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合肥 >

巢山与陆游

时间:2015-02-28 12:34来源:安徽群众文化 作者:舒天佑 点击:

巢山位于巢湖东南,坝镇境内,其左右众山绵延,草木芃芃。巢山虽不高,但其历史悠久,其人文含量更是在三山五岳之首。山名为巢是因早于三皇五帝之先的人类始祖有巢氏及其后巢父栖居之地,是人类文明史的始笔之源。

然多少年,巢山名囿梓里而未能远播,幸见近年有识之士,揅其不辍,竭力鼓呼,为始祖正名,为巢文化领军,一发而不收。其结果不仅赢得了众多专家学者乃至国民的信服,政府的首肯。且巢山巢父也随之名闻遐迩。

仙无踪影,人可稽考。巢山因始祖生息而名,而有灵气,始祖亦因巢山而名存千秋。而今位于巢山脚下的有巢氏塑像前,远寻归宗。焚香祭祖者时日不断。

巢山,揽其周边景物,已自成诗画,但,尤其是人文景观,若无文化遗存。便似无灵魂。而早在九百年前,南宋大诗人陆游就曾诗言巢山。

巢山

巢山避世纷,身隐万重云。

半谷传樵响,中林过虎群。

虫锼叶成篆,风蹙水生纹。

不踏溪桥路,仙凡自此分。

陆游,江阴人,今浙江绍兴,1125年生于淮上舟中,其祖父陆佃是王安石的学生,陆游一生留下诗文九千多首,关于巢山的,笔者从清?雍正巢县志里所见只有除上一首外,还有另外一首共两首。且少见有关这两首诗的注解及被教科书等辅材所引用。这样,对于诗的内涵即其思想立意、典故等艺术展现的理解,而不单单是通读,就可能有些困难了。

我们知道,文学是语言的艺术,文学作品的一切内容都是通过语言的巧妙运用以构成可感的形象来表现的。欣赏作品,尤其是近体诗,或叫古体诗,首先要了解作品所运用的语言的涵义,在头脑中唤起表象的联系,在想象中产生形象的感知,也就是将作品的艺术形象图画似地再现于脑海中,才能进入审美欣赏。

人们在欣赏一首诗的过程中,往往会掺进自己的情感,这是正常的,自然的,但偏执过多,亦会在某种程度上强化或改变作品的感情素质。陆游的巢山诗,当属五言律诗,诗中既无引经用典,更没有艰涩之词,通读是容易的,但倘要知《巢山》等二首诗的创作情境,作者彼一时的思想状况等,似乎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些背景和作者的人生况味。

靖康1126年,金兵南侵,陆游的父亲陆宰所任的京西路转运副使被罢免,带着家眷南归。陆游大约二十岁时与其表妹唐琬结婚。后陆母不喜欢唐琬,硬是拆散陆唐,陆游另取王氏为妻,这件事使陆游积郁终生。

1153年陆游临安应考,省试第一,翌年复试中,因其名列在权相秦桧的孙子之前,被除了名。几年后秦桧死去,他才被起用任福州宁德县主薄(秘书)。

绍兴十一年,南宋投降派和金国签订了屈辱的“绍兴和议”。其主要内容是南宋要世代称臣于金,每年还得向金交二十五万两白银和二十五万匹丝绢。这些,对于充满爱国主义热情,至死主张抗金的陆游来说,是最大的屈辱,一直不甘苟活。

1170—1178年这几年,陆游应邀入幕四川宣抚使王炎,襄理军务。汉中是抗金的前线,陆游非常兴奋。生活创作都十分得意,面对萧萧边关,耳听刁斗笳鼓,写下了不少激情慷慨的诗词。后宋高宗与投降派明令撤销了为对金作战而设置的几个宣抚使。王炎也被解除兵权,陆游的抗金报负再次受挫,陆本豪放不羁,便借酒浇愁,放浪形骸,“不拘礼法”被人讥为“颓翁”,恰又被罢去知嘉州的职务,才索性自号“放翁”。

陆游在川、陕一共生活了九年,淳熙五年,这时54岁的陆游离川东归,《巢山》二首可能就是在东归途中经巢山时写下的。陆游的诗,其内容多为表现民族意识,以豪放悲壮为感情的基调,这是陆游诗歌的主旋律,但他也有不少的诗歌以细腻平淡的笔法,闲适恬和的情调写自然景物和日常生活,如巢山诗。当时陆游在川陕军旅生活九年归来后,就再也没有入川,后虽也曾几次复出,但都在京口今镇江等地做一些挂名敷差的小官。而随着年长,大部分时间过着清闲的在野生活,与乡民亲近,赋诗作词。但抗金热情不减,梦中常策马挥戈,收复失地。

据相关史书记载,当时由川陕边关到越州江阴,有一条官道途经今庐江的盛桥,巢县的坝镇东南,且盛桥就有驿站的遗迹。那时巢湖的水域面积也比现在大的多,槐林、海如直到巢山脚下,皆水泽滩涂。山重林密、云烟氤氲、飞禽走曾众多。原始的生态环境远非我们今天所能想象的。

“巢山避世纷,身隐万重云。”巢山象一位慈善的老人,目睹金人入侵,家国破败。为避离纷争世界,隐身在云深处。也隐喻作者本人丢官失意,报国无门,回归隐退的心情。同时也勾勒出巢山的地理环境,兀显出巢山风貌。“半谷传樵响,中林过虎群。虫锼叶成篆,风蹙水生纹。”这四句主要是写作者身临其境之所见所闻,也是徐见巢山的内在风情。那半山谷间传来樵夫砍柴的声响。树林深处有几只老虎正走过。“虫锼叶成篆”这句中的“锼”字,音同“嗖”,意思是镂刻。“风蹙水生纹”这句中的“蹙”字,音同“醋”字义是紧迫、收缩。这两句的大意是,林间落叶上虫爬蚀过后留下的痕迹,就像是镂刻的篆体文字。一阵阵风儿吹过,水面上生起涟漪。“不踏溪桥路,仙凡自此分。”这是诗人对巢山一带自然景观的一种赞叹、留连。倘因赶路跨过溪涧上的桥,意即过了桥,就要离开这宛若仙境的巢山了。仙界与凡间的区分就在这里呵!

巴尔扎克在其《幻灭》中曾说:“真正懂诗的人会把作者诗句中只透露一星半点的东西拿到自己心中去发展。”或许诗人会因身临其境,感受多多,触景而生情,而联想到难怪我们的始祖有巢氏会选在这仙凡交合的地方起居。可以想见,千年前的巢山水秀山青,草木葳蕤,生机勃勃,一派野性的自然生态。

陆游有关巢山的另一首诗是:“短发巢山客,人知姓字谁。穿林双不见,取水一军持。渴鹿群窥涧,惊猿独挂枝。何曾著笔砚,景物自成诗。”

两首诗中,作者都是用写实和直接抒情的艺术手法,生动而又概括地描写了巢山的自然风物,展现出一幅充满野性的生态画面,增强了诗的感染力,诗的内容丰富,语言精炼。诗味清新,气象浑然。同时,也告诉我们,在陆游遗存的大量诗篇中,除有抒发爱国报负,谴责统治阶层的昏庸腐朽,关心人民疾苦的一面,也有用强烈的感情,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以明白晓畅,风格豪迈的语言描绘讴歌祖国壮丽河山的一面。

巢山有幸!数百年前就结识了我国古代这位优秀而多产的大诗人。

诗人有幸!能在风雨归途中,如此近距离地面晤亲近了人类祖先所栖息的仙境灵山。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