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军威是打出来的

时间:2013-09-02 11:20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周伶俐 吴熹 点击:

这场战争有着划时代的深远意义,即使在今天,同样意义重大。志愿军入朝把美军从鸭绿江赶回三八线,它说明中国人民能击退任何来犯之敌。志愿军陆军、空军都在战斗中成长壮大起来,这表明中国人民能在任何战争中学习战争并赢得战争。

空军15师组建迫在眉睫

1951年1月12日,我和一大批知识青年来到了杭州笕桥机场,这里刚组建了空军第六预科总队。八个月的强化训练后,我们开赴东北公主岭机场。

自志愿军陆军入朝以来,和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展开了殊死战斗。凭着我军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精神,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但是由于制空权被美军掌握,志愿军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志愿军迫切需要一支自己的空军部队,夺回战场上的制空权。

公主岭机场里正有一支歼击机第15师组建,由陆军里抽调来各级干部组成领导班子和指挥、通讯、后勤等机构,但缺少有文化的干部,就由我们这批新参军的知识青年来充实。飞行员也是从陆军中挑选历经战争考验,年富力强的战士和干部送到航校进行突击培训。飞机是苏联援助我们的,他们把当时最先进的米格-15送来了。苏联专家也来了。15师这样组建起来了。

飞行员驾驶双座的教练机,由苏联教官带飞,先飞速度较低的雅克-90喷气机,然后飞米格-15战斗机。飞行员学习都很认真刻苦,短时间就掌握了起飞降落的技术,苏联教官也很惊讶。很快大家都能放单飞了。接着是进行编队飞行训练,双机编队、中队大队编队直到全团整师的编队,还有打空靶、特技飞行等等课目。

1952年1月12日我们匆匆忙忙结束训练,开赴前线机场参加实战。来到鸭绿江边,我闻到了战争的气味。

看准敌机迎头冲上去

每天天一亮,地勤人员就把飞机准备好,拉到跑道一端的停机坪上,排列整齐、整装待发。距跑道不远,停了一辆卡车,这就是现场指挥塔台,车上有两张桌子,桌上有喇叭、麦克风,首长就在卡车上用它和飞行员对话,指挥飞机起降。还有两部电话机,可以和雷达站、前线指挥所通话。我就在塔台旁边工作,负责每架飞机的起降记录,以及每天的飞行日记。

飞机起飞后在空中编好队形,就向着敌人来的方向飞去迎敌,由带队的飞行员和空联司指挥。雷达员连续不断地报告敌我双方的相对位置。接近敌人时,必须比敌人早一步发现对方,才能采取主动。当时飞机上没有装雷达,要发现敌机全靠用眼睛仔细搜索。一旦发现敌机,我们的飞行员都会勇敢地迎头冲过去。这一招常常把敌机弄得晕头转向。敌机的队形会被冲散,从而使我机占据有利位置向敌机发动攻击。

战事频繁,飞机每天都要起飞去打仗,有时抬头就能看见空战。15师第一次参加实战锻炼,我们由已经多次参战有经验的部队带领、跟着他们一同去出击。以老带新,经过两次实战后我们师就去带新投入实战的兄弟部队了。就这样人民空军一批一批迅速发展壮大起来。

残酷的战争里英雄无畏

飞机装的油料有限,所以飞机在空中飞行的时间也有限,但他们往往因集中注意力追击敌机,而忽视自己飞行了多少时间。指挥员会根据记录的飞行时间和距离及时命令飞行员返航。起飞出发时飞机一架接着一架,返航时就是零零散散的了。回来一架我就记录一架。大部分时间飞出去多少架也能回来多少架。

但是战争是残酷的,有的时候会有个别飞机没有按时回来。指挥员就会不断呼唤他“返航”。随着时间极限越来越近,大家越来越焦急。有飞行员没有回来,全师上下都会提心吊胆。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我们的飞行员都能安全跳伞被地面人员救起,护送回来。

15师的战绩很好,飞行员、地面人员都在战斗中锻炼出来了。有个飞行员叫韩德彩,他刚到十五师时和我一样只是一个17岁的小鬼,是一个僚机飞行员,经过实战,他击落敌机五架,其中有一战就击落两架,还有一次把美军双料飞行员费席尔击落,被评为战斗英雄。十五师还出了一个无脚飞将军孙忠国,他击落击伤敌机三架,自己双腿受伤截肢,经治疗居然重返蓝天。

中国空军在战争中迅速壮大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议签字,打了两年零九个月的战争结束了。

这场战争有着划时代的深远意义,即使在今天,同样意义重大。志愿军入朝把美军从鸭绿江赶回三八线,它说明中国人民能击退任何来犯之敌。志愿军陆军、空军都在战斗中成长壮大起来,这表明中国人民能在任何战争中学习战争并赢得战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志愿军空军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在战斗中锻炼出10个歼击师21个团,还有轰炸师等。战斗起飞2457架次,中国飞行员以平均只有在空中飞行200小时的短暂经历,抗击了有2000小时空中飞行经历的老练美军飞行员。我军击落敌机330架,击伤95架。我军被击落231架被击伤151架,空军有116名空勤人员牺牲。空军总计参战人员有飞行员784名,地面人员59733名,我是六万多人员中的普通一兵。

抗美援朝为中国迎来了一个和平安宁的建设时期。。中国人民让全世界刮目相看。

记者手记

君子外柔内刚

在我市岳西路一处安静的民居,我们看到了一位清瘦而硬朗的老人,他笑容温和,看起来十分和善。他就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空军老兵吴熹。

吴熹196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随后奔赴祖国大西南,投身大三线建设战线,曾被国务院授予有突出贡献的知识分子称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在他漫长的科研生涯中,几乎没有人知道在此之前,他曾亲历抗美援朝战争,是一位当之无愧的军人。

在我们交谈的过程中,吴老一再强调这场残酷战争的意义,以及不论在什么年代,我们每个普通人都必须保持这种不容外强侵犯的强硬立场。

而在谈及个人工作生活时,吴老展现出随和幽默的另一面。80高龄的他,记忆清晰、耳聪目明,谈起往事来让人身临其境,言语间充满宽容与风趣,他不像人们印象中研究科学的工程师那般严肃刻板,而是一个始终在呵呵笑着、对人对事毫无怨尤的随和老人,像是我们常在水墨画中看到的长袍宽袖、不涉俗世的诗书君子形象。

就是这么一位性格温和的君子,在他18岁高中毕业那年、在祖国遭受外侮时,毅然瞒着老母亲报名参军,8个月强化训练后就上了战场,与战友们一起御敌于国门之外。这场战争的残酷程度,是我们可以想像的。

两年多后战争一结束,得以安全回归地方的吴熹,重拾书本,并以一直优秀的成绩作底,考上了清华大学电机系,重新做回了一个书生、一个普通的祖国建设者。

半个多世纪后,而今和平年代,随着物质的繁荣、教育的普及,国民素质得以提升,这固然是社会的进步,但我们不能只满足于做一个正心修身齐家的谦谦君子,我们还须有君子的更深层内核:铁骨铮铮、治国平天下。

如此,我们便能做到像吴熹那样:君子外柔而内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