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战斗在金达莱盛开的土地上

时间:2013-09-02 11:19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陈素芸 王峰 点击:

在省城徽州大道上的兰州军区合肥干休所里,我们找到了四位曾经亲历过朝鲜战争的老军人:李玉堂、朱鹏祥、朱凡和洪一宁。他们都是来自一个部队——解放军第21军。这些已近九旬的老人,对于60年前的那场战争,尘封多年的回忆渐渐打开了……

入朝两个月打响第一战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一说到抗美援朝,曾经是21军政治部直工科副科长的李玉堂老人不禁唱起了那首我们耳熟能详的旋律。老人的脑海中又浮现了漫山遍野盛开的金达莱。

1953年,已经接近朝鲜战争的尾声。李玉堂告诉我们,其所在的21军自从接受命令入朝参战到朝鲜停战,只有短短的半年多时间。时间虽短,却与美军有了一次“微不足道”的小接触,这一仗就是鱼隐山战斗。

鱼隐山东侧有个高地,是中线的咽喉要地,战略位置也非常重要。据李玉堂介绍,这座高地有938米,整个山头光秃秃的,沿交通壕走时,黄土松软,是敌我争夺时,敌方的炮火深翻造成的。正是由于其重要性,敌我双方布下重兵争夺,这一块要地也造就了英雄阵地的称号。据了解,这块阵地曾是21军61师181团1连的主阵地,当初夺下这里,181团共伤亡了6位连长、数百名战士,最后只剩下28人了。“人在阵地在,只要我们还有一个人,也要守住这个阵地。英雄阵地绝不能在我们的手里丢失!”李玉堂回忆着当初交接阵地的誓言。

对于那次战斗,李玉堂介绍说,敌人的空军虽然占尽了优势,仗着钢铁和空中优势,每天对我们的阵地前沿倾泻大量的炮弹和炸弹。“鱼隐山的地形有利于隐蔽,我们与敌方的正面不到200米,肉眼都能看到对方的一举一动。”加上有朝鲜人民军的配合,我军阻止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始终不能让敌人突破一次。

据李老介绍,1953年7月那个夜晚,雨下得特别大,在我军强大的炮火支援下,181团3营将士一举攻占了鱼隐山一侧的三个高地,全歼美45师一个加强排,共毙、伤美伪军480余人,俘虏美军3人,李伪军5人,缴获各种机枪9挺,自动步枪53枝,击毁敌坦克2辆,取得了21军入朝以来最大胜利。

从7月9日进入阵地,到7月27日朝鲜停战,在938高地上我军整整坚守了18个日日夜夜,“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们用行动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我们对得起在此牺牲的战友。”回忆至此,李玉堂满眼里充满了自豪。虽然这次战斗规模相比较不算太大,但对于21军的全体将士来说,是一次珍贵的锻炼机会,同时也与朝鲜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两枚带血的苹果

中朝是山水相连的国家,两国自唐代就开始了各领域的交流,在明清两次抗倭斗争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当历史的车轮走到了20世纪50年代,朝鲜战争让中朝人民再次携手,肩并肩打击入侵的敌寇。

“山大国小,炕大屋小,裤子大褂子小,男的多女的少”,说到朝鲜人民,李玉堂想到了这句顺口溜。李老回忆道,我军进入朝鲜国土,严格遵守毛主席的指示,尊重朝鲜人民的风俗习惯,爱护朝鲜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至此,李玉堂回忆起一件让他至今难忘的事:因为阵地生活艰苦,有两个朝鲜小学生,冒着危险从后方送来两个苹果,等到了阵地,同志们发现苹果上都带着斑斑血迹。看到这两枚沉甸甸的苹果,将士们都沉默不语,谁都不忍心吃,最后没办法,排长切成36片,每人吃上一小块。

“停战后,我们的任务就是保卫朝鲜人民不再被欺负,帮助他们重新建设家园。”据李老回忆,1954年一年中,其所在部队就帮助朝鲜人民修建水渠2万多米。另外,部队还将退役的23匹骡马支援了当地人民,帮助当地插秧16万多坪。据了解,188团战士胡满堂冒死冲入火海抢救朝鲜儿童,187团警卫连在北汉江抢救翻船落水的朝鲜人民军战士等事迹,“威武之师,仁义之师”一时在朝鲜人民群众中传为佳话。

正是因为这种军民鱼水情,铸就了中朝友谊之花。“1958年回国时,朝鲜群众舍不得我们走,送我们回国的火车迟迟无法开动……”正说着,坐在一旁的朱鹏祥从包里小心地拿出一个铜碗:“瞧!这就是我临走时肃川的一户人家送给我留做纪念的。”1945年参军的朱鹏祥,今年已86岁了。其当时就驻扎在西海岸,对口支援肃川里,整个驻守期间志愿军为当地修建了托儿所、学校、电影院等场所。透过碗上擦拭得锃亮的光泽以及清晰可见的朝鲜文,看得出来,当时那个困难的年代,这种用鲜血凝结的友谊在朱老心中的分量。

后勤不利也要打败美国佬

对于战争的理解,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哈姆雷特。但是艰苦性残酷性是毫无疑问的共性。战争就意味着流血,战争就意味着死亡,战争就意味着失去。说到战争的艰苦,坐在一旁的朱凡老人打开了话匣子。

朱凡是1949年9月份参加部队的,先前在21军61师181团从事文书工作。“朝鲜战争我们最大的困难就是后勤保障,这场战争的残酷性是我们曾经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不曾有过的。”或许是长期从事二线后勤工作,朱老有着自己的理解。

据朱老介绍,朝鲜地区极冷。有时部队为了作战需要渡过江河,为了不让敌人发现,除了重装备外,其他人员都是游过去的。由于条件有限,很多士兵去朝鲜都是穿了件单衣,很难扛得住那里的严寒。往往一个连过去,还未发一枪已经死去十来个。二是弹药缺乏,虽然已经解放了,国内在大力制造武器弹药,前线还是缺乏,特别是一些技术装备。加上我们没有足够的运输车辆,很多时候我们围住了敌人却没有足够的弹药最终让其突围跑掉。

“长时间不换衣服,不洗澡那是正常的事情,身上长满虱子臭气难闻也都见怪不怪了。”李玉堂回忆道,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吃饭喝水。炊事班将物资运送到前线有时要冒着危险越过几道封锁线,如果不能及时运送,战士们就只能吃压缩饼干,就着口水干咽下去。李老告诉我们,一次炊事班给二排送水,被敌人的机关炮打穿了水桶。没有了水,有的同志渴得实在难以忍受就喝了自己的尿。

“打仗打的就是后勤保障,我们面对着的可是武装到了牙齿的美帝。但困难吓不倒我们,胜利也最终会属于我们这一方!”92岁的洪一宁也忍不住激动起来说道:停战协议是1953年7月27日10时签署的,当日22时生效。在协议生效前,我们一股脑儿将所有的炮弹打了出去,把那些准备庆祝停战的美国鬼子提前送回了“老家”。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