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飞机轰炸小南园

时间:2012-02-11 11:20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张国瑞 点击:

合肥解放前夜

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合肥解放,就在二十日晚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

那时我家住在合肥小南园(今天安徽省委内),一个大的四合院,有十几间屋,那天刚吃了晚饭,天刚黑,我们全家躲到厨房里,也不点灯,也不让小孩说话,父亲躲到堂屋倒座的天花板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事。

过了好久,天已黑透,只听到急促的敲门及门环声,我们全不应声。大门是双开门,两道门栓,并有机关,还有顶门杠顶着,几个人是撞不开的。大门两边上的房子是空着的,对外的窗棂是木制的,那时还没有钢筋。此时只听到门外有噼啪噼啪的声音,原来是窗棂被枪托砸断,八九个军人荷枪实弹进入院中,大喊大叫:“人哪去了?为什么不开门?”这时我母亲及院中房客都是女眷出面赔礼道歉。他们又到处搜查,把各家能吃的东西如粉丝、盐货,还有我家屋檐下鸡笼里的二只老母鸡也带走。因为鸡是我养的,每天是我收蛋,也是我的宠物,我就大骂他们,差点挨了打。

因时间紧迫,他们一伙匆匆离去。第二天合肥解放,一枪没放,每家门前插上小红旗。后来听大人说才知道,他们是国民党合肥驻军刘汝民部撤退,据说走到梁园打了一小仗。父亲藏起来是怕被抓壮丁。

看猴子放马

解放军进城以后,军事首脑机关就驻在我家旁边的洪家花园及贞干中学里,还有许多马匹拴在日本人留下的白铁皮做的房屋里。还养了一只猴子,马非常怕猴子。后来看了《西游记》才知道猴子是弼马温。

有一次我和叫“和义”的小朋友去看解放军放马,那只猴子在草地上,我俩跑到近处蹲在地上看,猴子一下子把和义的下身抓破了,因为他穿的是开裆裤,原先还有疝气,肿得像只皮球一样。时间一长,解放军和我们都熟了,喊我们“小鬼”,经常和我们游戏。

渡江总前委在小南园

有一天早晨,天空中出现一架飞机,时高时低,盘旋了几分钟后飞走了,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第二天飞机又来了,有解放军用步枪向天空射击,这一下飞机发狂了,向地下扫射,又丢下炸弹。过后才知道是国民党飞机,从南京方向飞来侦察发现了解放军驻地,开始轰炸。整个合肥其他地方都没有炸,只炸小南园一块,每天二次,一直炸了一个多月。那时长江以南城市还没有解放,解放军还没过长江,当时渡江总前委也在洪家花园,后来才秘密迁到肥东瑶岗,免遭轰炸。

有次我正在外面玩,突然听到飞机声,我姐急忙到处喊我,找我,她一把拉住我向家中跑,刚上台阶时,飞机上的子弹从我们身边擦过,衣服都破了,但没有伤到人。飞机走后,我们拾了很多弹头、弹壳,有的还落在床上,比步枪子弹大得多。

城墙下也挖了防空洞,村前屋后都挖了防空洞,大小不等。一有飞机来炸,大家争先恐后向防空洞躲去。有一回有个妇女抱着小孩躲进来,洞中挤满了人,她只能在洞门口躲着。小孩子还在不停地哭。过一会小孩不哭了,后来身体也软了,死了,原来是炸弹碎片从洞口飞进来碰到了小孩。

烈士之墓

又一次,解除警报后,大家出来看到炸弹炸了一个大坑,有四米见方,二米深左右,门边一个茅房被炸倒,炸死炸伤了各一位解放军。我看见其他解放军用簸箕将死者散落的尸体拢到一处,埋在了城墙角(现在省立医院后面的环城马路),并竖了一个木牌,写上“某某某烈士之墓”。一九五三年城墙被拆,这个烈士墓不知道如何了。

还炸死了一匹战马,马也埋在了城墙下,后来被当地村民挖出来烧吃了,他们还津津乐道马肉的滋味。

飞机轰炸了近月余,有时来不及进防空洞,我就钻到床底下,当时父亲生病在床上,全家人都躲在床四周,床边的窗台上放有一个座钟被炸出几米远,这个钟已经有一百多年了,现在还保存在我家中。有好几枚炸弹就扔在我家房屋的墙脚下,好在都是哑弹,不然我们全家性命难保,当时人们都说是菩萨保佑。

直到南京解放,停止轰炸,才结束了这场不是战争,胜似战争,地对空,空对地的战事。我家的房屋损坏不小,要进行维修。直到十几年后,我听到飞机声还是害怕,经常做恶梦。真是后怕。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