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渡江战役亲历记

时间:2012-02-12 20:35来源:安庆市政协 作者:孙侃 点击:

淮海战役胜利结束之后,我所在的中原野战军九纵队二十七旅八○团,奉命由安徽省的宿州地区(我部在淮海战役中属南线战场,参加围歼国民党军队所谓五大主力之一的黄维兵团)经蒙城、太和到达河南省的周口地区休整。春节过后,根据中央军委命令,改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司令员陈赓)十五军(军长秦基伟)四十五师(师长崔建功)一三四团(团长段成秀)。同时召开誓师大会,执行毛主席、朱总司令的命令:“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

1949年3月份,部队由河南周口出发,经项城、新蔡、潢川、过湖北麻城、罗田、英山到达安徽省的望江县。

望江水上练兵

当时我们部队的紧迫任务,一是寻船、造船;二是开展水上练兵,学习游泳。

由于北方缺乏江河湖泊,我们大都是些“旱鸭子”,最多只能在水中扎几个猛子,但不到半分钟就得露出水面换气,能够“狗扒式”的在水中扒上几下,游上几米远,算是水中豪杰了,但这根本算不上会游水,更不能适应水上作战的要求。因此到达望江县的第二天,全团集合作动员,团党委号召全团干部战士克服恐水、怕水的思想,抓紧水上练兵,适应水上作战的需要。当时全团各连战士每天都穿着衬衣、短裤集合在湖泊周围,先由懂水性的人讲解游泳姿式和游水方法,下水作示范,然后连长一声令下:“前进”!战士们便扑嗵扑嗵跳下水中,有的乱挣扎,有的呛了几口水爬上岸来,唤口气再下去,反复多次。四连有位山西籍战士,看到茫茫湖水心就跳,连长下达“前进”命令后他犹豫了几次不敢下水,被连长猛一掌推入水中。经过几番苦练,以后他不仅学会了游泳,并在渡湖比赛中成为尖兵,当了习水模范。当时团政治处曾派人采访他,他说起初对连长耍“军阀”推了他一掌很有意见,不过多亏连长耍了点“军阀”,不然到今天我也不敢下水。这件事一时在全团传开。我们司号班有6个人,原在团部,属通讯股领导。3月初从河南周口出发时我们被调到团通讯连,好让他们在南下行军时照顾我们。因为司号班都是些十四、五岁的小鬼,我被通讯股杨参谋宣布为班长,也才14岁,另有车长河、肖英贤、毛孩、黑秃,都没有超过16岁。号长侯六则,是从一营提拔上来的,算是班里的指导员,他的任务是负责全团的司号员,行军打仗都要跟团首长在一起。在望江县开展水上练兵,我们司号班的任务,一是学会游水,并且要像战士们一样在水中能有半个身子露出水面,一只手将军号举起;二是在水中要把号吹响,像陆地吹的一样嘹亮。一般学吹军号需要三个来月时间,每天早晚练拨音,中间学习背号谱。在淮海战役中,每个司号员要学会跪着吹、仰卧吹,以减少战场上伤亡。现在要练水中吹号,确实是件难事。因为吹号靠的是运气,人在水中浑身上下就像被绳捆索绑,连呼吸都感到困难,再要蹩足劲将号吹响,谈何容易。有时在水中勉强吹出一个节拍,就像拳头砸在木头上,闷沉沉的音,别说鼓舞士气了,自己听着就好笑。可是为了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再艰巨的任务也得完成。尽管当时早晨的气温还有些凉意,我们跑几圈步之后,就跳入水中练发音。早餐后学游泳,在水中一泡就是半天。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练习,我们都渐渐适应了环境,后来果然能在水中吹嘹亮的号音了。

雄师渡江之夜

1949年4月21日下午,部队提前开饭,这天的晚餐特别丰盛。全班6个人,从炊事班打回了一大盆粉条烧肉,一盆白菜豆腐,还有一个盆里盛了两条大红烧全鱼,两水壶白酒。我们不会猜拳行令,只是轮流仰起脖子喝;大家都不会喝,几口酒下肚,脸就发起烧来,情绪也随着高涨起来,话也多起来。连长来向我们敬酒,我们就大着胆子问:“连长,今晚的饭怎么开得这么早?”“连长,今天吃这么好,怕有什么任务吧?您别保密了。”连长笑笑说:“你们虽然年纪小,可三个月就算老兵了,我们的规矩还不懂?!”果然饭后连部通知各班打背包、上门板、打扫住地,然后到指定地点集合。刚从北方南下到望江时,我们先住城内,后来根据练兵需要,我们与团直的侦察连、工兵连等转移到城南20多里地一个湖边的村子里,这里距长江仍有十多里。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