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古代人物 >

西汉御史大夫——陈万年

时间:2010-09-26 09:07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张云波 点击:

陈万年(?—公元前44年),字幼公,汉代相(今安徽濉溪县西北)人,官至右扶风,迁太仆。汉宣帝时任御史大夫。陈万年为御史大夫,与于定国并位八年。陈万年虽为朝中的重臣,但却是一个善于奉承巴结、投机钻营的人,成了后世做人成事的反面教材。

●巴结钻营

陈万年做起工作来比较勤恳努力,为人倒也清廉谨饬,但是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生性热心仕宦。为了自己的仕途未来,不惜绞尽脑汁,寻求各种法子和门路。由于善于走门路,一生也比较顺心。

陈万年原本只是个小小官吏,但是他做梦都想往上爬。为了巴结上司和有权有势的人,他常常变卖家财,换来钱买礼物,送给那些上层大官。这些贪官们得了好处,就慢慢地把陈万年从小官升成了大官。

宣帝时,丞相丙吉得了重病,满朝公卿都前往问候。当时陈万年任职太仆,每次都随同众人前往。丙吉便遣使家丞出来向前来看望他的人一一道谢,短暂逗留之后,大家便各自散去。只有陈万年一人留在相府,在丙吉身边悉心侍奉,直至夜深才回去,而且天天如此。丙吉病情加重,宣帝亲临看视,才知丙吉已不能起床了,于是就问丙吉群臣之中何人可胜公卿之位?丙吉遂举荐于定国、杜延年及陈万年三人。后来这三个人或出任御史大夫或出任丞相,而且都很称职,得到汉宣帝的称赞。陈万年代替于定国,任为御史大夫。陈万年又倾出家财,巴结贿赂皇帝的亲戚许家和史家,对最有权势的乐陵侯史高更是百般逢迎,最终位列九卿。

●教子谄事

中国古代是一个典型的血缘宗法社会,家族的绵延被视为极重要的事项,所以都十分重视养子教子。汉代御史大夫陈万年的教子则截然不同。

陈万年好结交权势,对皇后的家人更是卑躬屈膝。他的儿子陈咸却跟老子完全不一样,疾恶如仇,不畏权势,经常上书讥讽皇帝的近臣。陈万年觉得儿子这样必将得罪于人,一次,生病休息时,将儿子叫到床前训话,讲到半夜,言犹未尽。陈咸竟睡着了。突然头磕到屏风上,“砰”的一声,把陈万年吓了一大跳。陈万年大怒,要拿杖来打他,并严厉责问道:“我今天这样苦心教你,你倒睡起觉来,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为什么这样?”陈咸说:“我都听见了,总的意思不过是叫我拍马屁讨好人家。”陈万年默然无语,挥手让陈咸离开。陈咸的这句话,也是对父亲陈万年一生最贴切的评价。

●疏于谋略

陈万年工作勤勉,但常常疏于谋略。在朝中为臣多年,常常出现疏误,不能准确判断分析各种形势,提供给皇上的建议过于肤浅或出现差错,往往不能被采纳。

汉元帝时,珠崖(今海南省琼山县东南)反叛,几年都未能平定。元帝与群臣商议大规模派遣军队平叛,待诏贾捐之认为出兵平叛不妥。元帝就发兵问题征求丞相、御史意见,御史大夫陈万年认为应当发兵平叛,丞相于定国认为贾捐之的意见是正确的。元帝听从了于定国的意见,撤销了珠崖郡的设置。匈奴呼韩邪单于归服汉朝后,上书说愿意保卫汉朝上谷以西的边塞,请求撤走汉朝守边的军队,让人民得到休养。元帝让有关部门讨论这事,参与讨论的人都认为撤走军队可行,陈万年也在其中。郎中侯应熟悉边塞情况,认为不能采纳呼韩邪单于的建议。元帝询问情况,侯应提出了十条不能答应的意见,于是元帝下诏不要再议论撤走边塞军队的事。



顶一下
(10)
83.3%
踩一下
(2)
16.7%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