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合肥 >

庐州民俗——过完元宵农事忙

时间:2012-03-03 18:02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黄德芹 点击:

手指和手心都是绿的

元宵节一过,年也就结束了。

小时候,在合肥的农村都知道,正月十五之前是不下地干活的,老人说,如果在十五之前下地干活,动了土,不吉利。而过了十五之后,阳光暖和了许多,庄稼人到田地里走走看看,经过一冬的成长,油菜和麦子都长了许多,而草似乎更胜一筹,于是,主人急了,赶快回家拿锄头或铲子,回家后到放农具的房间里一看,锄头,铲子,铁锹呀都上了锈,放了一冬的农具要重新打磨一下了,好使用。这样的事往往都是家里的男主人去做的。

主人扛着这些农具到集市上的铁匠铺里。这时的铁匠铺里可是热闹了,聚集了很多来打磨农具的汉子,你掏出过年儿女孝敬的香烟给他,他也拿出城里亲戚带来的香烟给你,心满意足地抽了起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过年的事儿,说着自家田里的农作物宝贝。

打磨好农具后,一家人,除了老人外,都要下田除草,上学的小孩在放学后也要参加劳动。我们小孩子不会使用锄头,就用手拔草,一天下来,手指和手心都是绿的,这是过完年后的最首要事情。

“纸风车”在春风里转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我们小孩子在过完年后,心也野了,要好长时间才能收回心呢!在学校里谈论着过年的事儿,炫耀着爸妈给的压岁钱,像宝贝似的放在棉袄里的口袋里,过不了一会就要用手捏一捏,看看在不在。我记得那时爸妈给的压岁钱最大的面值是人民币五角,这可是大钱啊!一般都是一角两角的,还有给五分的呢。

当春风吹起的时候,富裕家庭的孩子都能得到一个风筝,我们看着在天空飞舞的各种样式的风筝,心里满是羡慕,可是,由于家里贫穷没有多余的钱给我们姐弟买风筝,我们也舍不得用珍贵的压岁钱来买。我们的压岁钱一般都要用来购买笔墨纸张的,于是,我和弟弟就找来写过作业的废本子,做上一个“风车”。因为风筝较为复杂,我们做不来,所以就用纸风车代替。

弟弟脑子活,手灵巧,风车的大部分“工程”都是他完成的。他从本子上撕下两页纸叠成和飞机“翅膀”般的形状,让我用米面打成的浆糊轻轻粘上“翅膀”的尾部,不能全部粘上,要把“翅膀”做成空心,让它鼓起来。再找来一个大头针,把两个做好的“翅膀”交叉插在一起,然后再找来一截木棍,最好是毛竹或粗的柳枝。把大头针插在棍子上,这样一个“风车”就做好了。我们拿着“风车”迎着风跑起来,“风车”在风里转着,我和弟弟的笑声在春风里飘扬。

爆米花的来啦

在柳枝吐绿,耕牛满地走的时候,做小买卖的生意人也活动起来。

村子里经常响起货郎摇拨浪鼓的声音,我们把年前爸妈杀鸡留下的鸡肫皮拿来换我们喜爱的东西,有时是一块橡皮,有时是一块诱人的甜糖,有时是一段跳皮筋,有时两手空空的看着别人选来选去,跟着他们瞎起哄,也快乐了一番。

最让我着迷的是那爆米花的吆喝。爆米花的大多是六十岁左右的老人,黑黑的皮肤,粗糙的手指,麻利的摇着爆米的锅,嘴巴还跟我们说着笑话。每当爆米花的来村里时,小伙伴们都争相告知,大家都急急地,兴奋地奔向家里,用小盆子或者小布袋装满米,爸妈总是提醒我们少装点,说现在才是春天,离接上新米还有很长时间,要节约粮食,不然会挨饿的。我们恋恋不舍地又倒回一些米。

这时,爆米花爷爷身边可热闹了。小孩子们个个举着米,兴高采烈地围着爆米花的老爷爷:“爷爷!到我了,到我了!”老爷爷手忙脚乱地给孩子们称米,乐呵呵地说:“你半斤,他一斤!”老爷爷要根据米的重量收取加工费的。

好不容易等到我了,我想着马上就能吃到爆米花了,心里甭提多高兴啦!因为那时的农村,孩子们的零食是非常匮乏的,爆米花可是又脆又香。家里产的米,又要不了几个加工费,大人们一般都愿意满足孩子们的心愿。虽然我喜欢吃,但是我又怕爆米的声音,每当老爷爷要爆米的时候,我赶快跑到远处,并捂上耳朵。小伙伴们都取笑我是个胆小鬼。

抱着满满的一袋爆米花高兴地回到家,和弟弟们一起吃,脆脆的、香香的,可好吃啦!爸妈看我们吃得如此“馋相”,都舍不得吃。有时,我们还会变着花样吃,泡上一杯红糖开水,把爆米花放进去,吃起来软软的、甜甜的,味道好极了!有时还偶尔奢侈一下,妈妈用爆米花给我们蒸鸡蛋吃。我们省着吃,一袋爆米花要吃上好一段时间呢!

口袋里的稻芽宝贝

吃着爆米花,就想起家里后厢房爸妈用口袋捂着的稻子,不知发芽了没有。

我们经常偷偷去揭开那袋子,看稻子发芽,被爸妈发现了可是逃不了一顿骂的。因为,稻子发芽是需要一定的温度,我们总是去揭开,达不到温度,稻子就会坏死掉,发不了芽,这可就是大事了,我们一家的口粮和我们的学费可都是指望这些稻芽宝贝呀!

等天气暖和了,爸妈就会把稻芽撒到水田里,让它生根长大。到了插秧的季节,满田里都是绿秧苗,生机勃勃的。爸妈带着满身的干劲,用他们勤劳的双手插下一棵棵的希望,于是,这一年就有了盼头,仿佛那金灿灿的收获就在眼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