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古代人物 >

忠厚长者孔车(2)

时间:2009-12-25 16:03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彭劲秀 点击:

主父偃当年北游、西游到处碰壁。受尽冷落、拒绝、歧视、排斥和屈辱,得志后竟产生畸形的出气、补偿和报复心理,他不自量力、不择手段、不计后果地上下搏击,四处树敌,以至“大臣皆畏其口”,对他既怕又恨。当有人说他“太横”时,主父偃直言不讳地宣称:“臣结发游学四十余年,身不得遂,亲不以为子,昆弟不收,宾客弃我,我厄日久矣。且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耳!吾日暮途远,故倒行逆施之。”如此公开宣称自己违反常理,倒行逆施,说明主父偃的一些行为确实是在出气、报复等畸形心理的指导下作出的。

元朔年间,主父偃拜为齐相。此公对百般逢迎他的宾客下达逐客令:“始吾贫时,昆弟不我衣食,宾客不我内门,今吾相齐,诸君迎我或千里。我与诸君绝矣,勿复入偃之门”!他在揭发燕王定国的阴事之后,又揭发齐王的阴事。齐王不得脱身,恐重蹈燕王论死的覆辙,终至自杀而死。

当年主父偃揭发燕王阴事,立了大功。然而此一时,彼一时也。这次揭发齐王阴事,主父偃却因此而触犯了汉武帝的逆鳞。他勃然大怒,认为齐王自杀完全是主父偃胁迫所致,于是下令将主父偃逮捕下狱,主父偃承认自己接受过诸侯的贿赂,但并没有胁迫齐王自杀。

汉武帝怒稍息,念及主父偃的才干和功劳,本欲不杀,但是早被主父偃得罪了的御史大夫公孙弘在一旁火上加油说:“主父偃本首恶,陛下不诛主父偃,无以谢天下。”于是汉武帝下令族诛了主父偃。《史记》中说公孙弘“为人意忌,外宽内深”。凡是得罪了他的人,他“虽详与善,阴报其祸。杀主父偃,徙董仲舒于胶西,皆弘之力也。”说明主父偃之死是公孙弘挟嫌报复、落井下石的结果。

从穷困潦倒、备受冷落到一年四迁、权倾朝野,又到获罪下狱、祸灭九族,直至暴尸荒野、无人收葬,主父偃走完了他大起大落、忽荣忽辱的人生之路。《史记》中说:“主父方贵幸时,宾客以千数,及其族死,无一人收者,唯独洨孔车收葬之。天子后闻之,以为孔车长者也。”司马迁走笔至此,不禁无限感慨地写道:“主父偃当路,诸公皆誉之,及名败身诛,士争言其恶。悲夫”!

我无意对主父偃的功过是非加以评论,但对孔车的为人品德深为钦佩。主父偃权倾朝野、红得发紫之日,孔车未曾趋炎附势,献媚取宠;主父偃名败身诛之时,至亲好友和势利小人或避而远子,或争言其恶,或落井下石,以至暴尸荒野,无人收视,唯独孔车在世态炎凉中冒着杀身之祸收葬主父偃的尸体,实在是难能可贵的。

孔车何许人也?《史记》中只说“唯独洨孔车收葬之。天子后闻之,以为孔车长者也”。仅此而已。注释也只说:“孔车,氵[KG-*2][”,”交人也”,仅此五字而已。翻阅历代史书,凡谈及孔车的也只有他在“士争言其恶”的世俗之见中冒着杀身之祸收葬主父偃一事。说明孔车不是王公大臣,不是文官武将,不是封疆大吏,也不是饱学之士,他毕其一生都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功业。但是,此公有人格,有正气,敢为别人所不敢为。司马迁写《史记》惜墨如金,对许多达官贵人不屑一顾,不着一字,而将一个极为普通的布衣草民孔车收葬被朝廷族诛的罪臣主父偃一事写进千古不朽的《史记》,体现了中华民族鄙弃趋炎附势,崇尚人格正气的传统美德。鲁迅先生曾说:“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见胜兆则纷纷聚集,见败兆则纷纷逃亡。”孔车敢于收葬被汉武帝下令族诛的主父偃,的确是一位有胆量、有血性的好汉,而汉武帝对收葬罪臣的孔车不仅不予加罪,反而尊称为“长者”,多少也体现了刘彻政治家的胸怀和气度。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