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合肥 >

合肥记忆:“高级”得让人想不通

时间:2012-04-13 15:50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宋业国 点击:
1978年,来合肥访问的刚果国家足球队客人参观合肥搪瓷厂,女工正在手绘搪瓷制品。黄欣供图

1978年,来合肥访问的刚果国家足球队客人参观合肥搪瓷厂,女工正在手绘搪瓷制品。黄欣供图
 

与众不同的是他们的记分牌也是由小灯泡组成的数字,每进一球,裁判台上一按,分数就改了,计时钟也是电动的,哨子一响,钟就走,哨子一响钟就停。这些在如今不值一提,但是当时安徽省篮球馆都没这么高级,这些不断变幻的灯光、数字使很多人想不通,只有一个感觉,模型厂不简单。

何谓“东门工厂区”

提到东门工厂区,一般人一定认为是指东门长江东路、和平路沿线的那一片工厂。其实不然,形成于上个世纪50年代末的工厂区,是指大通路、和平路段的那一片,因为那时那地方有上好几家工厂连在一起,合肥人就把那地方叫做“工厂区”。

上世纪50年代,合肥的城乡划分极为清晰。东门外,从老火车站沿胜利路向南至小东门以东统称东门外,东门外除了坝上街商贾云集,还属于城市外,再向东就是乡下了。那里农田万亩,阡陌交错。在农田中散落着众多村庄,从坝上街向东,依次有王墩、胡郢墩、李小河、宋斗湾、陈老岗、王老岗、杨老岗、李小郢、李大郢、宋高头、卫大墩、姜郢、团郢、池大郢、螺丝岗……

1956年春合肥市掀起了社会主义改造运动高潮,也就在那个时候前后,合肥东门外在这许多村庄中相继建立了许多工厂,其中除了合肥本土的一些私营小作坊成立了合作社外,还从上海内迁了许多工厂。在我上小学时,就有了矿机厂、公共汽车公司、模型厂(后来的无线电二厂),搪瓷厂、面粉厂、针织厂、农机厂、带钢厂(后来的塑料厂)、砂轮厂、软木厂、安纺、合钢、省建二公司等。这其中除了矿机厂、带钢厂、合钢、省建二公司外,大多是上海内迁的。这些工厂和那片农田交织在一起,就形成了后来的工厂区。这一带农民,也由于这些工厂的建立,大都改种蔬菜。在工厂区,上海人和合肥人共同生活,为合肥经济建设,为合肥文化生活进步,起到了重要作用。

模型厂不简单

我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下,上述几个上海内迁的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相关资料几乎为零。下面,我只能根据我的记忆粗线条地描述一下。

我家住在宋斗湾,离模型厂只有半里路,小时我上学,每天都要经过模型厂,模型厂在繁昌路的南端,其原址是合肥木器厂,1955年模型厂从上海内迁与合肥木器厂合并,改名叫合肥木模厂。1956年合肥木器厂划出至三里街天长路,木模厂改名叫模型厂。模型厂大部分是上海人,主要生产工业模型。这些上海人非常聪明,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每到国庆节,合肥所有工厂都要装扮门楼,有的是挂两只灯笼,上书“国庆”二字,再插上几面彩旗,还有的是拉个横幅,上书“庆祝国庆”四字,唯独合肥模型厂的门楼独树一帜,既漂亮又新奇,门楼上的字,全部由灯泡组成,周边再用彩灯围个轮廓,这些灯时亮时灭,那轮廓灯就像是不停地跑圈。每年国庆夜,我们都要到这里来看门楼,我觉得那是合肥最高级的门楼,每每看得我们如醉如痴。

模型厂还有一点使我记忆深刻,那就是他们有个灯光篮球场,每到周末,必然有一场篮球赛,当时模型厂篮球队在合肥市应该是甲级队,一般厂不犯着跟他们打,他们通常邀请的同样是从上海内迁的厂。我记得有江淮仪表厂、轴承厂、锻压厂,直到后来的合肥钢厂、化工厂经常在那打球,与众不同的是他们的记分牌也是由小灯泡组成的数字,每进一球,裁判台上一按,分数就改了,计时钟也是电动的,哨子一响,钟就走,哨子一响钟就停。这些在如今不值一提,但是当时安徽省篮球馆都没这么高级,这些不断变幻的灯光、数字使很多人想不通,只有一个感觉,模型厂不简单。

后来听说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其中就有模型厂生产的零部件。为此,模型厂有个保密车间。我们只是听说,从来没进去过,我的姐夫当时在模型厂供销科,我向他提起这事,他闭口不谈,问急了他说“我也进不去”。模型厂后来又改为无线电二厂,生产黑白电视机,一开始生产9寸的、12寸的黑白电视机,那时的电视机很稀罕,我家的第一台电视机就是我姐夫帮我们开后门买的,说是送检产品,质量很好,这台电视机我一直用到1989年彩电出来了才换的。再后来,就被洗衣机厂合并了,直到改制。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