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古代人物 >

枞阳乡贤钱澄之

时间:2010-07-07 13:38来源:枞阳在线 作者:秩名 点击:

坊间论清初学术极盛者,往往并称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三大儒。张舜徽大师则以为“桐城钱澄之实亦不废大家,足与三人媲美。”张先生持论并非孤见,观诸伟奇教授彚录时人迄今评钱文字,可谓众口一词,连绵共识。桐城文学嫡传吴孟复先生干脆赞称:“先生高见空千载,故与渊明伯仲间。”

澄之身怀远志,才略干云,往来南北,闻见博洽,平生论文赋诗,深以为依傍古人为病,力诋一步一趋,尺寸不遗。近日读李瑄论著转载纳兰性德所及钱氏逸闻,颇能见出澄之孤怀高识和耿介个性。原文引自纳兰性德《原诗》:

近时龙眠钱饮光以能诗称。誉其诗为剑南,饮光怒。复誉之为香山,饮光愈怒。人知其意不慊,竟誉之为浣花,饮光大怒,曰:我自为钱饮光之诗耳,何浣花为!

按,纳兰性德,为康熙朝首辅之臣明珠长子,清初著名文人,史上最动人心怀的名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即出自其笔下。纳兰性德生前素喜与朱彝尊、陈维崧、姜宸英等名士交游,所述足可征信。

读者惊异于澄之诗的卓异不凡,因找不到更合适的话来表达心中的敬意,便以陆游、白居易、杜甫这三位公认的诗坛高峰梯次取譬,来赞美他,却不想招致他生气不领情,究其缘由,实非澄之慊然心不满足,而是论者没有看清他“自成其本人之诗”的真实面目。

“我自为钱饮光之诗耳”,窃以为,一者诗本有我,二者诗中显真,三者诗见创意。澄之我之为我,自铸体貌,自辟蹊径,独一无二,他与人不同,人与他相异,这是他诗歌个性鲜明、特立无侍的关键所在。澄之真人本色,表里如一,言为心声,语无革套,切近人情,此为遗民存道守节的根本要求。诗至澄之之当世,前有唐韵宋意、七子主流,明清之际的诗人欲破大家之矩镬、古人之陈言,艺术上必得再造与升腾。澄之学养深厚,气积势盛,能够有诸中形诸外,不期工而自工,显然是他才识骏发、经年累月不可控抑的结果。

所以吴孟复先生说,钱澄之“以哲人、志士、学者而为诗,其胸襟、眼界、学问、功力又足以管领风骚,转移风气。”吴先生又言:“舒黄天下奇山水,人物峥嵘左与钱。自古文章称气骨,源流考镜仗来贤。”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