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古代人物 >

休宁人陈栎

时间:2011-12-09 19:16来源:黄山晨刊 作者:钟海军 点击:

闲来无事,看到一本2004年12期的《文史知识》,信手翻了一下,却在一篇“元初汉族文人的节操状况” 文章中读到了下面一段文字:“安徽休宁人陈栎,宋灭亡后,专心于儒家经学的研究,延祐初重开科举,陈栎无意参加考试,可是有关官员强迫他参加,但是乡试中选,他就不再参加礼部的考试,在家收徒讲学,数十年里一直不出家门。”作者注明,这些内容出自《元史·儒学一》。这使我有些汗颜,作为一个老休宁,一贯觉得自己对休宁的历史、人物了解颇多,但却对这个上了“国史” 的休宁人陈栎却一无所知。这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赶忙回家翻查《休宁县志》,在《历代名人表》中发现确有其人,但介绍极为简单,仅百余字。

经多方查阅资料,关于陈栎的形象终于慢慢的清晰起来。

陈栎,字寿翁,休宁陈村人。陈村古名藤溪,陈姓为大姓,人称藤溪陈氏。陈栎生于宋理宗淳佑十二年(1252年),卒于元惠宗元统二年(1334年),年寿八十三岁。晚年号东阜老人,因堂名“定宇”,人皆称定宇先生。陈栎自小非常聪颖,且家教极好。三岁时,祖母吴氏便口授孝经、论语,陈栎很快便能背诵。五岁入小学即涉猎经史,七岁通进士业,“十五岁乡人皆师之” 。可知,陈栎年未弱冠便已名闻乡里,为乡人所称道。算起来,这时南宋已是风雨飘摇,未及三四年,临安便失陷于元军之手。

朝代更迭,从来对文人都是一个考验。伯夷、叔齐,耻食周粟,宁被饿死首阳山中;方孝儒,誓死不为朱棣起诏,被诛杀十族;文天祥,死也不降元,更是名垂青史、万古流芳。陈栎是个乡村教师,与他们当然不能相比,但他却成了当时普通人的一个典型。其事迹倒也很简单,当元朝恢复科考时,对这个读书人梦寐以求的进仕机会,他竟不屑于参加。即便被逼参加了乡试,后面的考试则一概放弃。这种举动,被认为是文人的节操,在后人编写元史时便成了一个典型而被载入史册。

其实,这是后人的附会。因为宋亡以后,科考便停止举行。延佑重开科举已是元立朝三十六七年之后,此时陈栎已六十三四岁,以此年龄无意于科考,应是常人之举。与什么“节操”风马牛不相及也。实际上,有资料说,陈栎在有司动员参加浙江乡试(休宁时隶属浙江)中选后,即“病,不及会试。”这应是客观的原因,当然陈栎主观上无意于科考也不为虚。

陈栎之所以上史,实乃其名声之大也。后人均以朱升和陈栎为元末明初新安理学家的重要代表人物。但很少有人知道,陈栎比朱升要大47岁,而且还是朱升的老师。朱升之有名恐是他向朱元璋进献了那九个字,而陈栎的功绩首先是“数十年里不出家门”“收徒讲学”。试想满天下有他多少桃李,桃李之中又有多少如朱升这样出类拔萃之人。不图仕途,一生治学,陈老先生堪为教育一大家也。我到过陈村,那是一个极其美丽而又恬淡宁静的小乡村,屋宇整齐,道路平整,率水在村口绕了一个大湾形成了一个水面极宽的大深潭,每天清晨总有几只鱼划子划行其中,在墨绿的潭水上激起一串串的涟漪,煞是好看。今天,我再回忆起这些画面,眼前似乎多了一个场景:在一个悬有“定宇堂” 匾额的大厅之上,一些身着宽袍长袖正襟危坐的学子正聆听一个老先生授业,老先生娓娓说道,弟子们洗耳恭听,这种场景定格于陈村竟长达几十年。

然而,陈栎还不只是一个教育家,在教育学生之外,陈栎还“概然发奋,致力于圣人之学” 、“贯察古今” 。陈栎在教学之余,潜心研究,一生著作颇丰。陈栎的著作被收入《四库全书》中有五部之多。《历代蒙求》、《尚书结纂疏》(六卷)、《历朝通略》(四卷)、《勤有堂随录》、《定宇集》(著文十五卷,诗及诗余一卷,合十六卷)。其中《尚书结纂疏》纂辑诸家之说,每条之下,均以朱子(朱熹)之说冠于诸家之前,并附己意。此外,陈栎还著有《新安大族志》一部。因此,陈栎还是一个学者、一个作家、一个理学大师。

陈栎的著述不仅丰厚,而且影响颇为深远,乾隆编《四库全书》能将其这么多的文字收入其中便可为证。其实明清两朝不少人编写的刻本或抄本均录有陈栎之作:

明陶宗仪编明钮氏世学楼抄本《说郛一百卷》中收录陈栎《感应经》;

明朱升编嘉靖八年胡明善刻本《小四书五卷》中收陈栎《历代蒙求》;

清顺治三年李际期宛委山堂刻本《说郛一百二十卷》收录陈栎《感应经》和《漏刻经》;

陈栎的《勤有堂随录》,清曹溶道光十一年晁氏活字印本《学海类编》、清李冬涵编《济宁李氏□墨亭丛书》、清纳兰性德辑康熙十九年通志堂刻本均有收录。

清光绪三十四年缪荃孙艺风堂抄本《宋元明清人词》则收录了定余诗余一卷。陈栋的诗词乡土气息颇浓,至今民间传诵者尚有十余首。

现在大家都知道休宁状元多,这些状元当为休宁人的骄傲。陈栎连会试都没有参加,当然不是状元,但陈栎并不逊于那些状元,他也是休宁人的骄傲。据家住陈村的休中退休老教师陈乃仁老先生说,解放前,陈村通往霞瀛的道旁有一小亭,亭中有匾,题为“东阜流芳” 。 这显然是为了纪念陈栎所建。还有在鬲山一座祠宇内原也长期供有定宇先生的灵位,供人焚香祭奠。表明几百年来人们对他并没有忘怀。然而,这些也早已不在,即便在陈村也已找不到陈栎的丝毫痕迹。绝大部分的陈村人也都不知晓陈栎为何许人也。我觉得这是休宁文化的悲哀,当我们到处访寻休宁状元的足迹时,真不该忘了陈栎这个休宁人。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