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合肥 >

磨店有条老街

时间:2011-12-15 14:30来源:江淮晨报 作者:李云胜 点击:

“中国有个磨店”是余秋雨说的,“磨店有条老街”是我说的。磨店街分为磨店新街与磨店老街,新街是2008年才建的,而老街已经有300多年的历史了。

三百多年的老街

在磨店街上溜达,目光被旁边一条巷道喧嚣的人群所吸引。磨店社区社会事务办的阚宏轩先生介绍说,这就是有着300多年历史的磨店老街。

这一带在明朝的时候,人气旺盛的地方叫侍郎镇,后来毁于战火。当时的磨店只是旅途中歇脚的小店,但随着侍郎镇的消失,四乡八邻逐渐往这里聚积,取代了原先侍郎镇的地位。

这里古时候也叫乡,不过,那时的乡指的是方位,而非行政机构,实行的是里制。表述的时候往往是磨店地处合肥县东北乡“十里”至“二十里”之间,因为在清嘉庆、咸丰年间,离此不远的瓦庙称为“十八里”。

到了清末民初,磨店老街和周边乡镇一样改为乡保制,属东北乡第二十六保和二十七保范围。1931年又改用联保制,老街属于马磨联保管辖范围。

老街的热闹是远近出了名的,连算命先生都知道,在那里可以比别处多赚几个钱。整个磨店只要有生孩子的人家,都来老街找算命先生要五行八字,订婚前男女双方也要找算命先生合八字;还有生病要判断吉凶;甚至经商、修建都要请算命先生“算命”。这样的活动一直持续到解放初期,经过几次整顿,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才渐渐消失。

提到老街民俗,阚宏轩先生问我,知道什么是烧香打醮吗?那在老街也是一种买卖。每当遇到丰收之年、灾乱之后、升官发财等异于寻常的日子,就会有人来老街请道徒设坛、结幡,做五至十天的法事,其中有诵经拜忏、吹笛鸣笙、散花解结、取水上香、过天桥、跪五等场面,十分壮观,引得周围老百姓纷纷围观。

因为磨店是一个农业地区,老街的一些传统风俗中,大多数含有象征农业丰收的色彩。

比如年饱鱼,每到大年三十要烧鱼两尾,吃“年饭”时摆在桌上准看不准吃,叫“年饱鱼”,意思是衣食饱暖,年年有余的意思。

还有炒秧根正月十五晚上用香油炒饭吃,叫“炒秧根”。意思是栽秧时秧好拔、根易洗,栽下去秧棵长得好。

而留给老街上长大的孩子深刻记忆的还是摸秋,中秋之夜,孩子们玩火把归来时,都要在田里摸一个棉桃或其它农作物叫做“摸秋”,意思是摸到什么来年什么就丰收。

远近闻名的磨店集

十月一唱十月空,

十月初一起南风。

端条板凳拦门坐,

叫声老板来算工。

差你工来补你工,

差我钱来是不中。

这是流传在磨店老街的一首《长工歌谣》里的一部分歌词,说的是秋季到来的时候,收获后的长工们要到东家算工钱,并且理直气壮地提醒东家不得欠薪,这让我想起如今的农民工工资拖欠现象。

阚宏轩先生说,那时的老街住户,许多家既是商户,在乡村还有田地,日子过得非常滋润。他们还有一个好习惯,那就是做买卖童叟无欺,用长工却不拖欠工钱。

那时候可不像现在交通这么便利,公交车直达合肥市区,城里人自驾车来这里游玩更是分分秒秒的事。那个年代,周围的乡亲称这里叫磨店集,是方圆几十里老百姓交易生产、生活资料的唯一场所。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每逢三、五、八、十为集日,数十里外的商贩都到这里赶集。

资料显示,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到四十年代末,磨店集一直被各种势力所把持,杂税繁重,市场萧条。最严重的是日军侵占合肥后,货币贬值,物价不稳:烟馆渐多,赌风日盛。据老人回忆,当时不长的老街上,有烟馆13家,赌场20家。

老街以前最繁盛的是棉纱土布交易,但受日货洋纱冲击,大多数店铺倒闭。加上日伪军勾结地痞流氓贩卖烟土,不仅击垮了其它行业,还摧残了磨店的许多青壮年人的身体。

磨店解放后在老街上关闭了烟馆、赌场,同时鼓励开店设坊,商店、商贩日益增多,物价稳定,买卖公平。与此同时,扩修、扩建老街街道,整修砖瓦新屋,市场重现繁荣景象。

老街集市只在“文革”期间一度萧条,那时取消了集市贸易,停止集期,商业暂时冷落。改革开放以后,落实了农村经济政策,实行了生产责任制,发展多种经营,农民生活富裕,生产资料增多,市场更加繁荣,每逢集期,商贩云集,百货俱备,市容焕然一新。

雕花木床 见证历史

磨店是个历史文化资源丰富的地区,在老街上随便走一走,你都可以看见流传百年的老物件。

贺德龙师傅在老街上开了一家饭店,经营的都是当地土菜,鱼头豆腐、小肚汤、土鸡蛋饺、熏制小笼肉自然让你吃过了再也忘不了,但更吸引我们眼球的还是他家屋里的那张百年雕花床。

曾经有文物贩子说这张床是当年李鸿章家的寝具,不过阚宏轩先生对此持保留态度,他研究磨店当地的民风民俗已经有些年头了,文物保护又是他的本职工作。他多次看过这张架子床,上面的漆色虽然经过岁月的侵蚀,但至今仍然清晰可辨。

阚宏轩先生说,架子床在磨店不算是稀罕物,记忆中,小时候他也睡过。而李鸿章家里的架子床流落民间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没有证据说这张就是其中之一。当然,这张雕花架子床年头也很久了,有一定的收藏价值,主要是它见证了磨店老街的风风雨雨。

贺德龙师傅说,这张雕花架子床是他父亲在50多年前买来的。那是1958年,父亲和母亲结婚置办婚床,正好看见老街上有位卖酒的老汉在卖床,便以47元买下了。

“文革”时期,磨店镇和全国一样“扫四旧”。为了保存这件宝贝,父亲将床拆下来,藏在自家的黄豆地里。后来重新组装,雕花架子床居然完好无损,从那时起,家里人就感觉到这张床似乎不同寻常。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张雕花架子床高约2.5米、宽约1.5米,床前配有宽60厘米的踏板与之相连,床顶还有四块木板制成的隔板与四个柱子相连接,使床形成一个独立的空间。床体四周有镂空的雕纹,并且刻有金黄色的葫芦、盛开的鲜花、11只翩翩起舞的凤凰和51个姿态迥异的人物,的确称得上工艺精湛。

这张老床在磨店老街上有100多年的历史了,来到贺德龙师傅家也已半个世纪。老街的兴衰,它是亲历者,可惜的是哑巴物件无法开口讲话,只能由后人去解读附着在其身上的信息了。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