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合肥 >

庐州旧事三说

时间:2012-03-01 18:52来源:肥西县政府网 作者:解光忠 点击:

庐州是历史文化名城,诸如包公肃孝祠,曹操挥戈点将台,张辽大战逍遥津,李鸿璋故居,周瑜读书的周公山,蒋干故里蒋家湾,淮军将领四大圩保群等等。民俗民事亦有独特之处。肥西自古就属合肥县,与庐州同缘。这里我所说的仅仅是其中三件庐州旧事。

黑山芋

那年庐州遭遇百年一见的大旱,地干渴死牛,民不聊生。老丞相王延龄奏曰:“庐州即属江淮分水岭,十年九旱。要解决庐州危机,请皇上恩准,将定远县令包拯调任合肥县令。”仁宗皇帝钦允,包公走马上任到合肥。

包公上任第一天,没有惊动地方大小官员,而是独自徒步走访旱情民意。在走访中,一老儿告诉他,赵匡胤困南塘闹饥荒,偶幸在寿州城池边发现了拖绿的野生藤蔓,根底部结了一大挂圆不溜溜的“地瓜”,生吃甜津津,热食面登登,是野山芋救了赵。包公听在耳里,记在心上。他又不顾劳顿的艰辛,一个人翻山越岭去寿州。不几天,从寿州用数辆马车驮回了活鲜鲜的山芋秧,分让庐州的百姓适时剪插下垅。金秋时节,家家户户山芋大丰收。

包公烧了几节山芋要上京面君,手下的官员劝他说,那年舒(城)庐(江)遇大旱,秦桧去督政,什么事也没抓,就在阴沟里栽了一棵稗子,将竹节打通套住稗子,稗子疯长,秦桧带着这棵稗子上朝,皇上见了龙心大悦,官升一级。

皇上并说,这稻子长得这么高这么壮,干不死就好了。(所以有“死秧不死稗子”的民谚,据传这是仁宗皇帝御封的)他们又劝说包公包大人,你带这玩艺上朝,不是自讨没趣?包公道:“实事求是嘛!就是受皇贬,我亦毫无怨言。虚报邀功的事儿,我包拯不干!”他的手下官员又再劝说,你如今是青云直上,千万要想清楚哦!包公道:“我不求青云直上,只要一步一个脚印,只要对得起大宋江山,对得起庐州的百姓,我就心满意足了。”言罢,他背着烧得黑不溜秋的山芋上京了。

上了朝,仁宗皇帝询问,庐州子民的日子现今怎么样?包公双手呈上山芋:“启禀万岁,庐州子民荒年就用这个充饥。”皇上看了看山芋,拔去烧黑的芋皮,吃了口还想吃:“嗯,好吃!好吃!”又打趣道:“这黑山芋,就跟你爱卿一个样。“包拯双膝折跪施礼:“谢主龙恩!”

如今,合肥地区的肥西、肥东与淮北一带盛产山芋,山芋的品种也很多,有板栗型的、南瓜型的、关公型的、包公型的。包公型的黑山芋品种,营养最丰富,最受人亲睐,据说这就是包公向皇上讨封的黑对黑。肥西人常说:“吃个黑山芋,心明眼亮,一是一、二是二,实事求是不浮夸!”

酒文化

庐州的酒文化盛传源自于古代。从商纣王迷恋酒色到三国曹操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煮酒论英雄”沿袭到今天。

翻看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其酒具有樽、盏、杯三种。

樽,为官家与有名望的文人墨客所用;盏,为地方小官、绅士、富豪所用,碗,为武装与豪杰、侠士所用。《红楼梦》中为品酒,《三国演义》中为饮酒,《水浒传》中为喝酒。

庐州地带的酒具逐渐演变成盅、盏、杯三种。盅很小,20 盅不到一市斤酒。盏略大于盅,一般一盏盛二两五(市斤)。杯是类似茶杯,一般一杯酒是三两五(市斤)盅、盏、杯三种酒具分别代表着三个不同时期。50 年代至60 年代中期,都是用酒盅的。在这个时间段里,人民群众的生活尚不富裕,60 年代中后期,买酒还要凭酒票。

那时不叫喝酒叫品酒。我还清楚地记得,我的一个表舅到我家来,我凭酒票买回一斤散装白酒。我们三人足足喝了四个小时。那怎能叫喝酒,简直就是一滴一滴在舔酒。我急了,催喝快一点。表舅说:“你这个人真是,喝酒如绣花,一滴一滴品酒才是酒行家。”其实我知道:“他说的全是假话,是舍不得一口而尽罢了。

到了七十年代,改革开放带来了生机,农村开始富起来,小盅撤离了饭桌,开始用小盏了。那天我到冲西的一个亲友家去,他拿出了盏的酒具,因我的酒量不大,请求用小盅。他们批评我说:“现在什么年代了,还小里小器?“干——”一口下去就是二两五呦!那天我真的醉了,回家的路上,我倒在油菜地边就呼呼地睡着了。

80 年代后,更可怕了,用杯,这叫喝酒。没有半斤八两的酒量,就甭谈上酒桌。打这个时候起,我就干脆戒酒。

从酒具的变化不难看出,在不同的人群中,是有等级划分的。不同的时代,就体现在不同的酒具。酒,自古以来,就成了交朋结友的礼尚品了。

看门头

新婚之前看门头这种民俗,在肥西的农村延习至今。

什么叫看门头?就是大姑娘在出嫁之前,在其母亲与亲友的陪伴下,首次到男方家看看,这就叫看门头。其实在看门头之前,双方家长就所谓的“孝心费”(即彩礼)、“三金”(即金戒指、金耳环、金项链)、“车居”(即摩托车、新房)谈妥之后,由男方家选个皇道吉日,女方家去男方家看门头。看门头,实际上就是我们常说的定婚的一种礼仪。

看门头这个民俗,在农村是很隆看的,一点马虎不得,放烟花炮竹,撒糕点糖果,以示尊重女方。在看门头当中,如果因一句话或一件事不妥,就会泡汤。解放初期,肥西北方的一个村落看门头,一挂长长的大鞭炮放响一半断了,女方视为这桩婚姻只有半路夫妻不得到头的象征,于是就调头走了人,本来的欢欢喜喜变成凄凄零零。70 年代中期,在肥西与六安的交界处,有一家女方到男方看门头,刚到村边,女方提出两千元的“看门头费”,男方认为这太不靠谱,但又没奈何。因为家里摆了喜宴,宾客盈门,不同意不就瞎火?媒人传达交换了几次,还是两个字“不行”。

男方家临时也借不到这笔钱,准新郎急得哭了,宾客们见此局面欲走,也来男主家吃喜宴的村团支部书记“亚兰”(化名)突然站出来说:“大家不要走,喜酒照喝,她不看门头,我来看!”本来的一场山村悲哀,好在成了喜剧结局。

看门头本来有不成功的,可也有看过门头成功的事儿也有。有这么一户农家,家里本来很穷,女方家提出的条件不能不答应,因为孩子大了。在看门头那天的酒宴上,男方扑通一声跪下来哭着对女方的父母说:“大伯大妈,我家太穷了,我爸妈答应的条件根本办不到,我不能骗你们。这顿酒宴算是我向二老陪礼,婚姻的事算了,我不是不愿,我太爱她,只是我家拿不出。我不怪我的父母,他俩这么大了还在为我操心,只怪我无能,望请大伯大妈务必原谅……”。他这一席话,深深打动了女方的一家人与亲友。她爸说:“你这孩子太忠实了,这个忠实是花钱买不到的,是笔财富,我算是找对女婿了,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这份对父母的孝心,只要你的忠厚老实。”原本的一场悲局,变成了皆大欢喜。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