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合肥 >

庐州端午花事雅

时间:2011-06-05 11:09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亚亚 点击:

四月天里的春花散落一地,清明也随之远去;浅夏的五月,庐州大地布满了绵密的浓荫,思绪,也随着端午的锣鼓声蔓延、无际……

青铜剑·菖蒲

又见到翡翠湖边的菖蒲了:叶丛翠绿、根似白玉、挺水临石、清静高雅、香味浓郁,生于水滨,宛如一把把青铜剑。

立于湖边,我不禁想,这独特的剑到底属于谁?是黄帝所铸的轩辕?还是断铁如泥的倚天?抑或吴王阖闾的莫邪?我无从知晓。

我老家在江南,每逢端午时节,每户悬菖蒲、艾叶于门、窗,饮菖蒲酒,以祛避邪疫。

菖蒲、艾叶,驱蚊灭虫的习俗也保持至今。哦!这防疫驱邪的灵草,生于这独特的五月,该属于三闾大夫吧!定是他纵身入湖的瞬间,随身佩的宝剑也随之滑落湖心。这奇异的灵物,从此被水柔化,一再繁衍,方得如今的碧绿和刚劲。

“刚劲菖蒲化作的宝剑,斩碎怀王身边的奸吝之徒吧!”

“菖蒲发出的独特香味,唤醒混沌昏庸的怀王吧!”

——我听到了屈子的苦苦呼唤!

楚辞·水姜花

初夏的五月,水姜花开始以它的素手漂白了山边、水湄。那皎白的花儿,在西风中描摹着临水自照的夕阳,画面极其绚丽,韵致无比生动。它们丛生于水边,真好像水的纤长睫毛,增添了无限的神秘,又好似为河水加了一道名副其实的花边。

名作家苏雪林考证过,这花儿正是出现在屈子笔下的杜若。花色如江心的落月,也若汨罗的逝水。

流连于山麓水滨,灿烂的花光与我的眼睛,在刹那间突然相遇。我想像着当年行吟泽畔的三闾大夫,曾向这花深深地凝注过,以水般澄澈、火般炽热的眼神,然后才在不朽的诗句中写下“芳杜若”,两千多年来,这花色依然莹洁,如人迹罕至的山巅积雪。

反复诵读古老的《楚辞》,篇页上的每个字句,都那么的美。我想,大概只有“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的三闾大夫,才能写出这么晶莹如木兰之坠露,芬芳如秋菊之落英的词句来吧!

清初的大词人纳兰曾在楚辞中读出了湘江的潮汐,我则读出了屈子起伏的幽思。而白姜花吐发出的一阵阵香息,有如《楚辞》似的语言,一遍遍地向我追叙着诗人当年徘徊在水滨,寻觅诗句的情形。他的忠贞诗心,乃幻化成皎白水姜花的魂。

屈子·兰

兰,是花、香、叶“三美俱全”的花卉,它与菊花、水仙、菖蒲,并称“花草四雅”。生长于深山幽谷之中的兰花,清香淡雅,气宇轩昂,临风摇曳,婀娜多姿,花开幽香清远,沁人肺腑。它那“不为无人而不芳,不因清寒而萎琐”的高洁品质,为自己迎来了“空谷佳人”的美誉。古时,把好的文章称为兰章,把情深意厚的好友称为兰友或者兰宜。因此,兰花成了人间美好事物的象征。

陶渊明犹爱“采菊东篱下”的菊,他随口一吟便成了菊的名片,菊不朽,他不朽;周敦颐则喜“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莲,一卷《爱莲说》,莲高洁,他高洁;爱兰者,不胜枚举:“兰溪春尽碧泱泱,映水兰花雨发香”,杜牧笔下的兰花,在碧水茫茫的兰溪河边,河水与兰花相映,兰花散发着特有的幽香,细雨霏霏,将一幅朦胧淡雅的图画呈现在我们的面前;“谷深不见兰生处,追逐微风偶得之”,苏辙的这首诗,意境虽颇蕴禅机,但对幽兰的简约品性,推崇备至……但爱兰之深刻者,无人能及屈子。

我们的三闾大夫,他是多么的爱兰啊!他用如此的词句来赞美兰:“秋兰兮清清,绿叶兮紫茎,满堂兮美人”,让人领略了兰的美丽。熟读《离骚》,我们知道,“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他身上佩着兰:戴着高高的帽子,扶着长长的剑,手捏兰花枝,嘴里嚼着兰花瓣,这便是我们的三闾大夫特立独行的形象;他朴素的屋子用兰装饰;“浴兰汤兮浴芳”,他用兰沐浴(端午节也叫“兰浴节”);他划的船是桂木做的,用的桨是兰桨,桨上缠着木兰花和兰藤;“步余马于兰皋兮,驰椒丘且焉止息”,他连遛马也要选择开着兰花的地方……

屈子,于通篇《离骚》中缘物寄情,他自己想要做兰花,做君子之花,他的确也做到了!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