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古代人物 >

月海与岫云

时间:2013-03-02 13:24来源:亳州晚报 作者:杨勇 点击:
白衣律院雪景 雷光 摄

白衣律院雪景 雷光 摄
 

民国末年,国事动荡,一些北方的佛学大德曾思南行弘法,北平的夏莲居老居士听人谏言,派弟子黄胪初将军考察路线,先取道安徽江浙间,因见斯地佛法太盛,高僧太多,恐难以打开局面,而转眼形势更迫,黄胪初思量,既要南行,不如走得更远一些,这才乘槎浮海,一去台湾不回。

黄胪初南下时,先至安徽,省会安庆有位亳州老乡必见——迎江寺的住持僧月海法师,此时法师声望甚隆,连任安徽省佛教会的理事长。黄胪初虽是中将,于法门言,自称是刚入门的小和尚,门内身份相见,该执弟子礼的。亳州人重情重义,虽曰出世之人,毕竟都是漂泊于他乡之客,一斋一晤间,当是何等的快活与感伤呢?

屈指数来,近代亳州一共出了三位高僧:月海、律航、岫云。黄胪初到台湾后拜在慈航法师门下,受戒法号律航,慈航圆寂后,接任为台湾中华佛学会的常务理事,他倡导精严的戒律,致力消除日据时期佛教庸俗化的倾向,是台湾新佛教的开创者之一(本报已对黄胪初生平进行了介绍,详见2012年10月12日报纸10版);岫云是亳州本地白衣律院的住持僧,白衣律院虽然孤悬皖北,却也声誉远播,是中国四大律院之一,辖着华东七省一百多家寺院的庙规、律法事务,鼎盛时有大殿一百多间,僧尼一百多人,时有“南九华,北白衣”之称。

岫云之于月海,也是要称一声师兄的。月海去安庆前,曾在白衣律院开办伽法学校,在咸平寺开办利生小学,岫云一直是他的得力助手。

月海法师生于1895年,俗名王汉坤,亳州城关人,7岁时因病舍身佛寺,17岁正式出家,赴南京鸡鸣寺求取三坛大戒,先后游历古林寺、毗卢寺、福寿寺和上海海潮寺等名刹,名气日大,23岁时被聘回亳,任咸平寺方丈。两年后,月海赴安庆。

月海当年因何去的安庆?怎么做的这个住持?这段旧闻李景琦老师记得清楚。

民国19年,蒋政府刚打完中原大战,即着手开始剿共,对民间的盘剥日酷,亳县政府推行一项政策,名曰“毁寺兴学”,兴学未见章程,先要征收庙产归公,实则是部分当权者中饱私囊的借口。一时间僧众哗然,不甘就范,于是公推月海为代表赴省城告状。月海到安庆,就挂单在迎江寺,这场官司整整打了两年。状告政府,谈何容易?不让政府吃,谈何容易?一介青衣僧而已,无权无势,几陷困境,百折不回,居然打胜了!谈何容易!一时哄传,引以为奇闻。案结事了,月海向迎江寺老住持心坚法师告别,可老住持早已打定主意,不舍得放他走了,因爱他的才学和魄力,后来就把住持之位传给了他。

李景琦老师七十年前曾在迎江寺住过,他的父亲琴舟先生与月海法师是莫逆之交。琴舟先生每到省城,总住在迎江寺。寺里地方大,环境好,要比住大饭店强。月海做着住持,老乡朋友才有这个方便。李景琦记得迎江寺里有个四海为家的懒(悟)和尚,是月海收留的,懒和尚画山水为一绝,为人不修边幅,谈玄说法似魏晋名士。李景琦听前辈们日日相谈,清风明月,禅风笑语,至今不忘。有一次省政府主席刘镇华在寺里设素宴求画,懒和尚闻讯拔腿跑掉了,只留下一句话:吾画焉能予贪夫民贼!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