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怀宁“歼林之战”

时间:2012-04-04 12:22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李智海 点击:

解放战争辽沈、准海、平津战役的频频胜利,国民党政权已经到了垮台的边缘,大陆上的残罪如惊弓之鸟,遑遑不可终日。

1949年3月下旬,解放军围攻安庆,渡江战役即将打响,这时,国民党桐、怀、潜边区联防署下辖的联防大队上校主任林洵(俗称“林大麻子”),带了近300人的联防队员,从育儿村窜到洪家铺,企图从这里渡江南逃,解放军37团二营奉命歼敌,在洪镇周边战斗了两天,洪铺镇外围的顽敌大约两个班被歼灭,林洵走投无路,便带了100余名残匪钻进碉堡,企图负隅顽抗。

这座碉堡为日本鬼子入侵怀宁时修建,它是用来对付和屠杀中国人的。碉堡有三层,堡内每层面积大约20多平方米,整个墙体厚度近一米,用糯米稀饭、石灰、黄土搅和在一起代替混凝土筑成,非常坚固。碉堡建在洪铺街东边的山岗上,此山岗比街道高30米,居高临下,前面是湖,东面是公路,西面是街道,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碉堡门由于靠近大湖,使人很难于接近,想攻克这座碉堡谈何容易。日本鬼子投降后,国民党军几次将碉堡增厚加固。林洵从洪铺街商店抢走很多糕点,从附近农户抢走粮食鱼肉,并带上一大批武器弹药,于3月中旬钻进碉堡。因这股残敌固守碉堡,影响我军渡江“打倒南京去,解放全中国”的全局,上级指示,必须将这股残罪尽快歼灭,并将攻克碉堡的任务交给解放军37团二营完成。

为了摸清敌情,二营营长召开了一个会议,研究主攻方案,最后决定,二连为主攻突击连,从北面沿着田坎匍匐前进,先到碉堡近旁的山脚下;一连、六连做为主攻,从正面攻击碉堡。我军一方面用火力攻击,另一方面采取政治攻势,由两位嗓音响亮的官兵喊着:“国民党官兵们,你们的大势已去,我们就要打到南京去,解放全中国了,你们不要听当官的话,不要为林大麻子卖命,赶快缴枪投降吧!”,这时除了断续的枪声,口号声在夜空中渐传渐远,田野一片寂静。碉堡外的解放军战士,可以清楚地听到碉堡里的怒骂声和哭爹叫娘的惨叫声……

解放军使用多种方法攻打碉堡,先是采取用火攻的方法,烧碉堡楼门,但楼门很难接近,又用手榴弹往里投放,几次都被敌人顶了上来,一个战士将几十个手榴弹捆在一起,拉动导火线炸碉堡,轰的一声巨响,碉堡却安然不动。

夜已经很深了,星星在高空眨着眼睛,时不时地从碉堡内发出炮声,炮声过后,田野便是一片寂静。我军不动,敌军也在等待着,他们绞尽脑汁,苟延残喘,想着如何突围。大约在凌晨二点钟时候,一位连长提出用炸药轰炸,团部立即决定调炸药100余斤,后因某种原因未调来炸药,却在早上八九点钟的时候,用一高头大马拉来一门大炮,战士们便将炮安在碉堡东边的罗丝山上。只听猛然一声炮响,碉堡被炸出两个近半米的洞口,这时担任主攻的突击连连长杜永祥带领一部分战士冲了上去,继之参战的战士也都冲了上去。只见林大麻子死在碉堡里,有说是被解放军打死的,有说是自杀的,也有说是被碉堡内的国民党士兵打死的。三月下旬的天气,阴云密布,春寒料峭,27日上午,战斗结束后,云开天朗,红日露脸,鸟儿在枝头唱着欢乐的歌,庆祝战斗的胜利。

这次战斗打了三天,敌人全部被歼灭,炸碉堡一战,毙敌30多人,俘敌100多人,缴获武器甚多,解放军官兵也有伤亡。“歼林之战”也成了怀宁县境内对国民党军的最后一战。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