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高河埠暴动

时间:2012-02-12 20:47来源:安庆市政协 作者:陈维民 点击:

高河埠暴动发生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它是安庆中心县委因势利导在怀宁县发动的一次以抢米为中心的农民暴动。由于暴动声势浩大,达到了预期目的,因而曾一度成为农民运动的典型。

高河埠位于怀宁县北部,西靠潜山,北连桐城,距安庆仅30公里,陆路是安合、安宿线的咽喉,汛期又是高河入江的要津。20年代后期,镇上有上百家商店;春夏之际,河内可停泊百余条帆船。此地物产丰富,水陆交通方便,为怀、潜、桐三县边缘地带的经常贸易中心,“是安庆乡间七大乡的一个重要乡镇”。

鉴于此,安庆党组织将高河埠作为重点活动区之一。早在1927年底,共产党员操球在潜山茶园庵参加由王步文主持召开的暴动骨干分子会议,听取“八七”会议精神的传达。会后,操球受遣到怀宁,秘密进行党的活动,积极准备武装斗争。

1928年春,党的工作重点由城市转向农村。为贯彻茶园庵会议精神,操球回到家乡高河埠,在操氏宗祠开办私塾,以教书为掩护,秘密进行建党和农运工作。从此,高河埠有了党的活动,不久,就建起了党的支部组织。9月后,高河区委建立。同期,俞昌准来安庆指导沿江十县农民暴动斗争,和操球“共商革命计划,在高河镇附近扩大农民自救会”,还积极“收买国民党方振武部逃兵”的武器,准备武装暴动。

1929年5月,党组织进一步扩大,区委下辖支部5个计党员28人。其后,下辖支部由5个发展8个,区委成员为书记操球,委员操文质、操礼文、王星五、操守中等。同年10月,安庆党组织根据高河埠地区连年遭灾,“加之后灾匪患,苛捐杂税、混军战争之派草派米,派夫拉夫”,民不聊生之形势,决定:“乡镇以高河埠、石牌两个重要镇市为党的发展中心区域。”

1930年3月,安庆中心县委汪有晋来高河埠召开了一个活动分子会及区委会,组织一个市民禁运委员会,指导暴动斗争,为暴动指明方向。

据王星五回忆,操球在任塾师期间,组织一些塾师成立“文字研究会”,并划分五个塾师校区。通过“文学研究会”组织“农民协会”,按塾师校区组织了操土楼等八个农会小组。农协会组织农民自救,实行抗租、抗债,张贴“打倒土豪劣绅”等标语。到1929年底,会员已有1000多人。操球经常召开农会会员大会,启发会员觉悟。在文字研究会上,操球还吟诗讲演,鼓动群众起来斗争,为发动农民暴动作好组织、思想准备。

1930年2月,岳西清水寨起义爆发。3月上旬,安庆党领导了遍及全城的抢米斗争。同时,江家咀、桐城的青草塥、老梅树等地贫苦农民,也相继发动抢米斗争。这时,高河埠地区由于连年灾害,春荒严重。而高河镇以张光中为首的粮商则趁机勾结国民军队,囤积上万担大米,准备外运芜湖,牟取暴利。这样造成该地区有钱无市,人心惶惶,春荒加剧。于是高河区委因势利导,决定发动以抢米为中心的暴动斗争。4月25日,操球主持召开了区委、农委组长及部分塾师会议,做出了组织高河埠地区群众进行一次反对囤运大米的暴动斗争的决定,并具体部署了斗争的策略和行动计划。

4月27日上午,由各农会组长通知来的500多群众会集大王庙。操球在会上做了鼓动宣讲:“今年的粮荒不完全是年成不好,主要是奸商大量抢购造成的。仅张光中、张玉亭两家米行,就囤积有四五千担大米。他们一块钱一斗二升收进,现在我们以一块钱一斗买回,以解决当前的粮荒!”这个主张立即得到与会群众一致拥护。大会当即推选操球、操文质、操礼文、王星五为代表,和张光中进行谈判。谈判结果,张光中以所收乃军米为借口拒绝出售。代表们非常气愤,限张光中三天期限做出答复,并把谈判结果向与会群众做了汇报,同时宣布:29日早上,原地集中,准备抢米。

当日晚,操球等为保证抢米斗争的胜利,即向大丰乡园防局借来步枪、大刀等武器,和王星五、王焕武、王芳地、王芳梅等人组成巡逻队,顺高河而下巡逻,防止奸商将米偷运。晚饭后,在茅城桥果见偷运船只。经鸣枪警告,米船被迫开回,当即卸下大米3000多斤。是夜,操球又赶到船只必经之地澄潭步,在刘文成家开会研究,决定发动当地群众,在沿河两岸堵截偷运船只。

28日早饭后,果然又见七八十号大小船只,载有8万多斤大米,准备过境。操球亲自上船,指挥四五百群众,强行卸下大米四五万斤。忙乱中仍有趁机逃运出境的。

晚上,操球再次召开区委、农委组长和塾师会议。操球说,奸商拒绝谈判,不可理喻;近日不断偷运,说明他们要顽抗到底,看来我们只有采取强制行动。这次行动要做好充分准备,必须发动广大群众,并要向群众宣传教育,只许抢米,不许抢其他东西。会上,由各农会小组推荐忠诚勇敢的会员组成纠察队,并指定操文质担任纠察队长。队员有王焕武、王芳地、王芳顺、操本立、操宏明等。还由王星五向张小车匠铺借20根车面梁作为纠察队的武器和标记。

29日上午,1600多饥饿群众汇集大王庙。操球向大家宣布了纪律要求,并派纠察队和农会骨干分别维持市面秩序,封锁车站、电话、要道关口,断绝交通、通讯以及监察安庆敌情等。

9时许,饥民由纠察队引导前,蜂拥至张家米行。米行大门紧闭,且有六名商警护卫。群众见张家米行依恃商团武力,闭门不理,非常愤怒,就从附近肉店抬来一付肉案板,撞开了大门。商警见状,退至二楼朝天开枪,企图吓退饥民。领先的纠察队员王焕武见势,双手撕开上衣,愤怒地说:“你们不卖,我们就抢,来朝我开枪!”商警慑于众努,畏缩回去。张光中老婆前来阻止,也被纠察队员的巴掌打跑了。就这样,自上午八九点钟开始,至下午四点多为止,饥民们分别从张家米行的上街、中街、狗头钵三处米店及其家里共抢出大米四五百担。其他米行如张玉亭家,迫于形势,表示愿意售米。至此,高河埠抢米暴动经过三天斗争,取得了胜利。

在高河埠暴动胜利的影响下,5月上中旬,高河埠附近的操家畈、司马庙等地,又连续出现数次抢米、阻米外运斗争。

安庆中心县委为把暴动向深度和广度推进,及时向各县发出号召:“我们要以高河区委工作推动他处工作的深入和扩大……。”同时,安庆中心县委汪有晋来高河,改高河区委为中心区委(由于形势恶化,改建后的中心区委未能开展工作,不久又恢复区委建制)。

高河埠暴动斗争的胜利,震动省府安庆,引起反动阶段极大的不安与仇视。地方奸商胡声节、黄德贵、张光中,高河商会会长豪绅操锦文等,纷纷向安徽省府、怀宁县府告状,密报抢米暴动骨干名单。省府主席陈调元,立即下令通缉操球。接着开来保安团、独立旅包围操家畈,驻扎高河埠,搜捕革命同志。操球鉴于当时的恶劣形势,将活动转入地下,秘密率领操文质、操礼文等到潜山独立师师部。月余,又通知胡金发等10余人携带枪支及刀矛器械,到潜山第三区区农会,汇合当地赤卫队组成独立师第五游击队,操球任游击队指挥官,胡金发任教练官,操文质、操礼舫任正副队长。后该游击队改编变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四师第三团,操球任团长。1930年9月霍山战斗失利后,高河埠的部分参战人员受命回原籍。这时敌人正利用操球的族侄操莘野(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特务)等为坐探,侦察暴动人员行动。不久,区委操文质、操礼文,支部书记汪尚德等数人先后被捕入狱。操文质、操礼文当即壮烈牺牲。因汪尚德屈敌变节,供出暴动骨干姓名住址,导致一些分散转移了的人也先后被捕。1931年1月底,安庆党内高翔(即朱镜明)叛变,安庆中心县委重遭破坏,操球被捕。国民党安徽省民政厅厅长刘复亲自主审。酷刑面前,操球同志大义凛然,痛斥刘复。敌人一无所获。2月8日操球同志视死如归,一路高歌,在安庆北门外英勇就义。

高河埠人民在党的领导下,“经过长期斗争达到游击形成红军”,给反动阶级以沉重地打击,为自己的生存与解放开辟了光明道路,为怀宁党的革命斗争史写下了光辉的一页。(陈维民整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