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在策应大军渡江的日子

时间:2011-10-25 14:57来源:繁昌周刊 作者:秩名 点击:

淮海战役后,中国人民解放军以百万之师乘胜前进,饮马长江,准备渡江作战,解放全中国。国民党军队接连败退,此时集结40个军约70万人、133艘舰艇、300余架飞机,布防于上海至宜昌一线,妄图凭借长江天堑,阻止我解放大军渡江南进。为策应大军渡江,早在1948年7月5日,华东野战军南下大队派陈洪(解放后曾任省人大领导,已病故)、陈木寿、陈高全(二人均在当时战斗中牺牲)率领90多人的干部中队过江,为大军过江准备“跳脚板”并与杨鹏(王安葆化名)所部在南陵桃园会师。可谓自那时起,策应大军渡江这一伟大行动,已在南繁芜沿江地区启动帷幕。

1949年1月8日和2月7日,中共皖南地委两次召开会议,发出“紧急动员一切力量,准备迎接大军渡江”的指示,就政治动员、武装斗争、地方工作、经济任务四个方面作了部署。据此,皖南沿江工委立即作出《为紧急完成迎接大军渡江任务的决议》。《决议》指出:沿江地区当前的紧急斗争任务是,动员全党尽一切力量,做好各项有利于大军过江的准备工作;尤其是江边、党群、武装和财粮四个问题,要作为中心工作切实解决好;南繁芜地区的准备工作;主要是“切实掌握沿江敌情变化,直接策应大军渡江”。与此同时,沿江工委对县委组织机构作了调整,将原五个小工委的第五工委(辖南繁芜地区)改设为中共繁昌县委,调王佐(原名阮致中,解放后曾任安徽师范大学工会主席,1993年病故)任代理书记;时任繁昌行政办事处主任兼县财粮局长王安葆(解放后曾任芜湖市政府视察室视察员,已病故)为委员。

王佐于2月底到任的第三天,在红花山召集会议,传达沿江工委会议精神,部署策应大军渡江的各项工作。当时的繁昌形势十分险恶,既有前期驻繁的国民党“清剿”军独立十三旅,又有汤恩伯近期电令第七绥署第八十八军,于3月11日开始对繁昌、南陵进行“清剿”,国民党通讯局繁昌通讯室王德厚手下的120名特务(又称“暗杀团”)更是加紧进行暗杀活动,方圆百里繁昌笼罩着一片白色恐怖。在这黎明前的黑暗中,繁昌县委领导军民在继续反“清剿”并取得节节胜利的斗争中,加紧进行策应渡江的工作,很快在鲁港、螃蟹矶、三山、小洲、油坊嘴、高安桥、旧县、荻港等地建立了十多个江边工作站,其中荻港、旧县、小洲和笔架、高安、马坝等地建立起16个情报站;各区、乡成立了农会、保家会、保粮会、农民翻身小组,组织了向导队、担架队、运输队等。这期间,曾一度遭敌破坏的笔架、磕山两乡,有30多名共产党员恢复了组织生活,积极投入党的工作。

在建立健全各种组织,开展工作的同时,大搞政治宣传攻势,开展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攻心战,围绕“共产党必胜,国民党反动派必败”这一发展规律,大造解放军百万雄师“打到江南去,解放全中国”、“活捉蒋介石”的革命声势,以多种方式宣传、启迪国民党军政人员,敦促他们放下屠刀,弃暗投明。在强大的政治攻势下,国民党部队便不断出现三三两两的逃兵,成群结队投奔革命的降兵,直至全师倒戈的起义军———这就是驻守芜湖至荻港江防线上的国民党一0六军二八二师师长张奇,率全师5000多人,在渡江前夕起义,北渡长江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

随着大军实施渡江战略部署日益临近,切实掌握国民党军队长江布防的新动向、新情况,就显得更迫切、更重要。对此,县委作进一步部署,将任务落实到人。江边武工队毛和贵(解放后曾任芜湖橡胶厂厂长,已病故),受南繁芜大队指派,直接负责荻港、旧县一带的敌军情况工作。江边各情报站及时了解掌握沿江敌军动态、江防工事、地堡设施、河流水深等实情。情报人员为收集情报,化装成扳竹笋、砍柴、卖米、卖篮子、卖香烟等模样,跋山涉水,走村串户,沿途察看敌情。

大江南北情报联络也确定专人负责。县委成员王安葆、武工队毛和贵亲自与江北无东负责人李文斌联系,基层党员滕本彩(王安葆的妻子,已故)、抗日时期老交通员马庆训,还有交通员李千才等,都担负着与江北联系的重任。毛和贵的一份紧急情报,就是马庆训划着搞鱼的腰子盆,黑夜划过敌人封锁的江面,安全送到临江坝解放军二十七军指挥所。

此外,县委部署各情报站,积极配合解放军“先遣渡江大队”,对敌军江防及纵深守备力量进行全面侦察,并获得重要情报。这就是:敌人主力集中于江防,3月中旬以后,兵力由一个师增至三个师,敌纵深空虚,缺乏机动兵力,主要靠地方团队支撑局面。

与此同时,加紧筹集军粮、军草、军费、军鞋等军需物资。毛和贵、缪传友、滕在怀等人,通过一些比较开明的士绅,筹集大米80担、钱9000元;在横山、三山两地,江化新(解放后在芜湖第一塑料厂任职,离休后为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会员)经手预购军粮5万斤;俞健民在赤沙、黄浒也预购数万斤军粮。全县共筹集供应军粮数十万斤。后勤负责人俞健民,还按照杨鹏的吩咐,备了5头肥猪、100多双布鞋,慰问先遣渡江大队侦察员。4月18日,先遣大队接二十七军电示:大军决定于20日发起渡江战斗,将于20时30分全面打响。要求地下党和游击队,在大军渡江时必须完成“三项任务”:一、做好大军渡江的各项准备工作;二、20日20时切断敌人的电话线,破坏敌人的通讯联络系统;三、在敌人占领区放火堆为记,以示炮击目标。县委接到任务后,立即于板石岭召开会议,落实具体措施,火速传达到各地下党组织。总队将截断敌人通讯线路的任务,布置到游击队员、民兵,并分地区明确负责人:何新龙(游击队员)负责孙村区,吴正学(游击队员)负责繁昌城区,毛和贵、缪传友负责江边。所需的钳子、剪刀、锯子等工具,由看守电台的叶明山负责备足。杨鹏在渡江战役打响前夕,还从板石岭赶到红花山地区,再一次亲自检查当向导的党员落实情况。

4月20日晚上,中国人民解放军中集团第九兵团,以繁昌对江的无为县发起渡江战斗。20时,南繁芜游击队和先遣大队相互配合,准时剪断敌军政电话线,敌方彼此失去联系,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从油坊嘴、焦湾、孙滩到三山一线,凡有敌人的地方,都会有熊熊燃烧的火堆,我军大炮弹无虚发,准确而猛烈地摧毁敌人的据点。策应大军渡江的我游击队和先遣队,此时已迅速占领沿江有利地形,从敌后袭击,扰乱敌人,陷敌于草木皆兵、四面楚歌境地。当渡江部队通过三山小江时,殷兆南(现离休)眼看现有船只不足,立即安排渔民增加十几条渔船,动员北焦湾群众支援木材、木板,有些户甚至拆卸房料,很快搭建成水上浮桥,供大军顺利通过。

部队渡江后,以排山倒海之势,迅速向南推进,在过境繁昌时,县委领导人民群众和游击健儿,有组织地为大军当向导、供粮草、做饭、送茶水……。在向导队伍中,毛和贵的妻子姚家淑(芜湖市粮食局离休)也是其中一员,她给大军带路,多少次地往返,总觉得这才是真正走在苦尽甘来的解放大道上。

回顾当年这一历史的意义在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中集团第九兵团突破长江天堑,率先到达江南,拦腰斩断了敌人长江防线,粉碎了蒋介石集团依靠长江天险、固守江南的美梦。繁昌县委领导南繁芜游击队和人民群众,在策应大军渡江的日子里,作出了巨大贡献,书写了光辉篇章。今天,在这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土地上,繁昌县委正带领全县35万人民奋力崛起,开拓新局面,创造新辉煌!(本文转载自繁昌新闻网,欢迎知情者告知原作者姓名)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