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合肥 >

东大圩 合肥旧农俗知多少

时间:2011-09-09 16:39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沈晖 点击:
1987年长江路桥远望坝上街巢湖路 黄欣 供图

1987年长江路桥远望坝上街巢湖路 黄欣 供图
 

俗语云:“记四”。谓人自四岁后,就能记得事物而不忘。我虽十一二岁时就到合肥城求学,但对故乡的一草一木,比如放牛的圩埂,圩田里捉鱼的横沟,大人们在涵闸上汗流浃背车水的场景,送晚茶到稻场上的片段,村前一排排直插云霄大椿的雄姿,村后河滩田上一陇陇山芋挖出时个个滚瓜溜圆的景象,如今回忆起来,还是那么甜蜜清新。我要感谢我的启蒙老师刘庆吾先生,他在我上学时教了一首写故乡的诗,虽然已过去60多年了,至今仍能朗朗上口:

“乡村三月里,到处菜花黄;篱绕一池水,门开四面桑。蛙声喧乱草,犊影带斜阳;牵牛过溪去,圩埂已半截。”

朱元璋放牛

村子尽头是南圩埂,圩埂西面是西小圩,圩埂东面就是良田万顷的东大圩。每到放暑假,我都会牵爷爷家的大牯牛与小伙伴们去南圩埂下的坡地放牧,那里巴根草、土嵩、灰蓼又肥又嫩,是牯牛最好的青饲料。牛儿在埂坡上吃草,我们这些爱疯爱玩爱打闹的牛娃们,真应了乡间的一句俗语:“瞎子放牛,随它去吧”,各自去找乐了。或光屁股到埂下大塘洗澡,顺便游到塘中间菱秧丛中摘菱角吃,或到滩田里山芋陇上挖芋头。记得有一次放牛时,村里一位上年纪的爷爷赶晓星集回来,手里拎着买的一些碗、煨罐等日用品,走到南圩埂时,大概是累了想歇歇脚,便坐到我们一群放牛的孩子身边。大家都嚷着要他讲故事,这位爷爷小时读过书,年青时走南闯北,混过大世面,会讲许多趣闻及历史掌故。他那天给我们讲的是:“朱元璋放牛”。朱元璋小时家里很穷,给人家放牛。他每次放牛都带着一只瓦罐子,牛在吃草,他却要找食,以修自己的“五脏庙”。他或偷摘人家蚕豆或挖人家的山芋、花生。在地上垫三块砖,支上瓦罐烀蚕豆、花生,等日头偏西,牛吃饱了,他的“五脏庙”也修好了。后来坐了龙庭,朱元璋一次对自己的近臣回忆小时候的故事,就讲起“瓦罐烀蚕豆”。说到蚕豆熟了,冒出香气时,还吟了一首诗,前两句今已不忆,后两句是“打开瓦罐城,活着豆将军”。

家家“送晚茶”

大约是民国38年(1949年)夏秋季节,那一年大圩是个丰收年。家家田里的稻子粒大饱满,稻秆粗壮,站在田头,望着弯弯沉下的稻穗,黄澄澄,金灿灿,犹如亿万粒稻子撒在稻秆上,大人们个个喜笑颜开。乘着好天,天一亮就下田割稻,吃饭都不愿意回圩庄上,怕来回耽搁时间。由于我家租种李府的田亩在东边的圩心里,从沈塘拐邻村张墩到孙墩,再到孙墩坎下头的水渠,沿渠埂还要走上里把路,才能到达。中午是家里大人送饭到田头。夏天日长,劳动强度大——尤其是栽割季节,可谓“弯腰崛屁股,汗滴禾下土”。约莫下午四五点钟时间,家家都要给割稻的人送“送晚茶”。所谓“晚茶”,非茶水也,乃绿豆煮稀饭或绿豆烀南瓜、南瓜糊等。记得奶奶挑着两“得桶”(圆鼓形,上面有盖)晚茶,我那时五六岁,拎着竹篮子(里面窑锅里盛着腌的葱头、蒜头、凉拌黄瓜、剁青椒)跟在后面。“送晚茶”这一幕,如今回忆,仍清晰如昨。父母叔婶及请来割稻的宗亲,见到“送晚茶”的担子一歇肩,都不约而同地奔到田埂上,手上臂上还粘着稻叶、稻粒,也顾不得擦,一人一碗,呼啦啦,齐刷刷,吸溜溜仰起脖子,奏起田边“晚茶曲”。一碗到肚,抹抹嘴,再来一碗,如是而三。什么叫“饥渴”,什么叫“迫不及待”,这印象深刻的动人场景,这浓郁富生活气息的田家风味,永远镌刻在我的心版上,永远都抹不去,历久弥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