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古代人物 >

诗人知府张士范

时间:2010-06-25 20:05来源:池州日报 作者:吴汉卿 点击:

自唐以降至清末的千余年帝制社会里,州、府、郡、路的刺史、太守、知府、郡守几乎都由进士出身者担任,举人身份当担此职者实属极少数。清乾隆年间池州知府张士范就是这极少数人之一——举人出身。其所创业绩和留下的文学作品较之进士出身者毫不逊色,反比许多前任、后任胜出一筹。

张士范陕西蒲城县人,雍正四年(1726)出生,乾隆十五年(1750)中举,后六次会试均名落孙山。乾隆二十七年(1762)朝廷招考内阁掌撰拟、记载、翻译、缮写的中书,张士范荣信被取录用。在这一任职岗位上勤奋工作,业绩出色,深得文渊阁大学士好评,由初授七品官晋升为五品朝议大夫,乾隆三十六年(1771)以朝议大夫衔擢任四品的池州知府。上任后亲课耕读,体恤民情,视士民如家人父子。上任当年,池州大旱,山丘农民普遍缺粮,只得剥树皮挖草根野菜充饥度命。少数饥民挖白色土粉与野菜相煮充饥,有富户上告巡抚,说是挖硫黄矿,巡抚责令张士范查处。张士范实地调查,核实是充饥的“观音土”。巡抚不信,张士范抓起一把白粉土塞入口中咀嚼几下吞咽腹中,巡抚信服,避免了饥民牢狱之祸。越一年,池州大水,沿江河湖农田淹没,房舍漂流于江河,张士范终日忙于灾害第一线,组织灾民在高地搭建棚舍遮风挡雨,又发动灾民捕鱼度日,开垦荒地广种旱杂粮,以秋补夏,储粮过冬,全州乡民顺利度荒。是年大水,府城南门通济桥冲毁,秋冬张士范与贵池知县商定,动员城内商贾和富户捐钱捐物,重建通济桥。共筹得一千二百余金,其中监生叶兆麟妻姜氏一人捐银六百两。年底动工,次年(乾隆三十八年)合龙,重建起一座七孔、二百七十尺长的石质拱桥。与此同时,整修翠微堤。原堤身低矮,经洪水冲刷,堤如锯齿,又坑洼不严,城乡人民来往艰难。三十八年冬,张士范指令贵池知县动员数千民工将翠微堤加高培厚,还在翠微堤南端,建亭一座,冠名采露亭,供过往行人休憩。齐山九顶洞南侧原于唐代建有翠微亭,后屡废屡建。康熙十年(1671)知府朴怀玉以无端的理由将这座八百余年历史的古亭拆除,近百年间无人重建。张士范上任后,百姓呼吁重建此亭,张士范觉得百姓要求言之有理,叹曰:“做事谋始,宜顺人情,人情所欲东,不能强欲西也”。他批评朴怀玉的枉为,尊重民愿,于四十年经多方努力、访得翠微亭原图样,在原废址上重建此亭,而且将先前的全木结构改为石柱大梁,以耐风雨侵袭。四十一年即他来池州第五年,他到府城西六十里的殷家汇察访,乡民反映,横穿殷汇镇上街与下街间有条垂直于秋浦河名叫里湾的河流,河上原有一座木桥,便利上下街行人往来,后木桥腐朽垮塌,行人只得乘渡船往来,十分不便,希望复建该桥。张士范觉得乡民要求在理,便责令贵池县和殷家汇镇官吏,募筹资金于当年动土在里湾河上建起一座五孔石质拱桥。石桥竣工通行之日,乡民给桥披红挂彩,敲锣打鼓,鸣炮奏乐庆贺,张士范将此桥命名永济桥,并亲笔撰写殷家汇及重建永济桥碑记。四十二又重修池州府儒学。儒学的学宫前原有牌坊三座,均为木结构,毁坏多年,行人不敢从牌坊下穿过;泮池上桥梁,两边栏杆已烂;两旁斋房梁柱已朽;明伦堂六根梁腐烂,大堂摇摇欲坠;圣殿基地独高,却又漏雨,且无围墙环卫。张士范详察其情,动员城内官商、富户捐款,共筹得千金,将腐朽的构件全部拆除换新,将圣殿修葺一新,并建造围墙,于四十三年竣工,他又亲笔撰写了《重修池州儒学碑记》。张士范在池州府任职期间,于三十八年(1773)延聘儒学编修《池州府志》,经六年精心撰编,至四十三年(1778)一部五十八卷由张士范作序的《乾隆池州府志》刊刻付梓问世。张士范在池州任知府前后十一年,是有史志记载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任知府,也是池州千余年间业绩辉煌,官民有口皆碑的清正廉洁的知府之一。乾隆四十七年(1782),张士范迁任芜湖观察,乾隆五十年(1785)“花甲”之年,奏准致仕,归蒲城故里。卒于何年,无考。

张士范不仅是位称职的官吏,而且是位文才出众的学人,爱好诗文,且擅长诗文。他于公余之暇,喜欢策马青山、九华诸胜游咏,俯仰古今歌怀啸志,寻嵇阮之酒垆,吟太白之篇什,为池州留下许多清新的诗歌和文采艳丽的碑记。本文择其诗歌数首,以飨今日读者。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