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同仇敌忾歼敌顽——繁昌军民抗击日本侵略者史实

时间:2011-10-25 12:01来源:繁昌周刊 作者:伍先华 点击:

在长达8年的抗战期间,繁昌军民同仇敌忾,英勇杀敌。抗战初期,国民党驻繁守军,对日军的进攻顽强抵抗,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新四军第三支队在副司令谭震林亲自指挥下,与日军浴血奋战保卫繁昌,对屡次入侵的日军给予沉重的打击,取得了七战七捷的伟大胜利。为了纪念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日子,让全县人民回顾历史,振奋民族精神,发扬抗日战争中的团结一致,英勇奋斗的革命传统,促进全县经济社会更好更快发展,特整理有关史料,对繁昌人民这一段英勇抗战的历史进行回顾。

驻繁守军重创日本侵略者

1938年2月25日下午,日军三艘兵舰开到三山镇的外江上,关机熄火停泊。随即开始以排炮轰击三山的官矶山、老山国民党守军阵地。另外还有几艘汽油划子(汽艇),隐藏在头棚江心鲫鱼洲的芦苇边上。

25日夜,日军兵舰上的探照灯,照射得三山及老山一带一片雪亮。岩松师团1000余人分三路进犯三山。一路由头棚登陆;另一部绕道三山的小水影,向三山镇区进发;第三路由螃蟹矶登岸。拂晓前,三路日军同时向驻守三山镇的国民党川军发起进攻。

驻三山的国民党守军武器、装备都很差,约有三分之一的士兵没有枪,用的仅是大刀。数九寒冬的天气,穿的还是单裤,脚穿麻草鞋,但士气很高。战斗打响后,川军进行英勇抵抗反击。驻油坊嘴守军的一个排和龙王庙的一个排守军,临危不惧,英勇抵抗。由于敌强我弱,两个排川军全部阵亡。与龙王庙一河之隔的关门洲上川军的一个连守军,在日军两路夹击下,经过顽强拼杀阵亡过半,最后只剩下20多人,冲出包围退出阵地。这一仗,日军被打死100多人。日军将尸体集中堆在四户农宅里,放火烧屋化尸,连奄奄一息,受了重伤的日军也一起活活烧掉。

2月27日拂晓,日军在增援部队的配合下,分两路再次进犯三山。其一路在螃蟹矶登陆,正面再攻三山。由于川军的奋勇抵抗,未能奏效。另一路,由芜湖的麻蒲圩,越鲁港河,经四陡门绕道,从侧面包抄老山、三华山。三华山前沿阵地守军,凭借工事奋勇还击,打退了日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日军屡攻不下,死伤惨重。后又不断增兵,并有飞机配合,采取迂回包抄的战术,战至午后,川军守军后路已断。失去后勤保障的第二营,在友邻部队的接应下,不得不撤出战斗。肉搏突围后经孙家滩、南焦湾向矶头山撤退,中午时分,三山再度失守。整个三山战斗,共毙敌500余人。

1938年4月18日,天刚微亮,一架日军飞机来到横山周围低空盘旋侦察,接着石子山日军开始猛烈炮击。同时三山日军川岛部队约300人向横山进行偷袭。日军没有正面进攻乌山和月子桥川军阵地,而是沿着三山窑头小江的南埂,在晨雾、芦苇、蓼草掩护下,迂回偷袭南焦湾川军阵地。驻守焦湾川军只有一个排,当发现鬼子已为时太晚,虽猛烈抵抗,顽强拼杀,但终因寡不敌众,只得边打边退,退到新圩拐油坊横埂上,继续抵抗。这时敌机低空扫射,小江中汽油划也进行夹击。在这万分危急之时,驻横山川军部队跑步赶来,并在河西孙家湾和枫香树等地圩埂后,架迫击炮向敌人猛烈还击。大部分川军沿着河东圩埂脚跑步赶到新圩拐,多支冲锋号同时吹响,发起冲锋,展开肉搏。这时枪声、炮声、手榴弹爆炸声,响彻云宵,喊杀之声震天动地,数里以外清晰可闻。由于川军前仆后继、浴血奋战,后援部队迅速赶到,激战约三个小时,日军不得不抢走死伤人员仓皇败退。此次战斗共毙伤日寇100多人。川军伤亡也达100多人,其中阵亡40多人,伤员全部抬往后方医治。

1938年6月18日拂晓,日军炮舰四艘掩护登陆舰,运载日军1000余人,在猛烈炮火的配合下,掩护步兵进犯荻港。国民党守军新七师第三团第二营奋力抵抗,在江岸滩头阵地展开对日军的激战,经反复冲杀,日军伤亡很大,便指挥军舰以猛烈的炮火向岸上轰击,守军工事被毁。守军退到二线,踞镇后的凤凰山、蔡家山、黄家山、牛歇岭等高地工事,凭险还击。日军抢占江岸后即向山地发起进攻,数次强攻不下,不得不退踞山脚与守军对峙。天明后,第二营发起冲锋反击,川军边打边冲,势如猛虎,勇不可挡,把来犯的日军压至江边,欲登军舰逃跑。这时日舰恰巧均开离江岸,泊于江心。日军无路可退被迫反扑,背水一战作困兽犹斗。日舰发现溃逃江边日军的败势,便以炮火支援。第二营在突如其来炮火的轰击下,虽有伤亡,但斗志十分高昂,仍坚守阵地。日舰炮击一停,川军趁势再次进行反击,双方反复冲杀、争夺,最后进行巷战和白刃战。激战至午后,日军后续部队由“裕繁铁矿”的码头登陆,从守军背后迂回包抄了凤凰山及蔡家山,守军腹背受敌。在两路日军夹击下,川军凭借简易工事英勇冲杀,进行顽强抵抗。激战中,营长姚彬不幸中弹阵亡,士兵伤亡200多人,被迫后撤,荻港陷落。撤离后的川军以及第三团仍扼守在老埠头、阴边徐,老土地庙、缸窑一线。


顶一下
(5)
83.3%
踩一下
(1)
16.7%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