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古代人物 >

载入《明史》《清史》的两位巢湖籍人物

时间:2011-03-17 14:14来源:巢湖晨刊 作者:吴守春 点击:

陈植

光绪《庐江县志》在论及庐民时云:“先朝如毛义守节之孝,陈侍郎卢御史之忠,为士林所景仰。”那么,陈侍郎何许人也?光绪《庐江县志》载:“陈植,南慕善乡人。元至正间中河南(备注:时江北州县属河南北行省)乡试,不仕。明洪武间,起为吏部文选司主事,历河间知府、陕西参政、河南布政、云南镇抚都御吏,建方二年,转兵部右侍郎。靖难兵至,燕兵临江,植督师江上,慷慨誓师,部将有密议迎降者,植责以大义甚厉,部将都督金姓者遂加害,杀之以降,督将率众迎靖难师且邀赏燕王,文皇(建文帝)怒立诛部将,嘉植忠义,命具棺殓,遣官护丧还籍葬于白石山麓。万历间绅卢御史谦奏请予谥,并建专祠。万历四十二年(1563),奉旨谥大忠,庐特建一祠,春秋给帑,掌印官(知县)躬行致祭。”

又光绪县志载:兵部侍郎陈植墓,在白石山东南孔家嘴,距山二里。

顺治年间庐江知县孙弘哲,赴白石山陈植墓祭扫,赋《望白石山吊陈大忠侍郎》诗一首:“金川尚未启,阃外自留芳。魂泣秋江月,丧归白石堂。丹心凝碧岫,正气扶天常。怅望松青处,风云护御香。”

卢谦《为侍郎陈植请谥并建专祠疏》载《庐江县志》。卢谦在陈植死后近二百年,呈给万历皇帝的奏疏为陈植请谥并建专祠的理由有下:一是陈植的“挺挺大节光于日月”,潜台词是,当年建文帝因在燕王所谓的靖难之变中失踪,如若建文帝仍是皇帝,肯定早就有人替陈植言,建文帝早就对忠臣陈植谥号了。二是越经二百年,陈植墓“望柱之类犹存其墓间,忠魂寂寞”,且在某夜托梦给庐江知县马允登,“马允登受命之夜,梦有投谒者,阅其剌曰,治主,陈植相见”,此乃忠魂不死,或曰死不瞑目。三是庐江县父老至今认为陈植孝友耿直,持身介洁,宛然古人,在元朝中举不当官为异族卖命,到了明朝,他才当官。

陈植家在南慕善乡,据考证,他的故里现在庐江县同大镇施丰村陈家拐。

六百多年过去,故里关于陈植的故事,只是只言片语了。据陈家拐老辈人说,陈家拐原名陈瞒鞑村,鞑子是汉人对蒙人的贬称。元朝统治者对汉人进行血腥统治,每村都驻有一个鞑子,领导监督汉人言行,鞑子规定,汉人家大门闩一律朝外,以便他随时进出搜查,汉人每家都是鞑子的办公室,想到哪家,就到哪家吃住,且每家在摆放先祖灵位的香火堂放置一张床,供鞑子居住,这是对汉人的极大侮辱,鞑子们自比汉人的老祖宗,凌驾于汉人之上。鞑子还拥有对汉人老婆的初夜权,谁家儿子结婚,头三天新娘必得陪鞑子,同大镇一带经久不衰的花歌灯戏,剧中的主人公“鞑子哥”和“兰花妹子”据说就是取材于鞑子对汉家妇女的调戏蹂躏。为怕汉人谋反,一个村庄只有一把菜刀,掌握在鞑子手里,要用的时候,到鞑子处申请。正因为他们的血腥统治,才有后来汉人同仇敌忾的“八月十五杀鞑子”。但陈瞒鞑村的鞑子,却与汉人打成一片,不但不趾高气扬,还竭力袒护,因而,“八月十五杀鞑子”,陈家拐人将他们村的鞑子藏了起来,才躲过一劫,村名由此叫“陈瞒鞑”。相传,陈植父亲为塾师,腊月散馆归,途中见一妇哭之甚悲,问之,答曰:“夫新亡,子尚幼,索债急,无以度岁。”塾师悯而解囊,取束脩济之。至家,以余赀置办柴米。除夕夜,家人捕虾归,塾师沽浊酒,烹虾独酌,吟道:“玉筷搛金虾”,正思下句,听门外有人续之曰:“状元出你家”。启门视之,却见是村中的鞑子。果然,后来陈植参加乡试,中了举人,要不是改朝换代,不愿为异族卖命,说不定陈植真的能在廷试中独占鳌头。陈植少时,随其父读于塾馆,甚是聪慧。其父识文断句,兼乡间讼师。有一次,某乡人因妻外遇而怒杀之,入狱,家人找讼师写诉状,其父写道“情有可原,罪无可宥”,陈植见之,建议将两句颠倒成“罪无可宥,情有可原”,其父采纳,罪行果减。元代乡试名额对汉人极其有限,据说,陈植得以参加乡试,是他们村鞑子的鼎力相助。这位鞑子是看着陈植长大的,对陈植才华尤为欣赏。陈植家里穷,鞑子资助陈植读书,虽然只读了几年私塾,就回家放牛牧鹅种田,但他读书过目不忘,具有出口成章的禀赋。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