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张大桥之战

时间:2012-10-07 10:10来源:界首新闻网 作者:孟绍周 点击:

1941年1月,日寇第35骑兵旅团由河南省归德(今商邱)向南移动,于1月25日在亳县和鹿邑之间的公路上集结,而后兵分两路南下:一路沿涡河左岸向蒙城进犯,企图侵占蒙城;另一路配合汪伪军张岚峰部约二千五百多人,附有山炮和装甲汽车,由鹿邑向东南移动,直指战时经济重地——界首。国民党骑二军军长何柱国于1月26日得知日伪有进犯界首企图后,命令步兵旅第一团保卫界首,在界首东北侧黄泛大堤上构筑工事,准备迎击来犯之敌。

当时旅部驻古城集(当时国民党亳县政府所在地),1月27日接到何柱国命令,令第二团(欠一营)撤离亳州城南赵卫河防线,向立德寺集结,尔后向第一团靠拢,保卫界首。旅部下达命令后,即向界首转移。二团在集结于立德寺的当夜,遭敌装甲车袭击,营长于维哲到团部开会随团长找到二营。二营栗营长尚未到达团部就受到敌人袭击,随三营部队向界首前进,这样造成了三营长指挥二营,二营长指挥三营的局面。旅部尚未到达界首。敌人先头部队于1月30日上午10时到达界首北面张大桥附近,与守备黄泛西侧河堤的一团接火。此时,军长何柱国令一团向敌出击,以达固守界首之目的,同时还命令一团团长曹鹏指挥防卫界首的所有部队。曹鹏部署如下:令一团仍固守黄泛西侧河堤,追击炮连在河堤西侧占领阵地,而后用强烈火力压制敌人火力,掩护出击部队;令二团三营由二营栗营长指挥向张大桥之敌发起进攻,务期一举歼灭敌人。

栗营长接到命令后,立即召集各连长开会,明确各连任务。八连连长郭庆保(东北人,东北讲武堂第十一期毕业,“九一八”事变后,随东北军流浪关内,深尝国破家亡之苦,对日寇深恶痛绝,曾参加过西安事变)首先自告奋勇,坚决要求担任向张大桥出击的任务。栗营长同意了他的要求,同时令七、九两连随之出击。1月30日上午10时多,郭连长率八连跨过河堤,向张大桥之敌进攻。当前进到200米处时,敌人机枪火力猛力压制,同时敌人还用炮火压制河堤上我机枪火力。八连在敌人火力袭击下伤亡惨重,连长郭庆保和中尉排长唐玉才(东北人,行伍出身),班长刘灏、胡华等相继牺牲,使八连失去指挥。敌于12点后又有大批后续部队赶到,经炮火压制我掩护出击部队火力。继之,大批步兵向我守备河堤的一团冲击。由于我守备兵力单薄,被迫向西北方向撤退,二团第三营七、九两连和八连退下来的兵力向河堤东南方撤退,敌人侵入了界首镇。

我于1月30日下午3时,由古城集来到界首东南地区,在大风狂袭、天昏地暗的情况下接近第一线,遇到一些退下来的士兵,才得知一团在界首西北方向集结,二团三营向界首东南方向的二团靠拢。我当即下令:第一团在界首西北就地向敌构筑工事,并派一部分兵力涉过黄泛北进.破坏敌人交通线,使补给困难;第二团部分兵力在界首东南方向与三营会合后,加以整顿,提高士气,而后向界首方向之敌构筑工事。

根据军部通报,骑兵第八团已由涡阳西北地区向界首之敌背后接近,以威胁界首之敌。

敌人深感界首交通困难,补给不易,唯恐陷入我军围困之中,便于1月31日早仓惶撤离界首。

这次战斗消灭日伪军90余人。我部伤亡80余人。负伤的40余人送往后方医院,牺牲的39名官兵遗体,经我与二团长邵平章等人商议,葬于界首镇北部,建立公墓,并立碑表彰其功绩。(孟绍周)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