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淮南大通万人坑见证日军暴行(下)

时间:2014-09-04 09:05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周洪 高勇 点击:

9月1日,国务院公布了第一批80处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作为安徽仅有的两个纪念设施之一,大通万人坑教育馆位列其中。

对于突如其来的荣誉,李文玉坦言,新闻来得太突然了,他自己和大通万人坑教育馆事先完全不知情。“我也是看新闻才知道的,当时看到了80处国家级纪念设施和遗址名录,我一个个地查,意外发现我们馆在里面,当时我也很激动。我问了省市文物局,他们也都不知道这个事情。”

“当年这里的矿工好多来自山东”

李文玉告诉记者,去年大通万人坑教育馆刚刚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为了申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教育馆做了几年的准备工作,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有较大的提升,但是他认为,馆里的陈设还很落后,还需要进一步的提升。“我们有一个大致的规划,但是目前仍在前期的调研阶段。”

大通万人坑教育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教育馆的展室里没有空调,夏天炎热,冬天寒冷,许多珍贵的文物仅仅存放于普通的玻璃柜中。

但是至少,这一次入围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让李文玉看到了新的希望。李文玉告诉记者,入围国家级名录,让更多的民众了解大通万人坑教育馆。认知度提高之后,会有更多人来参观,更多地了解这段历史。“以前我们的宣传确实不多,入围之后这几天很多媒体过来采访,包括一些学校过来举办活动。”

就在昨天下午5时15分,记者采访结束时,几位市民乘坐出租车来到教育馆参观。市民李先生告诉记者,他是淮南人,叔叔从山东过来走亲戚,他们一家特地带着叔叔过来参观,“当年这里的矿工好多来自山东,所以我叔叔也特别想看看。”

76年前日军抢占淮南煤矿

由于淮南蕴藏着极为丰富的煤炭资源,此外淮南地处华东腹地,战略地位亦十分重要。自侵华以来,日军便对淮南煤矿虎视眈眈。1938年6月4日,日军侵占了淮南煤矿。

大通万人坑教育馆讲解员曹楠楠告诉记者,为了进一步给侵略中国提供物质支持,日军强制控制和掠夺淮南煤炭资源,并在淮南矿区实行了血腥统治。

日军在煤矿设立了一整套强化统治的组织机构。这个系统中的劳务系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机构,下设包工柜、逃亡监视哨、操入课(考勤、催班)、采用课(进用、解雇、管理)等。既管工人生产,又进行特务活动。广大工人视之如虎,称它为“老虎系”。从1938年6月4日日军占领大通后,到1945年8月日军投降,大通、九龙岗用掠夺式开采。

1938年,国民党军队炸毁了黄河花园口大堤,鲁、豫、皖等地遭受大水灾,饥民塞道。看到了机会的日本人开始在开封、郑州、德州等地设立招工处。这样,成千上万的逃荒农民及失业工人被一步步地骗到了淮南。据不完全统计,仅1941年3月至1944年6月的3年零3个月中,日本侵略者通过各种手段“招”来的劳工就达7万多人。

煤矿就是阎王殿

据曹楠楠介绍,大通煤矿除设有碉堡外,还设有监狱、刑场及两座水牢。日本人用监禁、拷打、屠杀等野蛮手段来统治和迫害工人,常用的刑罚有电刑、刀刺、火烧、活埋、狼狗咬、立站笼、灌凉水、灌辣椒水、坐老虎凳、装入麻袋抛到河里,等等。

1941年冬,日军一次将260名矿工装入麻袋,投入淮河。日本特务经常以“企图逃跑”、“破坏矿山”、“通共产党”、“闹罢工”、“不是良民”等罪名,将工人严刑拷打,逼供治罪。“当时,矿上和矿外的人经常能听到受审矿工们凄惨的叫声,还有日本人魔鬼般的吼叫声。”

在严密、残酷的高压统治下,矿工们过着非人的生活。矿工们说:“煤矿就是阎王殿,进矿处处鬼门关。”

矿工在煤矿里一天至少要工作12个小时,有的矿工甚至要工作长达16小时。井下采煤环境十分恶劣,工具也十分落后,上行出煤时工人跪地,背着车绳爬着向前拉,干活赤身裸体,一班下来,肩膀上皮开肉绽。

由于通风不佳,矿井下常年高温,污水横流,浊气难闻。因事故频发而葬身矿井的矿工不计其数。

1943年春天,井下西四石门发生瓦斯爆炸,日军明知里面有许多工人,但他们不仅不予抢救,反而在石门口垒起一道防火墙,40多名矿工被活活闷死在里面。

上万名矿工命丧煤矿

1942到1943年,淮南煤矿发生了严重的瘟疫。大通万人坑教育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次的瘟疫导致上万人死亡,形成了今日的万人坑。

在日军的凶残统治下,矿工们的生活非常艰苦,吃的食物不健康,下井后只有污水喝,加上各种传染病的流行,矿工开始大批死亡。

1942年,一种传染病突然袭来,矿工们的症状为高烧不止,四肢抽筋,全身起斑,上吐下泻。日军担心病患会影响其他矿工下井,就将患病的工人集中到一起,设立“大病房”,名义上治病,实际上是催命。

大通矿设有两处“大病房”,其东门外的一处使用芦席、竹笆建造,设有铁丝网和岗哨,不准病人出门和家属探望。四间房子塞了七八十人,病人躺在铺上连身都不能翻,既无医疗护理,伙食又跟狗食差不多。

矿工们每天都有人死亡,最多时一天死亡73人。更为残忍的是,有的重病矿工尚未死就被抬出去活埋了。日军将大批矿工的尸体抛在南山一带。

1942年冬,一场大雪覆盖了淮南矿区,也掩盖了矿工的尸首。1942年春天后,随着大雪融化,尸骨露出,日本侵略者为掩盖其屠杀中国人民的罪恶行径,指使总监工王长明纠集日伪军警、汉奸等,用刺刀、皮鞭逼迫工人在南山挖了三条大坑,将漫山遍野的尸骨集中抛在其中,每抛一层尸骨,撒一层石灰,这样就形成了白骨累累的万人坑。

解放后,一些幸存的矿工站出来质证日军的暴行。老矿工王福然全家5口人,有4人的尸骨被抛入万人坑。胡继云全家于1941年被骗入大通煤矿,他的父亲在矿里含恨而死,母亲尚未断气也被抛入万人坑。

日本侵略者在淮南矿区进行疯狂的掠夺和残暴统治,推行惨无人道的“以人换煤”策略,导致一批又一批矿工成为他们的牺牲品。据日伪档案的统计资料,仅1943年的半年多时间内,死亡矿工就达13000人之多。所以在大通万人坑教育馆的第一个展厅里,墙上写着大大的13000。

李文玉告诉记者,大通万人坑教育馆不仅是日军侵华罪行的铁证,也是中华民族在争取民族解放斗争中进行的不屈不挠抗争的印证。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