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合肥 >

合肥沦陷时期仍执著办学兴教——怀念刘缉之先生

时间:2011-02-25 09:17来源:安徽商报 作者:刘贤洋 点击:

5月14日应是每个合肥人都牢记于心的日子,正是1938年的这一天,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我们的家园烧、杀、抢、掠、屠杀无辜百姓,无恶不作,其罪罄竹难书;日军大肆渲染和实行奴化教育,妄图软化合肥人民的抗日斗志。日军的残暴统治,激起了合肥人民的愤慨,合肥人民同仇敌忾,各界人士纷纷挺身而出、、、特作此文怀念先辈,警示来者,牢记历史,勿忘国耻,不忘过去,珍惜和平。

曾祖父刘学熙,字辑之,曾与陈毅元帅同班同学,期间受革命思想影响颇深,多参加学生运动。1926年3月18日,在陈毅元帅率领下,先生参加了天安门前五、六千人的集会,强烈抗议日军炮轰天津大沽口,不料段祺瑞执政府竟采取血腥镇压,打死打伤学生一百多人。这就是举国闻名的“三、一八”惨案。事后鲁迅先生极为愤慨,作文纪念在这次惨案中牺牲的北京女师大学生刘和珍。时值国共合作在陈毅元帅的介绍下,先生参加了中国国民党。大学毕业后先生积极响应陈毅元帅实业报国思想,远赴法国,就读于巴黎里昂大学,学成后即回国,全心致力于他所热爱的教育事业。他毕生从事教育事业,也热心于公益事业,助人为乐,生活朴素,平易近人,在合肥以及附近地区,有广泛的社会联系和良好的群众基础。

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震惊世界的卢沟桥事变,中国军队奋起反抗,全民族抗战爆发。

1938年5月日寇铁蹄踏破古老的庐州城池,14日合肥沦陷,县府迁往合肥西乡。城乡学校也相继中断和解散,仅三育女中小学部暂时维持。日军在合肥大肆烧杀抢掠同时,大肆渲染和实行奴化教育,妄图软化、消除合肥人民的抗日斗志,“日中亲善,日中提携”“建立中国的王道乐土”等标语到处可见,强令中小学生学习日文,强令中小学举行日本国旗升旗仪式、、、合肥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灭顶之灾。

面对危机四伏的严峻形势,合肥人深知,如再不与日寇抢夺青年,任凭其奴化教育,合肥“沦陷”真的为期不远了,民族又何谈未来之发展,1939年先生专程前往刘老圩,征询肥西名士刘肃曾(刘铭传后人)意见,决定开私人兴学抗战之先河—创立肥西中学,图存救亡,力促挽救消亡的中等教育。至此合肥教育界有识之士开始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积极活动,设法创建学校,从1939年—1941年私立肥西初级中学、私立肥南初级中学、私立肥东初级中学等相继筹建。

然时局混乱,民不聊生,生存尚且十分困难,办学难度可想而知。但这并没有阻止先辈们前进的脚步,在民族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他们早已把个人的安危置之于度外。一日先生因建校事宜前往周老圩,忽闻枪声大作,恰遇日军偷袭该地,后幸地方部队出兵营救,放得脱险。建校初期必须解决三大问题:经费问题、校舍问题、师资问题。

当时在合肥西乡有一块公共财产——肥西书院。它是淮军将领刘铭传、刘子务、刘子徵、唐定奎、张树声、张树珊、周盛波、周盛传、丁功宣等为家乡培育人才所创,有房百余间,置租田约1300余石,请一饱学之士(名曰山长)主持书院。时过境迁该书院先后成为“合肥西南五区联防公所、农村职业中学,” 至当时硝烟四起书院实际闲置,把这份公共财产用在教育事业最为恰当,经费遂得到解决。

肥西大潜山下刘氏聚族而居,祠堂富有,对于办学刘氏族人热烈支持予以大部桌椅板凳,以促事成,学校就设在肥西书院。该院大门上有左宗棠写的“肥西书院”四个大字,在第三进屋中间有李鸿章所写的“聚星堂”三个大字挂在屏风上。第四进为校务处、总务处办公地点。第五进有五个大教室,每班60人,可容纳300人。两边有房百余间,可作学生宿舍、教职工宿舍以及伙房。校前方有农田,屋后及右侧,有一条小溪流过,潺潺之声,不绝于耳,春夏之际,老树发荫,郁郁葱葱。颇觉幽静。这正是莘莘学子求知的好地方。时值合肥沦陷,县府迁往西乡,有一些老师在此附近居住,使师资问题也一并得到解决。

1939年秋,安徽省合肥私立肥西初级中学董事会成立。董事会成员大都为淮军后人如唐定亏的后代唐伯平、刘铭传后代刘肃曾、刘子务后代刘辑之、刘子徵后代刘拾叁、周胜波后代周艮峰、张树声后代张文烈、丁功宣后代丁石泉等1940年2月,肥西初级中学正式成立,先生当选为第一任校长。同年招收新生120名,分为两个班。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