的剃头师傅来到村子里。张汇滔央求他一定要把头上的辫子剃掉。剃头师傅肯定不敢剃辫子,就默不吭声给他理发。等师傅理完发,张汇滔一摸脑后的辫子还在,就拽着师傅的袖子:“求你把辫子剃掉吧,我恨死它了。”

正说着,父亲张子荣来了,得知儿子的逆行,大声呵斥道:“混账东西!辫子是朝廷叫留的,你没有辫子是要掉脑袋的。”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