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我们是攻打高平的排头兵”

时间:2013-09-02 11:31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周伶俐 陈素芸 点击:

五十出头的王定强,在肥西三河开着一间自行车行。这位走在古镇青石板路上、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小老板,言语间常露憨厚的微笑——这使人难以将他与一场壮烈的战争联系起来。而当他与我们面对面,讲起30多年前的往事时,清晰的记忆、朴实的言语,把我们带到了1979年的2月,重现一幕幕真实而不乏残酷的战争画面。

两个小时攻下山崖口

王定强那时不到20岁,刚刚高中毕业,1978年10月份参军到了河南洛阳,属43军129师387团。他们这批兵一入伍就下了连队,发领章帽徽,练习打靶。1979年2月,部队接到通知开赴广西执行任务。当时王定强心里就有所预感,因为广播里天天播放越南人频频入侵我国领土,进行武装挑衅,几个月时间打死打伤我军民300余人的消息。

387团到达广西后驻扎在那花公社。2月16日晚上,团长召开参战会,宣布许世友将军的“十大杀令”。虽说战士们几天前都已陆续剃了光头,预感到了战争的逼近,而这一刻真的到来时,怎不令人感到十分紧张。

这一夜,王定强没有合上眼,与几位河北、浙江籍的战友聊着天,互相打气。大家都写了入党申请书,卷在被子里,存进仓库。王定强还在被子里另外夹了2元钱,作为预交的党费(当时战士的津贴是每月6元)。大家都做好了思想准备:如果回不来,那一纸入党申请书,就算遗书;那捆背包,就算遗物。

2月17日早上6:18,王定强准确说出了这个时间,这是他和战友们出发的一刻。部队迅速来到边界线,埋伏在丛林之中。

与此同时,我军集中炮火向越南阵地展开半小时密集轰炸。万炮齐轰,枪声密密麻麻连成一片;火箭炮弹拖着尾巴呼啸着从头顶飞向越南的军事目标,发出巨大声响和光亮,整个大地都在颤抖着,场面十分震撼。

中午1点钟,作为打穿插战的先头部队385、386、387团接到命令:拿下老崖口,打通4号公路。王定强所属的387团与左侧385团、右翼386团,形成一个锐利的三角阵势,先头发起进攻,此战即“山崖口战役”。

三崖口地势险要,形状像一个葫芦口,外小内大,三条路交集于此,驻有越南兵100多人,有男有女,个个凶猛异常,我军必须打通这个山崖口,才能到达4号公路,并向前到达七溪县,进而攻取目标地——高平。所以,此崖不拿下,后面大部队就会在此受阻。

战斗从1点钟打到3点钟,计击毙越军30多人,余者逃窜,我方也有伤亡。在这场厮杀中,我方并不占优势,因为越南人惯于打游击战,在与美军交战32年后,全民皆兵,战斗经验丰富。另外,此地山峰密集,一山连着一山,一洞连着一洞,许多阵地都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隘之处。我方战士完全是凭着勇猛的战斗精神,奋不顾身往前冲,硬碰硬地打完了这一仗。

深陷密林两三天

攻占了老崖口后,我军却陷入迷魂阵一般的山林之中,因此地山石富含磁矿,指南针失去了作用,整整转了两天,也没有找到出口。此时战士们所带干粮和水都已经所剩无几,而后勤部队还没有及时跟进,王定强他们只好在地里胡乱找些南瓜生吃,从积水凼里舀些水,放一粒消毒药片,聊以解渴,哪管凼边就汪着牛粪。

虽说是攻克了山地,危险还是时时存在的,王定强对此记忆尤其深刻。山地皆斜坡,几无平地,半夜露宿时就在坡上挖一小坎,把自己嵌进去。有一晚王定强正仰着脸休息,突然一发子弹打在他翘起的帽檐上,把他惊出一身冷汗。后来战士们又学会了用随身携带的工兵锹挖“猫耳洞”。所谓“猫耳洞”,是一个可容一二人曲身而卧的小洞,因其呈“L”形,可防子弹或炮火飞溅。此洞后来经老山前线英雄事迹传播,广为大众熟悉。

终于在20日,387团找到出山路口,截取4号公路,前方目标锁定七溪。七溪县是387团穿插路线上必须经过的一个县城。说是县城,早已成了一座空城,敌人盘踞在703和608高地,经过激烈的战斗,我军拔掉了这两根钉子。此役因敌人在暗处、我方在明处,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高平市只有我们一个普通镇子大小,离越南首都河内只有60公里,将它收入囊中,是我军的重要战略部署之一。

攻打高平,我军派出了两个师的兵力,在王定强的记忆里,这是最为惨烈的一战。总攻从21日早上5点钟发起,先是炮火猛攻,此地的许多建筑当初都为我国所援建,此时却成为敌人攻击我们的掩体,于是,万炮齐发。

387团在这场战斗中仍是冲锋部队,他们是带着红旗上战场的,誓把红旗插到敌人的心脏上去。

越南人负隅顽抗,特别是女兵,深知我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政策,出人意料地赤身上阵,利用我军士兵稍一回避的瞬间便开火,白白牺牲掉我们不少年轻的战士。

此外,越南人把我国当初援助的机枪,手柄从下侧改到右侧,这样他们一手抱树一手扫射,行动迅捷如猴子,对我军也造成不小的杀伤力。

这一战一直打到下午,我军终于攻克高平,把猎猎红旗竖立在市政府的楼顶之上。与此同时,攻打谅山一线也在艰难而稳步地推进。战争持续到3月5日,打下谅山,我军圆满完成战略部署。王定强与他的战友们随部撤出越南。

对越自卫还击战第一阶段宣告结束,在给越南政府极大打击的同时,也向世界宣布:中国领土和主权不容任何侵犯,来者必诛。

战友相聚慨叹万千

王定强说,那一年三河镇有62人参军,第一批去前线的就有24人。幸运的是,他们大多安然无恙地回到了家乡,作为那个时代最可爱的人,开始了平淡而珍贵的和平生活。

戴宏升,是王定强的老同学、老街坊,更是同生死的战友。当部队深陷老崖口的密林里时,戴宏升因饥饿瘫坐在树下,眼看就要掉队,恰遇从此经过的王定强,掏出两块饼干兑些水,使戴宏升重新站起来,跟上了部队。如今两人同在三河老街上做生意,时常碰面,感情深厚非同寻常。

而在戴宏升的记忆里,最感痛惜的是一位湖南的小兄弟。一发炮弹爆炸后,戴宏升只听他叫:坏了,我被炸到了!戴宏升爬过去一看,“小兄弟”一条腿血肉模糊,会一些急救常识的戴宏升剪开他的皮带一看,大腿动脉已被炸断,血如泉涌,戴宏升摸出急救包给他作了包扎。幸好南宁师范学校的志愿者医疗队路过,将“小兄弟”抬了回去。

因为伤员太多,肢体没有炸断的伤员被挂上绿牌子,延缓治疗,直到一周后,“小兄弟”才被送上手术台,没想到一脱靴子,腿上的肉都跟着掉了下来——因包扎过紧,他的下肢已经坏死了,最后只好截了肢。一谈及此,戴宏升的眼里泛起了泪光,“太可惜了,要是我在他身边,每隔两小时给他松一下绷带,他的腿是不会坏死的”。

战争是无情的,许多生命无情地逝去。而人是有情的,为了国家利益奉献了热血和生命的老兵们,值得我们珍重和关怀……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