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古代人物 >

李承先

时间:2013-03-02 13:19来源:亳州晚报 作者:杨勇 点击:
李承先手迹
李承先手迹
 

因写文章结缘,在网上遇见一位姓李的先生,是李承先的六世孙,他对药都八大家旧事有研究,因此,多承他的指教。一次他说起,承先公晚年曾对着铜镜用胶泥自捏了一个塑像,有一尺来高,后来供在了李家的家庙里,李先生的一位姑奶小时候还见过。塑像自然早已不在了,李先生的心愿是:有没有这样一种刑事技术,仅凭姑奶的描述,能将先人的肖像还原?我很愿意帮他,但因已离开刑警多年,情况不熟,只好咨询朋友,结果是我只能很遗憾地告诉他:技术是有的,但要应用于民事,手续会很麻烦。

大年初二,李先生用电子邮件给我发来一张照片,是李承先的巴图鲁名号牌,巴图鲁是满清政府授予立下卓著战功将军的勇号,译成汉语即英雄好汉的意思。和清末亳州众多巴图鲁们一样,李承先的勇号是在与捻军作战时获得的。

如果说,历史如绳,那么咸丰五年(1855年)无疑是亳州近代史一个重要的结点。这一年十月,捻军张乐行兵围亳州城,困城十三日,炮打东门内,百姓多死伤。匹夫一怒,亳州城里崛起了蒋东才、刘廷、李承先。这三人,率民团,乘夜色,缒城出,焚炮台,破捻营,以寡胜众,记为传奇。哥仨自此从军,接连与捻军鏖战十余年,捻军灭后,又继续为国家南征北战东挡西杀,转战千里立下功勋,功成名就,在亳州开创了蒋、刘、李三大家族。这些事,在《蒋东才》一文中已经写过了。

不得不说的是,由于多年来对捻军一面倒的歌颂,才使得我有机会发掘蒋东才、李承先这些“反面”人物的闪光之处。这个世界理性且宽容了,不但早已肯定了“捻军”——在暴虐治政下人民起义的正当性——正如马雅可夫斯基所说的“当人们无路可走时,还有最后一条路,那就是犯罪。这,并没有什么好羞愧的。”也逐渐正视了“捻军”们的历史局限——在打破旧秩序时,暴力只会对更多无辜者造成更多伤害,这些被伤害的,难道就不需要一个保护者吗?这就是李承先们站出来的意义。纲领的崇高,并不会消灭人性的劣根,虚无口号下切实的利益,也能助长更多的伪诈与投机。已经太久了,并且还在——我们的思想还在捻军与清军之间左右失据彷徨不定,还好,我们还始终对更加公平正义的社会充满着期盼。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