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古代人物 >

诗文大家施闰章(3)

时间:2012-11-18 19:50来源:池州日报 作者:吴汉卿 点击:

姚侯以经术佐吏事,积书为屋,斋居夜读如儒生。既新孔子庙,葺陵阳书院,率诸生讲德、考业,且收耆旧文学之彦,入廨舍与共晨夕,故其为是《志》也。逖听周观发幽,补阙隹传,不烦造请富人,不挂名氏,磨砻笔削,再岁成篇,盖其慎也。语云:“鉴水辨形,鉴古知今。”侯官子明仙令之区,慕文翁、阳城之政,多循迹其大者,如祛催科六弊,上书大府,请减蕞尔邑供,忧重困民赖以纾。又出称贷之钱,恤灾祲掩胔骼,父老有流涕者。后之君子取法当如是。而侯所自叙,犹皇皇于作吏之不德也,于戏是可以见侯志矣。

该序论述精辟,结构严谨,但文字深奥,今人难读难懂,现译为白话文,让读者畅阅。

石埭县令姚六康先生撰写《石埭县志》,已完成好几年了,拿来让我作序。我以为:“前面已有文采斐然的序,为什么还劳驾姚侯让我再作篇呢?”客人中有叫善之的说:“石埭以前无县志,县志的编撰是从姚县令开始的。”(我问:)“以前没有县志吗?”客人说:“有。但前志简陋而疏缺;现在修的志文字典雅而精简。开始初创的人很艰难,继续修撰的人容易修得完美。黄蓥县令创始于嘉靖丁未年,熊应皇县令接修于万历甲辰年,现在康熙乙卯年则有姚县令。都是有志于修县志的。三人各相距六七十余年,到今天才合并在一起,成了一本书,所以说,修志是从姚县令开始的。”

石埭县是从梁代大同年开始创设,隶属于宣城郡,后来转入南陵及秋浦县。相传唐永泰二年,再次在距今县治西一百四十里处设县,后又迁徙到陵阳,(其间的)沿革不堪明了的地方和郭公夏五所怀疑的情况一样。兵乱造成社会变革,一切都重新开始,贤才逸事缺失而不显露,却不能在文献找到依据,怎么能不感伤呢?国内有以《志》、《乘》著称的有好几家,近代当推《海盐志》最有名。我阅读了这本书,最初与姚叔祥采辑了其中的一些做法,而最终由胡孝辕总定,用了两年完成了志书的编写。志不是随随便便作的,《左传》、《国语》同时代但不相袭用,司马迁、班固都写汉史,但各有异同。假使这四人聚于一处,相坐一起,共同撰写一本志,肯定难以比高下。所以询问博学考辩之士就不会为一己狭隘所限,综合果断的结论则不会出现混乱。《志》、《传》简洁精严则不会不干净,编写校对用点时间就不会杂乱错乱。抛弃这四点,即便日、月、星也无补于事。现今写志书的人则不是这样,州、县不愿派专人编写,又以较短时间督促他们,作者互相之间标准不一,众说纷纭,完成之后各奔东西,并不等校对编稿,长官就下文催促,行文繁冗也来不及思考审视,书吏抄写求简,错误之上又加窜乱,《志》因此越修越坏。我曾在《安福县志》的序中进行彻底的论述。近年参与修我们州的志,而修成后为它作序,有些话就不敢说了,是因为更加了解了这些事的艰难。

姚县令用文治来料理政事,满屋都是书,公事以后夜里读书像个儒生。不仅将孔子庙翻新,还修葺了陵阳书院,率领诸生讲修道德,考核他们业绩,而且招揽乡里有学问的老先生到自己住处与他们早晚讨论学问。所以他修这部《县志》人员齐备,以周礼为宗旨,广泛采集材料,仔细周到分析,发掘其中隐藏的信息,补充流传的名贤逸事,又耐心多次地劝说富人赞助,书上不挂自己的姓名,反复校对删改,二年方成书篇,他真是慎重其事啊!俗话说:“以水照人,可以辨别外形,以史为镜,可以知道古今演变之理。”现在姚君在窦子明仙人做县令的地方当县令,羡慕文翁、阳城的为政之道,多能按其为政之法大体行事:如废除催科六项弊端,上书州府,请求减免可怜的一点贡赋。受困厄的百姓因此得以舒缓。又借钱来抚恤受灾的人,掩埋那些尸骨,乡亲父老感激流涕。后来的君子应当像姚君这样去做啊。而君所作自序中好像是唯恐自己做的不足似的。唉!这也可以窥见姚君的为政之志了。

仅从上述三篇(首)之记、诗、序中,可一斑见豹,这已观赏到施闰章 文采之出众,文字功底之深厚,真乃诗文大家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