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温家套惨案的前前后后(3)

时间:2014-10-08 10:52来源:巢湖晨刊 作者:秩名 点击:

三、血染“中秋”

“买安”以后,河口、温村放回去的民工到处喊逃难的人回村。汉奸朱维民又亲自跑到温家套三村见人就说:“皇军说你们礼轻意重,今后可以平安无事了。”善良纯朴的群众信以为真,陆续从巢湖南北回到村里,准备过“中秋”节,吃全家团圆饭。谁知万恶的日本强盗,却利用中国人民欢度传统节日的机会,对手无寸铁的温家套群众要动手大屠杀了。

农历八月十四日拂晓,小桥队长突然带领一百多名全副武装的鬼子和汉奸,分水陆两路包围了温家套。一路二十多人,由陆路从柘皋河大桥南下,埋伏在匡圩埂邱村南侧和河口对岸王家圩渡口;一路八十多人乘汽轮从巢湖至孙村湖滩上岸。三村南临白浪滔滔的巢湖,北接满是水的大匡圩,除仅有的一条圩埂外。群众无路可走。鬼子进了孙村,见草堆、房屋就烧;见人不管男女老少就杀;见人多的地方就扔手榴弹,一刹时,孙村烟火冲天,哭声震地,鬼子杀人手段十分毒辣,青年农民陈仕宏的妻子黄氏,只有三十几岁,被活挖两乳,用枪打死推入陡门口内;孙善武的奶奶,鬼子用枪尖将她挑着在火上活活烧死,身体被烧得蜷成一团,现状惨不忍睹;可怜的孙善科母亲已跑出村子一里多路,还被鬼子用枪瞄准打死。

在烧杀孙村的同时,鬼子有五十多人跑进了温村。刹时,温村群众惊慌万状。哭喊声、枪声、手榴弹声交织在一起,震耳欲聋,乱成一团。这个村子大,人口多,鬼子经过一阵大烧大杀之后仍感到村上的屋未烧完,人未杀尽,于是这群杀人不眨眼的强盗,立即更换杀法,他们将村外面的群众集中到场基上用机枪扫;村内的群众集中到几家园内扔手榴弹炸,片刻,村头上空,烟雾弥漫,尘土飞扬,血肉横飞。这时,村头巷尾,积尸成垒,血流殷地。人们四处逃命,以求一生。该村罗发华和温天柱领着七、八十群众逃到河口,准备撑船过柘皋河,哪知早在对岸的鬼子鸣枪射击,子弹乱飞,他们掉头带人向北面的邱村方向逃跑,又遭到埋伏在那里的鬼子用机枪扫射;再往回转,温村鬼子又迎头赶来,这时,逃命的群众无路可走,有的窜巢湖,有的下藕塘,有的钻粪窖,就这样也免不了惨遭一死,幸存者寥寥无几。

日本鬼子残忍成性,杀人手段令人发指。鬼子在温村烧杀中,发现温天金家后园内,有一个地洞通圩内,三个鬼子端着刺刀站在洞门口,喊出一个杀一个,因洞口有八尺多高的石头驳岸,杀一个,就掉一个到圩内秧田里,就这样一共杀掉十七个人,到十八个叫温天真时,他刚探出半个身子,鬼子一刺刀插入他背后,他来不及爬出,就死在洞口,堵住了洞门出路,鬼子怀疑洞内人还没有杀完,立即拖来几捆稻草,从洞门口烧烟熏,这时藏在洞里未出来的温长顺和他的儿子温天金,被烟火熏得眼水直流,喘不过气来,他父子两脱下上衣,将眼睛连头裹住,把脸紧贴地上,几乎熏死过去。鬼子最后认为洞里无人,才免遭杀害。惨无人道的日本鬼子不分老幼,见人就杀。温天科的母亲,带一个周岁的男孩在圩匡上逃命,几个鬼子追了上去,用刺刀迎面先将孩子妈妈戳死,接着又将孩子按捺在地,用刺刀在孩子肚皮上划长方格子玩,小孩痛得在妈妈怀里哭着乱抓,几个鬼子站在边上狂笑取乐。

河口是最后一个遭难的一个村子。鬼子未进村前,群众早已哭喊连天,到处乱钻乱跑。鬼子进村后,立即疯狂地进行烧杀。这个村有一个机器砻坊,楼上藏了八十多人,鬼子进屋听到有人声后,急速扛来几十捆稻草,堆在大门口放火,接着又向屋内扔手榴弹。楼上的人隐藏不住,就拼命往下跳,抢着从后门向匡圩水里跑,谁知几个鬼子躲在后门两旁,跑出来一个杀一个,杀得尸体把后门的驳岸下坡堆成六尺多高,血流满了几个坑土宕。更加残忍的是鬼子在机器砻坊屋内,从一个小孩的哭声中,发现了一个藏人的地窖,几个狠毒的鬼子,提了几桶柴油往窖内浇,后又点火把地窖内二十多人烧成灰烬。直到第二天春天,人们撬开地窖,里面未烧尽的衣物还有余烟味。

血腥的大屠杀,从早上开始,持续到下午三点多钟,在前后不到一天的时间内,素称鱼米之乡的温家套变成了一片废墟。到处是断壁残垣,焦土灰烬,尸骸累累,血迹斑斑。民谣:“温家套,遭三光,血染巢湖水,尸骨遍地堆”,就是这里的真实写照。

事后统计:全套二百七十户,烧毁房屋九百多间,被杀害群众三百一十二人,其中全家杀害的有十二户,四十五人。此外,烧毁停在巢湖边上的大民船十八条,衣物财产损失无法计算。劫后的温家套,已成了巢湖北岸的一个“无人区”。一些死里逃生的群众无家可归,大片土地无人耕种,到处是一片荒凉凄惨的景象。

一九四五年,日本鬼子投降后,温家套三村群众才陆续回来重建家园。但是国民党反动派根本不关心群众的痛苦,三村群众仍在苦难的深渊之中。

直到一九四九年,巢县解放后,温家套人民才获得了新生。党和人民政府无限关怀这里饱受苦难的人民,国家多次在经济和物质上给予大力支持,帮助群众重建家园。现在这里农田排灌和农产品加工早已用上了电力,家家户户安上了电灯,许多农户盖了新房。过去十年九灾的大匡圩,如今已成联圩,外面驳成石岸,变成了富饶的粮仓,温家套人民生活水平有了显著的提高。

为了纪念被杀害的群众,温家套三村人民,多次举行忆苦思甜大会,控诉日本鬼子侵略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教育子孙后代永远记住日本军国主义欠下的这笔血债。现在,这里建立了一座温家套惨案纪念碑,已成为巢湖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本文来源于巢湖晨刊,欢迎知情者告知原作者姓名)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