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合肥 >

吴山与吴山庙会

时间:2014-12-02 16:53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王贤友 李云胜 点击:

合肥北边三十多公里处有个吴山镇,镇上有个吴山庙,和“吴王遗踪”、“吴山庙起义”、“吴山贡鹅”、“吴山铁字”一起,将这个古镇的名气传播到大江南北。

古寿州的驿站

吴山这个地方可谓人杰地灵,是块“风水宝地”。那里在清朝时属于寿州,即今天的寿县管辖。不过,因为距离合肥近,当地人的口音还是更接近“老末资(老母鸡)”,偶尔也可以听到寿县侉侉的口音。

《清光绪十五年寿州行政区划》记载,当时寿州共设3乡,即东乡长丰、南乡裕民、西南乡保义。每乡又设12里,吴山镇就是属于裕民乡四里管辖,只是资料里显示的是桑科铺。

关于桑科铺这个名称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询问了吴山镇的许多人士,都表示没有听说过,包括那些老居民们。难道是资料上的记载有误?

好不容易才在吴山中学找到了一位退休历史老师,他名叫李发中,今年已经78岁了。1958年的时候,李发中先生从安徽师范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这里,把一辈子都献给了地方文史教育事业。

听说我打听桑科铺,他表示,这是以前吴山这个地方的古驿道的名字。当年,从合肥水西门至桑科铺、瓦埠镇是一条古驿道,即当时官方传递文书的交通大道。因为吴王杨行密的墓在此,坟头很大,远看像一座小山,俗称吴山。又因为当地有一座纪念吴王杨行密的庙宇,久而久之,大家都称那里为吴山庙,解放后有了镇一级行政区划,吴山庙改称吴山镇,桑科铺这个正式名称反而渐渐淡出人们视野。

李发中先生研究吴山镇历史很久了,他说,那条古驿道位于今天镇子的东边,还残存一小段,依稀可以看出当年的模样。他曾无数次站在如今已经十分荒凉的废墟上,仿佛看见插着专用小旗的马匹上坐着汗流浃背的传递人员,手里举着勘合或火牌,一路吆喝着消失在驿道的尽头。早年的吴山镇还留有不少古迹,像街口就有一座“吴山镇节烈坊”,1972年因抗旱而将其拆除,石柱也移作井栏。至今上面石刻字迹犹清晰可辨:“翁姑已逝,论大义、端合殉夫,但数月间,茹苦含辛,为有遗孤终不死。襁褓又殇,恸弱息、永难继嗣,只十日内,屏浆绝粒,毕全烈节与偕亡。”但是此坊旌表何人至今不详。

祭奠百花公主的庙宇

在镇中心位置,我们看到了香火缭绕的吴山庙,据说,百花公主恪守孝道,远离宫室,为父守灵护墓终身,在墓北建享堂,取名大圣庵,即今天的吴山庙。

百花公主死后,享堂(大圣庵)风雨损耗,年久失修,濒于倒塌。明隆庆六年(1572年),佛教盛行,江西人黄龙和本地教徒胡松毁掉享堂,在其旧址重建大圣庵,主体建造有大雄宝殿、山门、后殿和东、西厢房。其中,东、西厢房作为胡、黄二姓的宗祠。后因僧徒日众,香火鼎盛,胡、黄二氏觉得祠堂与庙宇相连很不适宜,便迁出宗祠,将东、西两厢祠堂施舍归大圣庵,并更名为吴山庙。

清嘉庆二年(1797年),吴山庙因风雨有损,重修后,房屋结构、庙宇布置、建筑格调与前相同。

不过,关于百花公主是吴王杨行密的女儿说法,我们有不同的看法。

史料记载,杨行密和妻子王氏共育有六子一女。长子南吴烈祖杨渥,次子南吴高祖杨渭,三子为临川王杨濛,四子为南吴睿帝杨溥,五子为新安王杨浔,六子为德化王杨澈,而唯一一个女儿人称寻阳长公主。

为慎重起见,我们又查找了寻阳长公主的资料。《东南文化》上有一篇《新发现之杨吴寻阳长公主墓考辨》,1975年4月,扬州邗江县殷湖村农民在劳动中发现一座古代墓葬,经鉴定,为杨行密女儿寻阳长公主的墓葬。

其实,早在1888年就在当地出土过寻阳长公主墓志铭,清代李斗著的《扬州画舫录》里也有一段关于杨吴寻阳长公主墓志的记述:“五代吴太祖杨行密女,年十六,适舒州刺史彭城刘公,生男女十二人,以顺义七年薨,年三十八,乾贞二年葬江都县兴宁乡嘉墅村(志文袁墅村),称长公主。闽县丞危德兴(志文范德兴)作《寻阳公主墓志》。时以村农掘地得石,今藏原乌程令罗素心家。”

我们由此推断,百花公主应该是吴王杨行密的孙女。而吴王墓旁的那个小土坡里到底掩埋的是何许人也,便只有暂时存疑了。

二月初二的吴山庙会

我们是几年前的农历二月初二去逛吴山庙会的,当时县里出动众多的工作人员维持秩序,因为周边县乡的群众都蜂拥而至,人实在是太多了。

吴山庙会已经沿袭千年,当天有数万当地群众和外地游客携老扶幼,带着对新年的祈盼纷至沓来,庙会系列活动将持续一周。

随着合肥和长丰跨越式的发展,吴山镇域资源、区位、政策多方面优势的不断凸显,游吴王遗踪、品吴山贡鹅、赏吴山铁字等特色旅游线路逐步形成,吴山知名度、美誉度大幅提升。

县里的同志说,据统计,一周总共有将近10万人次观看庙会,小镇长街,商贾云集,车水马龙,摩肩接踵,一派热闹景象。舞狮、威风锣鼓、唢呐、花鼓灯等走街、“三下乡”等应有尽有。

庙会期间,市民可以在农家乐里品尝到正宗的腊狗肉、黑猪肉、香椿、槐花咸拼、刺头蒿粑粑等地道土菜,还有传承百年的红烧野生鳖等山间野味。

可以想象,一边品尝吴山美味,一边听那动人的传说,那肯定是满座惊艳,相得益彰。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