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1977年陈永贵大骂安徽省委书记:脑子进水学大庆

时间:2013-03-01 13:37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收集整理 点击:

核心提示:陈说:“刚才有人跑到俄(我)的办公室,说安徽省委书记宋佩璋带领全省70多个县委书记,跑到大庆去参观学习。娘的,你说这是唱的哪出戏啊?宋佩璋脑袋瓜子是不是进水了?他带70多个县委书记不去学大寨,而去学大庆,这叫什么事啊!叫俄这个管农业的副总理脸面都挂不住!俄是小学毕业,俄看他(宋佩璋)连小学水平都不够?中央该查一查他的老底!批‘四人帮’,他找客观理由,说没关系;学大寨不好好去学,反倒学大庆去了,这叫咋回事?中央是不是该给点颜色看看!”陈永贵讲这番话的时候,脚把地面捣得咚咚响。

苹果园的“特殊技术员”

1975年万里随邓小平出山,整顿铁路。他“三下郑州”,远征昆明,人称“铁包公”,又称“雷霆万里”。最后随着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到来,火车不跑,万里打倒。

1977年6月的一天,已在辽宁营口农场果园接受劳动改造半个多月的万里,正在给果树喷洒农药。远远地就听见农场场长高立的喊声:“万部长,北京来电了——”

万里放下喷雾器,擦了把脸上的汗珠:“不着急,我还没吃早饭哩!”

高场长说:“好饭不怕晚。我告诉食堂炒几个菜,喝杯小酒,为部长送行。”

万里说:“不啦,不是说有急事,把酒留着,等到北京去喝!”

“哪里哪里。”场长急了,也口吃了,“到、到北京去喝,那是你请客。这场餐我安排定了。不吃这场餐,你、你休想赶回北京。别看你是部长!部长不如现管,今天我是皇上,我说了算!”

万里哈哈大笑了:“部长的乌纱早被大风刮跑了!”

高场长说:“你别笑,你永远是我们心中的部长。说不定这次回去,天要降大任于斯人也!”

“好,我等着天降馅饼。”

他们到食堂刚坐下身,营口市委书记的专车已来农场接万里了。万里不好意思地说:“高场长,市委书记给你请假来了,看来这场客还是我到北京来请你吧!”

当万里离开营口,从沈阳机场起飞时,他习惯性地看看腕上的表。已是1977年6月16日12时56分。

这次中央紧急召回,说实话万里心里还不是十分有谱。不过早听到小道消息,尤其是在粉碎“四人帮”后,有关他的小道消息更多。有的说让他留到北京市委,他更熟悉那里的工作。还有的说下面省里急需“封疆大吏”。

小道毕竟是小道。他只能听听而已,并不在意。然而这次却变成了现实。从农场回到营口市委办公室的当口儿,他与中组部的负责人挂通了电话。还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原来湖北省二把手暂缺,中央考虑让他去湖北省担任省委第二书记。他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一直把自己当成党的“一块砖”,任凭党来搬,东西南北中,愿往哪搬往哪搬,这也是他多年的党性所在。

邓小平:“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回到北京,万里一边在家里熟悉湖北省的情况,一边等待中组部的正式任命。万里决定到湖北前看望一下小平,向这位老首长辞行。

此时的邓小平呆在家里,已处于半解放状态,等待十届三中全会对他的彻底解放和复出。他听了万里说要到湖北任职,迟疑了一下:“不对吧,怎么到了湖北?”

万里解释说:“中组部跟我谈的话,还能有错!”

邓小平说:“我不是说湖北不能去,相对而言,安徽是个重灾区,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你得去安徽,给我杀出一条改革的血路来!”万里笑了,说:“话已经谈了,怕不好改正了。”

小平挥了挥手,“你不要急着报到,再等一两天。我会向中央建议,安徽这个老大难的省份,要有个得力的干部去!”

万里说:“老首长,我等着你的话。”接着,他们又把话题转到安徽省上。

小平说:“安徽是个农业大省,也是一个贫穷大省。贫穷是历史上就出了名的。造反者揭竿而起,那里出了个洪武皇帝,也是乞丐出身。最后也没有摘掉安徽贫穷落后的‘桂冠’。我们共产党来了,这个问题亦然没有解决好呵!上世纪60年代发生在安徽、河南那一带的大饥荒,教训沉重,我们国人是不能忘记的。这里又是‘文革’的重灾区,饱受‘四人帮’破坏和影响。‘文化大革命’中派性斗争激烈,造反夺权,打倒一切,闹得很凶,极‘左’思想十分严重。1967年根据中共中央指示,驻皖部队派出一批部队干部支‘左’,在制止武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时间长了,一些支‘左’的部队也陷入了派性大战:‘好派’与‘屁派’。‘四人帮’被揪出之后,全国上下投入揭批‘四人帮’篡党夺权的罪行,清查与‘四人帮’篡党夺权有牵连的人和事。可安徽省委却按兵不动,死水一潭。借口说安徽情况特殊,‘四人帮’没有插手安徽。因此,对清查‘四人帮’的工作不积极,甚至存在抵触情绪,已捂了8个多月的盖子,成了全国最后一个还没有解放的‘台湾’省。这怎么能行啊!”

邓小平叹了一口气,又说:“贫穷落后不是社会主义。现在毛主席去世了,‘四人帮’打倒了,国民经济处在崩溃边缘。‘两个凡是’解决不了饥饿问题,什么能解决问题,我们都可以试验嘛!毛主席探索失败了,也许我们的探索也会失败。但是我们允许失败,不允许不探索、不改革啊!不改革是死路一条。因此我们没有退路,前面是雷区,后面是万丈深渊,必须杀出一条血路来!”

万里听了不住地点头。

万里出山

1977年6月。中南海。

叶剑英一边喝咖啡,一边在等待邓小平的电话。原来是没有解放的小平执意要来见他,叶剑英坚持通过电话解决问题。这时,邓小平的电话急急地打了过来。

邓说:“安徽盖子已经捂了8个月了,火烧眉毛,问题不能不解决了。要派一个善于解决难题的干部,快刀斩乱麻,久拖不利啊。”“你有什么高见?”“没有高见。我想给你推荐一个人。”“谁?”“万里。”

叶剑英解释说:“初步定他去湖北。”

邓说:“安徽火烧眉毛,我建议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叶说:“我给华(国锋)原话传去,‘好钢要用在刀刃上’,那就去安徽吧。”

叶剑英刚放下电话,头扎白毛巾,嘴角叼着烟蒂的陈永贵,人称陈大叔,主管农业的副总理,踱步进到了屋里。

叶剑英转过身来,问:“老陈,有事吗?”

陈永贵不请自坐,冒出一口烟,慢慢地说:“我想向老帅说一下安徽的事情。”

叶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陈说:“刚才有人跑到俄(我)的办公室,说安徽省委书记宋佩璋带领全省70多个县委书记,跑到大庆去参观学习。娘的,你说这是唱的哪出戏啊?宋佩璋脑袋瓜子是不是进水了?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这是毛主席他老人家定下来的规矩。他带70多个县委书记不去学大寨,而去学大庆,这叫什么事啊!叫俄这个管农业的副总理脸面都挂不住!俄是小学毕业,俄看他(宋佩璋)连小学水平都不够?中央该查一查他的老底!批‘四人帮’,他找客观理由,说没关系;学大寨不好好去学,反倒学大庆去了,这叫咋回事?中央是不是该给点颜色看看!”陈永贵讲这番话的时候,脚把地面捣得咚咚响。

叶帅说:“安徽问题是火烧眉毛了,也是到该解决的时候了!”

6月22日,中共中央决定:万里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安徽省革命委员会主任、安徽省军区第一政委。另有中央大员顾卓新、赵守一任副书记。

这一年万里61岁。

尔后,万里等三员虎将带着中央关于解决安徽省委领导问题的“尚方宝剑”,暗夜离开北京,“空降”到合肥走马上任,受命于危难之际。应该说这一着棋十分保密又十分出奇。(来源:领导文萃)



顶一下
(6)
60%
踩一下
(4)
4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