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合肥 >

合肥农村有粪箕

时间:2012-01-09 11:51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张小石 点击:

粪箕,竹子或柳条编的,当年在合肥农村很常见,属于农家必备之物。与粪箕作伴的,还有一个撮粪的铲子,俗名比较难听,叫“屎刮”。

儿时,我去外婆家,与表兄弟们玩耍,就可以在院子角落看见粪箕,屎刮紧紧挨着它,亲密无间。冬天农闲,外公出门散步,就随手拿起屎刮,扛在肩上,铲子那头挑着粪箕。这个姿势久久停留在我记忆里,虽然不潇洒,但很亲切。

乡村小路多遗粪,人和畜生的都有。在化肥还是紧俏商品的年代,一般农家想购买都很难。我有一位堂姐姐曾在肥西化肥厂上班,每年都有亲戚找她买化肥,很少能百分之百地得到满足。所以,农家粪箕是不能丢的。

勤奋的外公不仅亲自挑着粪箕出门,还鼓励我表兄弟:“忠武、二侠啊,没事就挑上!”于是,他们被迫学会了。由于玩心重,孩子们有时会将屎刮当作武器,在外面打架也有用。尤其是抢粪的时候,容易产生武装冲突。我很怕那阵势。所以我很小就学会了忍让,主张息事宁人。

因好奇,我也挑着粪箕用屎刮撮过屎。那是很好玩的事:远远看见黑黑一团,迅速作出判断,上前,放下粪箕,将屎刮铲去,再轻巧一挑,黑团落箕,大功告成。牛粪我一般不要,因为那一堆太重,而且价值不高。我更喜欢鸡鸭鹅的“便便”。

我不记得童年的粪箕里,是否曾传来臭气。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还没有很强的卫生观念。我穿着“牛四鞋”(一种绿色的类似军人穿的胶底鞋)在田野奔波,每天,鞋子、裤子上都沾满灰尘,从不觉得有啥。而如今,我养成了擦皮鞋的习惯,给生活增加了不少繁琐。虽然现在大家都干净了,但身体健康似乎并未提高多少。

粪箕基本上就是如此停留在我的记忆里。上世纪80年代到如今,它们渐渐消失。这与化肥的产量大增有直接关系吧?化肥是不臭的,可养育出来的庄稼也不是很香的。如今癌症病人猛增,据专家说,与化肥有关。我不能判断真假。但有一点很明显:随着粪箕的消失,田野水沟里的小鱼小虾也稀少了。如果粪箕回来,小鱼虾就能回归的话,我,就愿意继续挑粪箕。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