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我的父亲与淮西独立团(3)

时间:2015-08-03 11:12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付镇铖 李云胜 点击:

智取杨老圩

杨家庙是下塘集、古楼岗、庄墓桥、吴山庙四个日军据点的联络枢纽,被敌人视作战略要冲。杨老圩就位于杨家庙以北约两华里处,战略位置十分关键。

“我军曾经三次摧毁了杨家庙的伪军据点,但后来日军加强防务,派了名叫李祥荣的伪军连长带了一个连驻扎下来,还把驻地迁到了杨老圩,把百姓都赶走了,还筑起了工事。”

杨老圩戒备森严,距离日军炮楼又很近,攻取的困难很大。杨力国说,他父亲杨效椿与团党委经过研究决定,只能智取不可强攻,派人打进敌人内部,里应外合夺取据点。

甄宜亮同志是一名党员,一直从事秘密工作但未暴露身份,对外的身份是个生意人。

“老甄发现伪军中有个班长叫范家耐,为生活所迫参加了伪军,为人有正义感,便向他有意无意地灌输抗日的思想。后来范答应协助我父亲他们拿下杨老圩伪军据点,并约定在其班执勤时动手。”杨力国向我们介绍说。

杨效椿得知这一消息大喜过望,当晚便与李国厚团长带着两个连,来到了杨家庙南面的四区委驻地赵家岗,同四区区委书记孙祝华研究制订了作战方案。

次日便是范家耐的班执勤,按照方案,淮西独立团悄悄潜伏在杨老圩的周围,等待范的信号。

当天正逢下雨,范家耐接岗后便鼓动士兵们在岗楼里打牌。就在范班士兵们玩得正痛快的时候,老甄带着几名短枪手先进了圩子,缴了范班士兵们的枪。

大部队随后冲进圩子,包围了连部和营房,不费一枪一弹俘虏了所有伪军,平日里耀武扬威的伪军连长李祥荣也乖乖被俘。

杨老圩这一仗,杨力国父亲的部队一枪没发,在日军眼皮底下,俘敌100余人,大获全胜。从此,杨家庙的伪军无力回天,日军也只能龟缩在碉堡里,狠狠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深受百姓爱戴

杨效椿和他的淮西独立团在当地百姓心目中威望很高,很受百姓爱戴。老百姓亲切地称呼他为“老杨头”。

如此得民心不仅是因为部队常打胜仗,与严明的军纪也不无关系。

“我父亲他们部队从不扰民,行军都是驻扎在村外,从来不打扰老百姓的生活。”

杨力国说,他的父亲平时很关心老百姓的疾苦,遇到有困难的群众,都要帮一把。空闲时间便和老百姓促膝长谈,倾听老百姓的愿望。

有一次,驻淮南路下塘集的伪军师长沈均儒率部到淮西抗日根据地骚扰,被独立团打垮。我淮南津浦路地区的《新民主报》刊登出战斗捷报,称沈为“沈骚子”。

沈得知恼羞成怒,骂道:“他叫我沈骚子,我叫他老羊头!”此事被当作笑话,广为传播,“老羊头”或“老杨头”的称号便传开了。

“我父亲和战士们总是打成一片,很关心战士们。部队上有时为他单独开伙食,他总是分给战士们,并且经常和战士们一起吃大锅饭。”杨力国说,他的父亲杨效椿生活始终艰苦朴素,从来不喜欢搞特殊。还经常教育干部和战士,对百姓说话要和气,不能占群众的便宜,不能干违反国家政策的事。

有一次,杨力国的父亲看见一个战士提篮咸菜,就问:“这是哪里来的?”

战士说:“群众送的。”

他说:“这是违反群众纪律的。”

立马让指导员带着那位战士送还群众,并要他向群众赔礼道歉。

一支胜利之师,少不了英明的领导者,也少不了民心所向。回忆杨效椿与淮西独立团的桩桩往事,既是缅怀英烈和那段战争岁月,更是要告诫人们居安思危,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付镇铖 李云胜/文 高勇/摄)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