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安菜山革命斗争回忆片断

时间:2013-11-02 15:59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郭兴福 点击:

1948年春,刘邓大军胜利完成“千里跃进大别山”历史使命后,其三纵八旅二十四团、二十二团、十八团主力奉命北上,迎接新的战斗任务。新成立不久的舒城县地方革命武装独立营分成两支:一支由县委书记杜野坪率领,在城冲一带活动;另一支由县民主政府县长赵瑾山率领,在东、西港冲外线开展游击战。留在安菜山的后勤机关,有二十四团、二十二团、十八团的3个卫生队和一百多名伤病员、山炮连马队,二分区供给处被服厂、加工厂以及中共舒城县委、县政府机关的留守人员,由县政府秘书王晓清带领,住在安菜的小河湾。我当时才17岁,在县政府当收发员,我父亲、叔父和我弟弟都在卫生队服务。三纵主力撤离不久,蒋介石调集嫡系二十五军、桂系第七军、四十八军等进攻皖西北解放区。对我金寨、霍山、舒城、桐城、潜山、岳西等革命根据地进行疯狂“扫荡”,制造白色恐怖,妄图一举瓦解大别山革命力量,斗争形势十分严峻。

安菜山位于舒(城)、桐(城)、潜(山)三县交界处,山高林密,地形复杂,易守难攻,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早在红军时代,王进臣同志就在这里发展党组织,成立了安菜山党支部,播下红色种子。之后,杨震等同志一直在这里坚持游击斗争。1947年秋后,二野八纵及南下工作团进驻舒城,安菜山革命根据地得到了恢复和发展,八纵二十四团、二十二团、十八团的后方医院、二分区后勤机关和舒城县委、县民主政府常驻这里。群众基础好,党群关系、军民关系十分密切,出现许多拥军爱民、拥政爱民的动人故事。军民团结,同仇敌忾。敌人对于安菜山革命根据地又怕又恨,欲除之而后快。安菜山成了敌人“扫荡”的重点目标之一。

1948年5月,正值春耕大忙季节,国民党桂系176师纠集地方反动武装保安团、还乡队约3000多人,分别从庐镇关、晓天和潜山官庄,突然发动,分兵合击安菜山。敌军行动诡秘,所到之处,岗哨林立,严密封锁消息。一天早晨,我母亲去庐镇关称盐,一进街里,见行人匆匆,十分惊恐,原来是“广西佬来了!”听到消息后,我母亲转身就走,要赶回安菜山送信,但这时已经迟了,街四周已撒了敌人岗哨,只准进不准出。我母亲没有办法只好跑到住在街上的婶婶家,一看她家也住有军队。婶婶私下告诉我母亲:“176师正准备明早去打安菜山”。母亲很焦急,消息送不出去怎么办?后来,还是婶婶以她家中有小孩生病为由,一再请求,才在一个炊事员的帮助下,通过了三道岗哨,走出街外。她拐着小脚,一口气跑了三十多里,天黑时回到田畈的小河湾,报告了广西佬要进山的消息。得到消息后,王晓清同志立即召开会议,采取了应急措施:第一,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不要正面迎击敌人,要利用有利地形进行转移隐蔽,县政府留守人员要全力帮助卫生队和后勤机关,转移伤病员和物资,尽量减少损失;第二,立即通知卫生队、山炮连马队和二分区供给处,隐蔽伤病员,疏散物资;第三,民兵和农会组织要充分发挥作用,保卫伤病员生命安全,保护物资不受损失,随时侦察敌情,掌握敌人动向。王晓清同志最后说:“敌人这次突然袭击,估计时间不会太长,只要我们团结一致,紧紧依靠群众,就一定能战胜敌人,最后的胜利是属于我们的!”会议一结束,县政府留守人员和卫生队分为两拨,负责一百多伤病员转移隐蔽。我所在的一行有40多人,连夜从小河湾向桐城方向转移。天下着大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们摸着崎岖不平的山路,艰难地行走,到广兴店一位姓陈的群众家里,稍事休息。那位姓陈的老乡听说我们还要赶路,就把自家当隔间墙的竹篱笆拆下来,扎成火把给我们路上作照明用。当我们说夜行军用火把会被敌人发现目标时,他又主动地为我们带路。在他的引导下,我们来到陈家院子村农会主席陈怀德家。陈怀德又护送我们从后山攀上了大岩,天拂晓时,我们到了高家湾。王晓清同志确定了六个同志分成三组,分别潜入黄土关、郭家瓦屋和上树间打探敌情。我和李排长到黄土关找到了基本群众彭烟匠,他告诉我们:“昨天下午从潜山官庄来了一支国民党部队,封锁很严,只偷跑过来一个人,听说广西佬今天要打安菜山,其余情况就不清楚了。彭烟匠又为我们凑了几十斤大米和一些食盐。我们快步下了黄土关,刚下岭,就听到从水贵方向传来了枪声,敌人离我们不远了。我和李排长跑回高家湾,把情况报告了王晓清同志。快到中午了,我们一行人还没有吃饭,只得忍着饥饿,下百丈崖转到村干部程邦来的庄子,抓紧时间起火煮饭。这时,各路交通员传来消息,搞清了敌人兵分三路:一路是从庐镇关出发,经洪庙至小街子,分别由三捷关和上树涧、香炉山,直指安菜田畈;另一路是从晓天出发,经甘家岭、千家岭,再由小街子至田畈;还有一路从潜山官庄出发,绕水贵过黄土关,下百丈崖,与田畈的敌军回合。可是敌人到了田畈后,却扑了个空。什么也没有发现。其实,我们头天得到消息,就连夜转移了。

我们在程家庄起火煮饭,正在开饭的时候,敌人已到了一里开外的郭家瓦屋,鸡飞狗叫,枪声不断,气氛十分紧张。我们搁下碗筷就护卫伤病员撤离,上了后山。群众帮助我们收拾现场,敌人进庄时剩下饭桶来不及拎走,一位大嫂急中生智顺手用鸡罩将饭桶罩住,蒙过了敌人。我们从后山经周家冲爬上了脚庵大岗,山间云雾翻滚,白茫茫一片,山下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见牛叫声和狗咬声。我们估计这是敌人在抢掠群众财物。这时候,一阵大风刮过,茫茫云雾中裂开了一道缝隙,透过缝隙,我们看见山下通往水贵方向的路上,敌人象一群黄蚂蚁在蠕动,马上的军官好象一指长的小人骑在黄鼠狼上。又一阵大风吹来,云雾又合拢起来了。我们隐蔽在树林里,等到天黑才下了山,冒雨往回走,直到下半夜和二十四团50多名医护人员和伤病员会合了,一同折回周家冲。王晓清同志派我到冲口打探情况,我遇到来找我们报告情况的郭建业同志。他告诉说,这次敌人突然进山,并不十分了解军情,敌军在田畈会合后,没有发现目标,就派出特务,伪装成解放军,欺骗群众打探我军的虚实。其实,群众早就得到信息,一眼就识破了敌人的伎俩,故意告诉他们:“解放军大部队都在山上”。加之埋伏在山中的我山炮连马队向敌人不断袭击,吓得这些特务跑回田畈。敌人弄不清我军的虚实,怕遭到我主力的包围,赶在黄昏前,撤出了田畈。夜里不敢进村庄宿营,只得露宿在胡家河至水贵的山岗上,淋了一夜大雨。第二天拂晓时,向桐、潜方向退去。这次敌人兴师动众“扫荡”安菜山,只抢到群众几条耕牛和一匹惊跑的战马,其余什么也没捞到。我们在人民群众掩护下,保护了伤病员的安全又保住了物资未受损失。

敌人狼狈不堪地走了,我们安全地回到郭家瓦屋,经过短期修整,又转移到城冲同杜野坪同志率领的县独立营会合,开始了新的战斗。

(本文作者原为安徽省中医学院教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