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古代人物 >

话说朱粲

时间:2010-08-06 08:56来源:亳州晚报 作者:杨光 点击:

朱粲,何许人也?如果不读点唐史,今天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名字了。近日得到一本《亳州市志》(2000——2009)(评议稿),爱不释手。先看人物篇,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亳州历代名人,灿如群星,彪炳史册。蓦地,一个人名映入眼帘,他就是朱粲,文不太长,全引如下:

“朱粲(?——621年),亳州城父人,隋农民起义的首领。

朱粲初为县吏,后从军。大业十一年(615),聚众起义,自称“迦楼罗王”,起义后,其部迅速扩充至10多万人。从安徽转战到湖北,又打到陕西,由陕入川。一度归附李密,被李密任为扬州总管,封邓公。后率军与马元规对阵,战败。隋义宁二年(618),朱粲在鄂西拥兵20万,自称楚帝,建元昌达。其后率部攻邓州,破南阳。武德二年(619),降唐封为楚王。后又依附王世充,任龙骧大将军。武德四年(621),朱粲与李世民激战,战败被擒,被杀于洛阳。

朱粲传附于新、旧唐书《李子通传》之后。”

看起来朱粲是个人物,其实不然,他实有玷于“隋农民起义的首领”这个称号。让我们略引《资治通鉴》的记载来看看他的所作所为,同时指出文中的一些失实之处。

炀帝大业十一年(615):“城父朱粲,始为县佐史,从军,遂亡命聚众为盗,谓之‘可达寒贼’,自称‘迦楼罗王’,众至十余万,引兵转掠荆、沔及山南郡县,所过噍类无遗。”可见,朱粲曾任县佐史,不是县吏。朱粲行军路线图亦有误,他从军到外地,亡命为盗,不是在乡里起事,不能说“从安徽转战”,也从未“由陕入川”,山南不在四川。胡三省注:“山南者,长安南山之南。”

朱粲称楚帝是在高祖武德元年(618):“邓州刺史吕子臧与抚慰史马元规击朱粲,破之。……既而粲收集余众,兵复大振,自称楚帝于冠军,改元昌达,进攻邓州。”冠军,古县名,西汉元朔六年(前123)置。因霍去病功冠诸军,封冠军侯于此,故名。朱粲哪里是在“鄂西”称楚帝呢?

朱粲剽掠汉、淮,大军所过之处,“噍类无遗”,没有活着的人了。高祖武德二年(619):“朱粲有众二十万,剽掠汉、淮之间,迁徙无常,每破州县,食其积粟未尽,复他适,将去,悉焚其余资;又不务稼穑,民馁死者如积。粲无可复掠,军中乏食,乃让士卒烹妇人、婴儿啖之,曰:‘肉之美者无过于人,但使他国有人,何忧于馁!’隋著作佐郎陆从典、通事舍人颜愍楚谪官在南阳,粲初引为宾客,其后无食,阖家皆为所啖。愍楚,之推之子也。”朱粲乏食,就吃人,吃妇女,吃婴儿。隋朝的两名官员陆从典、颜愍楚朝为座上客,夕作盘中餐,全家都被吃了。屠刀下,哪管弱者悲惨的呼号,临死的挣扎。而且他还丧心病狂地说什么:人肉比什么肉都香,只要那个地方有人,就不怕饿肚子!

朱粲既降唐封为楚王,为什么又投奔王世充了呢?这中间有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高祖武德二年(619):“散骑常侍段确,性嗜酒,奉诏慰劳朱粲于菊潭。辛丑,乘醉侮粲曰:‘闻卿好啖人,人作何味?’粲曰:‘啖醉人正如糟藏彘肉。’确怒,骂曰:‘狂贼入朝,为一头奴耳,复得啖人乎!’粲于座收确及从者数十人,悉烹之以啖左右。遂屠菊潭,奔王世充,世充以为龙骧大将军。”菊潭,大业初属南阳郡,因境内有菊水得名。一句戏谑语,一场人间悲剧发生了。

高祖武德四年(621),李世民擒窦建德,降王世充。斩朱粲等人于洛水之上:“士民疾朱粲残忍,竞投瓦砾击其尸,须臾如喙。”

这就是朱粲应得的下场!

朱粲以人为粮,令人发指。宋庄绰《鸡肋编》卷中论曰:“唐初,贼朱粲以人为粮,置捣磨寨,谓‘啖醉人如食糟豕’。每览前史,为之伤叹。而自靖康丙午岁,金狄乱华,六七年间,山东、京西、淮南等路,荆榛千里,斗米至数十千,且不可得。盗贼、官兵以至居民,更互相食。人肉之价,贱于犬豕,肥壮者一枚不过十五千,全躯暴以为腊。登州范温率忠义之人,绍兴癸丑岁泛海到钱塘,有持之行在犹食者。老瘦男子庾词谓之‘饶把火’,妇人少艾者名为‘不羡羊’,小儿呼为‘和骨烂’,又通目为‘两脚羊’。唐止朱粲一军,今百倍于前世,杀戮焚溺饥饿疾疫陷堕,其死已众,又加之以相食。杜少陵谓‘丧乱死多门’,信矣!不意老眼亲见此时,呜呼痛哉!”

今人读史,应还朱粲以真实面目,永远记住这不堪回首的一页,更加珍惜美好、和谐、幸福的今天。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