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合肥 >

解放初期的合肥“衙门”

时间:2015-03-04 10:32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李云胜 点击:

金寨路与安庆路交口处的安徽省博物馆,过去一直都是庐州府衙和合肥县衙的驻地。当1949年1月21日合肥解放的时候,距离北平筹备建立新中国还有8个多月,安徽省政府也尚未成立,合肥是皖北行政公署所在地。但2月1日就成立了合肥市政府,起初地点在老的合肥县衙那里。不过只待了1年多的时间,就搬到了宿州路167号。

老式平房里的灯光

几年前,我在省人大机关宿舍的一幢看上去已经有点陈旧的楼房里,见到了时任合肥市委书记的李广涛老人。他说那时的合肥市委和市政府的办公室在一起,只能用简陋二字来形容,两排破旧的砖瓦结构平房,前一排是办公场所,后一排是工作人员的家属区,连厕所都是公用的。

李老是土生土长的合肥人,后来参加了革命,十几年后回到了家乡,那时合肥刚解放。李老回忆说,他起初是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合肥军事管理委员会工作,担任秘书长一职。不久,中共合肥市委员会成立,黄岩为书记,他是副书记。不到一个月,黄岩同志调任安徽省委,张恺帆接替市委书记一职,但也就月余,仍然被调到了省委,李老升任市委书记。而合肥市人民政府是在2月1日成立的,第一任市长是郑抱真同志。

解放初期的合肥市很小,全市仅五万人口,城区面积5.5平方公里。那时的合肥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烂摊子,百废待兴。李老和市委市政府一班人马在宿州路167号的小平房里不停地开会研究,期盼早日使新生的合肥市走上发展的轨道。那时,小平房的灯光经常是通宵达旦。

就拿交通来说,当时的淮南铁路连枕木都没有了。长途汽车只剩下通向六安、安庆两条线路,遇到下雨天还要停开。全市仅有的12辆汽车因为没有汽油,只有烧木炭,大家给老爷车编了首民谣:一走二三里,停车四五回,抛锚七八次,八九十人推。市区的道路也是坑坑洼洼,没有路灯,因为当时合肥城里仅有的一家发电厂已经倒闭。

就是在宿州路167号,市委和市政府的决策层决定要解决合肥市民的出行问题,其中最让人难忘的是市区的道路两旁第一次有了行道树。李广涛老人充满深情地说,今天大家对行道树已经习以为常了,解放初期的合肥,只有富人家的庭院里才有花草树木,公共地盘印象中也只有三育学校和基督教医院里有些绿色。而合肥有了行道树还要感谢李老的老战友,时任南京中山陵管理处处长的周胜人同志。当时他和刘少奇秘书来合肥出差,李老提出要一点树苗作为行道树,周胜人同志一口答应了。

老合肥的温馨回忆

刚解放的时候,著名的民俗专家牛耘在合肥市工会从事私营企业政治辅导员工作。1952年,合肥市总工会主席江城同志调到市里任领导工作,办公地点自然也搬到了宿州路167号。一次,牛耘到江城同志办公室汇报工作,看见市级领导的办公室陈设十分平常,与想象中的奢侈豪华一点都挂不上边,除了是单独一个房间办公以外,唯一不同的是办公桌上摆着的电话,虽然那时还是摇把子式的,但电话还是权力的象征,算是和普通办公室有了一点区别。

新生的共和国的公仆们就是在如此简陋的条件下,全面开始了合肥市的建设。已逝的老民盟会员郭崇毅先生曾经谈到第二任市长树海,说看见他经常光着脚穿着一双旧军鞋,终日奔波在合肥的大街小巷,和那些大字都不识几个的工农代表、民主党派人士交往,亲自关注老的街道的改造。当时他还不由自主地比较起解放前的国民党政府官员,真心地感叹道,共产党的干部“朴素得好像从农村来的长工,却把城市治理得井井有条”。他说那时的合肥真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些讲给今天的年轻人听,也许大家还会将信将疑,可这的确是真实存在过的。

老合肥李毅然也说,解放初期的合肥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基本上是南下干部,他们穿着朴素,待人热情。记得有位叫丁继哲的市长,不论走到哪里看到普通老百姓总是主动打招呼,大家有什么事也可以找他,一点官架子都没有。

这让我想起了安徽省直工委原宣传部长马骅先生给我讲的一个故事,1960年的时候,邓小平、彭真、刘澜涛、杨尚昆四位中央领导到安徽视察,省里其他几位领导向省委书记曾希圣提出,聚会难得,应该破例在一起吃顿饭。曾希圣坚决不同意,说:“毛主席、周总理来了,我们也没请客嘛!”后来大家一致劝说,曾希圣才同意,不过要求大家自己掏钱,他带头先交了5元钱,一共凑了35元。曾希圣叮嘱厨师孟师傅:“就用这35块钱做顿便饭,不准用公家一分钱。”

吃饭的时候,曾希圣说明了这顿饭的缘由,邓小平听了高兴地说:“老曾,你这个办法好,请了我们客,又不花公家钱,真像当年在延安一样。”

豆豆不能随便投

我在合肥市档案馆看到了一份资料,1949年9月25日,合肥市各界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胜利召开,李广涛同志在会上发言。因为当时全国政治协商会议正在北平召开,李广涛风趣地称合肥市各界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是合肥的小政协会议。

说起那次“小政协会议”,宿州路167号的头头脑脑们还是颇费了一番心血。

当时北平还在筹备新中国成立,皖北区党委和行署要求合肥市响应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号召,率先召开各界人民代表大会。那时的合肥大街小巷都贴满了“人民当家做主”的标语,黑板报、演讲、秧歌,各种宣传形式都充斥着一个内容,就是选好人民代表。

可当正式选举的时候,问题来了。解放初期的庐州城里,大部分都是“大字识不了一箩筐”的文盲。宿州路167号的会议室里,李广涛和他的同事们经过多次研讨,决定采用两种办法选举:对至少认得名字的人,采取无记名投票;对完全不识字的,采取“豆选”。

“豆选”最初是由陕甘宁边区的农民们发明的,那里流传着一个顺口溜:“金豆豆,银豆豆,豆豆不能随便投。选好人,办好事,投在好人碗里头。”选民在自己“中意”的候选人背后的粗瓷海碗里投黄豆、蚕豆或绿豆作选票,最后根据碗中豆数确定人选。这种生动的草根民主为日后人大表决所借鉴。后来解放区土改后选举人民代表,绝大多数农民不识字,也多用“豆选”的方式。

李广涛老人回忆说,市委、市政府当时是高度重视选举工作的。为防止夹带,事先准备了绿豆、黄豆、蚕豆等许多种豆子,让企图作弊的人搞不清即将用哪种豆子选举;还有为防止多投,事先将豆子染了色,你总不可能立即掏出颜色相同的豆子吧。

当然,这只是一种预防手段,事实上当时的合肥市民真的淳朴,整个选举过程中没有发现一例徇私舞弊现象。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