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合肥 >

合肥西郊歼日酋

时间:2011-02-25 20:32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赵东云 点击:

突袭三孝口

合肥,三孝口。

这是1939年深冬的一个正午,合肥城头上空压着一层厚厚的乌云,城内街道上显得格外肃杀而沉闷,四牌楼、三孝口直到大西门沿途的树木早被半年前入城的日军烧得只剩下光秃秃的焦黑躯干,街上开张的几家店铺顾客零落,生意出奇地萧条。

三孝口的街道上,巡逻的日军和伪军如同孤魂野鬼般来回逡巡,遇到可疑人员立刻拦截盘查,阴阳怪气的盘诘声在沉闷空气中尤显刺耳。

突然,“砰、砰、砰!”沉闷的枪声,从三孝口附近的一条巷道深处传来,直冲出乌云压顶的云霄。紧接着,惊恐的狂呼声骤然响起:

“杀人啦!皇军……被杀啦!”

很快,小道消息就在合肥街头传开:游击队击毙了几名大日本皇军。

合肥,大书院。

大书院作为临时的日军司令部,戒备森严,门口两侧的太阳旗在旗杆上有气无力地耷拉着,驻合肥的日军司令官三浦中佐正在司令部内,他召集的一次军事会议刚刚结束。三浦中佐躺在逍遥椅上,身子随着椅子的晃动而颤动着,他想休息一下,趁此机会梳理一下会议上讨论的近期军事行动。

蓦然,三浦中佐好像意识到什么,他站起身,踱步来到新绘制的《合肥地区军事战略图》前,双手叉起腰,目光焦灼地在合肥、肥西、巢湖一带游移,仿佛这张地图里藏着什么秘密,不,仿佛图中藏着什么金银财宝似的。

案头的自鸣钟“铛、铛……”连续敲击了十二下,三浦中佐意识到,现在该是吃午饭的时候了,怎么……就在三浦中佐心内泛起狐疑之时,猛然听得远处传来枪声。

三浦中佐正想派人去打探,他知道枪声就是意外,枪声就表示合肥城内还远不太平。此刻,门外冲进一个满面血污的日军伙夫。

“报、报告……中佐……咱们在给阁下送饭路上……在三孝口……被游、游击队袭击了……”日军伙夫的眼里充满惊恐。

“八嘎!”三浦中佐的拳头在案头狠狠捶击了一下,“快、快去……通知市川联队长、小林队长前来开会,必须进行新的扫荡……”

西郊大扫荡

事件很快调查清楚了,果然不出所料,这次袭击是合肥城外的抗日武装组织派人干的。抗日游击队的几个便衣翻越黑池坝低矮的城墙,进入合肥城内,然后寻找适合的袭击目标。走到三孝口的一条巷道时,便衣游击队恰好遇到几个忙着给司令部和大西门守军送午饭的日军伙夫……

本来,为了防止游击队袭击,三浦中佐下令将合肥城墙附近的民房尽行拆除,砍掉、烧掉了几乎所有的行道树,又派人加强沿街巡防,辅之以严密的联保制、保甲制。没料到,在如此严密的防范之下,游击队依然有办法闯入城内搞袭击,而且袭击的地点就在距离司令部一步之遥的三孝口!

这次袭击恰恰又发生在年关即将来临之际,三浦中佐知道,若不扫荡以消除隐患,日军别想过个安稳年。

于是,三浦中佐召集会议,商讨扫荡事宜。会议开了足足半日,最后形成大日本皇军的决议,决定对合肥西郊的抗日武装力量来一次大扫荡,彻底消除安全隐患。

三浦中佐就是三浦中佐,连狡诈也带上几分三浦中佐的个性和特色。

扫荡前一日,三浦中佐电请驻扎在蚌埠的小琦少将,请小琦下令派飞机到合肥西郊、肥西一带进行空中侦查。很快,三浦中佐得到可靠情报,在农兴集、周老圩及其周边地带有不少抗日武装!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