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父亲的抗战(3)

时间:2015-07-21 17:01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袁坤 李云胜 点击:

六八七团长张绍东发现这一情况后,马上命令正在打扫战场的三营长迅速抢占这个高地,粉碎日军意图。

九连在营长的率领下立即出发,当时情况很紧张,因为日军是先于我军出发的,同时还有老爷庙日军的火力掩护,已快接近山腰部。而我军的冲击路程较长,路上还不断遇敌小股部队的阻击。

李海燕喝了一口茶补充道:“不过幸运的是,九连的战士大都是陕北人,从小在黄土高原上跑惯了,所以爬高低不平的山坡如履平地。但是日军没有山地奔跑经验而且他们穿的大皮鞋特别厚重很难跑起来。最终还是我们先敌十几米的距离登上了山地。”

李承民点点头:“父亲第一个冲上山顶,据他自己说是连敌人的眉毛都看得很清楚,机枪来不及架端在手上就向敌人扫去。渐渐地,老爷庙守敌的掩护火力也如同雨水般泼向九连占据的高地。那时敌人也已经意识到这个高地的重要性,决定和八路军决一死战了。不过地形对敌人是很不利的。这个高地虽然并不十分高,但面向沟底的一侧坡度非常陡,人空手行进都很困难,对全副武装又穿着笨重皮鞋的日军来说更是难上加难,由此他们的数次冲锋都被九连居高临下地打了下去。”

李承民说,随后的肉搏战中我军的斗志被完全激起,很快把敌军全部消灭。

战争结束后,长长的山沟里到处倾翻着敌军的汽车,汽车上面和车轮下面都是敌人的尸体。公路的汽车上还满载着弹药、被服、粮食、饼干、烟酒、罐头等。

父亲不知罐头为何物,经原东北军的战士示范才用刺刀撬开后吃上了牛肉罐头。

父亲说那个香味,那个好吃,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钦佩——身上的弹印是永远的勋章

受伤对战士来说再正常不过,李海燕说,小时候,印象最深刻的是父亲身上的一道道伤疤。

“父亲是二级伤残军人。他受过无数次伤,身上弹痕累累,有的伤疤甚至能连成一排一排的。但是每次他和我们说到过去、聊起受伤经历时都非常平淡。”

李承民紧跟着回忆起父亲生前对他说的一事儿:“红军时期,父亲是机枪手,很容易成为敌人的目标,但他依旧随时随地冲锋在第一线。有时候打完半盒子弹他就需要转移,有一次敌人冲上来得太快他没来得及撤。一颗炮弹直接落在他的两腿中间,哑雷,没炸,捡了一条命。”

小时候父亲还跟孩子们开玩笑说:“那颗雷要是炸了可就没有你们咯。”

提到父亲身上的伤李海燕就止不住叹气:“父亲最后是因为肺部不断出血去世的。这也是在平型关一战中留下的病根。在第二次收复平型关的战役中,父亲胸部中弹受了重伤。那时候医疗条件太差,完全靠自己硬撑过来的。虽然命是保住了,肺却一直没好过。一个身体强壮的陕北汉子最后却落得整天咳血。但这也是父亲一辈子的勋章。”

难过——并肩战斗的兄弟倒下是永远的痛

 

平型关之战是抗战以来中国军队的首次大捷,粉碎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平型关之战是抗战以来中国军队的首次大捷,粉碎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李海燕说即便父亲受再多再严重的伤,也没在他脸上看到过痛苦和难过。而父亲心里唯一的伤疤,便是那些和他一起并肩作战却没活着回来的兄弟。

父亲姑表兄弟中有五个参加了革命,其中一人在红军时期牺牲了,余下有三人也在平型关战役中牺牲了,遗体被埋在了平型关。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