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合肥 >

巢湖水下古城之谜

时间:2012-04-06 15:54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秩名 点击:

在巢湖和合肥一带,自古就有“陷巢州,长庐州”传说。不过,流传虽久远,但这个传说一直没有找到史实依据,失去了依托的“陷巢州,长庐州”仅停留在人们的口耳之间。而随着2001年巢湖塘咀水下遗址的发现,这个古老的传说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平静湖面下藏着巨大秘密

从巢湖市区驾车往烔炀镇,新修的滨湖观光大道路面平整,视野开阔,不知不觉竟然到了烔炀镇上。跟路人打听才知道,我们走过了。折回头一路仔细搜寻,终于在路边看到一块几乎淹没于绿化带中的石碑,石碑上写有“塘咀水下古城遗址”字样。

微雨之下,巢湖水面很平静,看不出雨点击打带来的涟漪,远处一两个小船点缀着整个画面。这么平静的湖面下真的藏着一个古老的城池吗?

路边褐色指示牌上的白色箭头将我们指引到巢湖边。从路旁的泥地里往湖边走去,来到一片浅滩处。初春季节,巢湖水位还比较低,湖面上散落着三三两两的小滩涂。不是知情人,一定会认为这里是一个养殖场。

正当我们在湖边逡巡的时候,从停在滨湖观光大道路边的车上下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他冒雨低着头在湖边的滩涂上寻找着什么。一会见他捡起一个碎瓷片,高兴地跑回车里。我们追上去询问,这位来自省城合肥名叫黄华的男子告诉我们,他带着家人来巢湖游玩,听朋友说在塘咀这边有个古城遗址,水位低的时候能捡到一些古物,就开车回来看看,没想到真有收获。黄华举起自己刚捡到的碎瓷片给我们看,这是一块青花瓷式样的碎片,只有小孩巴掌大小。“不管是不是真的古物,最起码好玩,是个纪念!”

我们从巢湖市文物部门了解到,“塘咀水下古城遗址”被发现于2001年下半年。当时巢湖市文物管理所收到群众线索,说巢湖北岸河床上出现大量陶片,考古人员随即赶到距巢湖市区十几公里的唐咀村。结果在现场发现大量泥质灰陶、红陶、褐陶和夹砂灰陶、黑陶以及一些烧成温度略高的硬陶等。随着考古人员的搜寻,又发现几口有陶制井栏的废水井和瓮、盆、缸、罐、坛、釜等生活用品。

“由于塘咀这个地方是完全开放的,周边村民得知消息后,纷纷前来捡拾,很多古物因此被捡走,直到2002年7月,巢湖市文物管理所才陆陆续续从附近村民手中征集到遗失的陶器、铜器、银器共260件。”巢湖市文物管理所工作人员介绍说,“考古专家初步认定,这批古物最早为新石器时代玉斧,最晚的是王莽时期钱币。而陶器、玉器、银器等物也十分完整,是一些以废墟为特征的遗址上所没有的,考古价值比较高。”

在巢湖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宋阳东在巢湖岸边长大,他清楚地记得,2001年那年冬天,他得知遗址消息后立即跟几个朋友跑到塘咀来“盗宝”,“因为那年大旱,整个北岸的河床都裸露在外面。不过可能因为知道的人太多,而且也来晚了,我们没有什么收获。”宋阳东说,“但是这个地方的出现,似乎印证了老人们关于‘陷巢州’的传说。”

遗址是古巢州还是大村镇

宋阳东的这个说法,几乎代表了“塘咀水下遗址”出现后绝大多数人的观点。塘咀这个遗址真的是传说中陷入湖底的古巢州吗?

在巢湖和合肥两地一直流传着“陷巢州,长庐州”的传说,其中“陷巢州”一说更是版本不一、多姿多彩,而最传神的当数“龙王一怒葬巢州”:古代巢湖水域是一座城市,城内居民因误食东海龙王之子小白龙,激怒了老龙王,于是老龙王将这座城市沉到了湖底,除了心存善念的焦母以外,全城的人都葬身在这一片汹涌的湖水中。

从地质学上分析,巢湖是在地壳运动过程中由陆地下陷而形成,属于陷落湖,早在1.5万年前就已形成,而“陷巢州”要远在其后,距今顶多两千多年,因此不可信。我们知道,传说是远古时期的重要文学表现形式,可是在口耳相传之间,人们有意无意地添油加醋造成的结果就是,传说离故事本来面目越来越远,最后成为“神话”。显然,“龙王一怒葬巢州”就是这样的神话,可神话归神话,塘咀水下遗址却是真实地存在,如何解释它呢?

安徽师范大学、安徽省遥感考古工作站和巢湖市文物管理所专家对“唐咀水下遗址”进行了细致的勘察和研究,根据遗址上出现的大量汉代陶器残片、被掩埋的10至20厘米厚的生活灰烬层,以及技术测年,加之结合文化层考虑,专家认为,大约终止于1800年前的这个遗址,与历史记载的赤乌二年(公元239年)发生的“陷巢州”年代非常吻合。

这一结论,将塘咀水下遗址和历史记载中的古居巢国联系在一起。古居巢国是殷周时期的重要方国之一,《尚书》中有两处记载,《左传》中有九处记载,青铜器《班簋》以及《鄂君启节》的铭文也都有记载,但后人在以历史文献考察这一古国的都城时,对它的消失始终有一些难解之谜。

“塘咀水下遗址是否就是历史上的居巢国都城?”面对这一提问,专家们也没有给出最肯定的答案,“尚待全面系统的科学考古研究后才能下结论。”虽然没有最终的结论,但是“塘咀水下遗址”在多数人的心中,还是被戴上“古巢州”的帽子。不过,也有学者提出了不同意见,已退休的中国科技大学教授、巢湖文化研究专家宁业高认为:塘咀水下遗址可能只是一个普通村镇。

“我是巢湖人,巢湖是我的母亲湖,据我对历史文献的阅读与理解,巢湖圈在远古时期就是中华人文始祖有巢氏及有巢氏子孙生息繁衍的地方。但是,塘咀水下遗址并不是古居巢国都城。”宁业高告诉记者,“从我收集的塘咀水下遗址资料来看,它更可能是个大一点的村镇。”

宁业高解释说,巢湖历史上发生过多次水灾,最大的时候水域面积是现在的三四倍。而发大水的时候,势必会淹没一些湖边的村落。塘咀水下遗址从规模上判断,可能就是被大水淹没的一个村镇。“记得我小时候因为躲避水灾就搬过好几次家。”

有争论,是好事,也是塘咀水下遗址被关注的体现。目前,“塘咀水下古城遗址”已经成为安徽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巢湖市有关部门也加强了对遗址的保护。至于何时进行全面系统的考古发掘,谁也不知道。

作为喝着巢湖水长大的江淮儿女,我们想知道,颇具神秘色彩的塘咀水下遗址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它又藏着哪些秘密?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